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第十一课3】上帝:全地之主




5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6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
7耶和华说,
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

我愿意相信大洪水前的世代,是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世代,科技可能远超今天。与此相关,那必然是建立在高科技基础之上的全球化时代,因此罪恶才可能统治整个地球。


一方面,在创世记6:1-7中,“人”(הָאָדָם)这个概念反复出现了8次:所有人、每个人,全人类都犯罪。


另一方面,“地”(אֶרֶץ)这个概念在创世记6:1-13出现了8次(另在17又出现了2次)。这意味着整个地球上的人类都败坏了,也意味着大洪水一定不是局部性的大洪水,而是全球性的灾难。上帝是审判全地和万民的主(创世记18:25;历代志上16:33;诗篇96:13)。上帝之下,没有特区。


另外一个具有神学争议的话题就是“上帝的后悔”:这两节经文与上帝的全知和不改变是矛盾的吗(民数记23:19;撒母耳记上15:11,29;耶利米书18:10;出埃及记32:12,14;撒母耳记下24:16;阿摩司书7:3,6)?动词后悔(וַיִּנָּחֶם,נִחַמְתִּי)或神性的后悔常常是被动语态(Niphal),是对人类罪恶的一种反应;因此神的后悔不是否定神的全知,而是强调神是又真又活的神。


一方面,神会弃绝刚硬到底的外邦人;另一方面,祂会撤回那些胆怯者的灯台,这一点是启示录七封书信的基本精神之一。


“一次永远”那个加尔文教义如今有跌碎在神的“后悔”之上了。仅就这里的语境而言:这一切罪恶或那恶者或那兽(以西结书14:14-15,20)要逼迫耶和华后悔,而耶和华任凭了这种“恶意”;但神仍然藉着挪亚胜过了这种恶谋。


1、罪恶(5)


这是伟人时代的必然结局:恶贯满盈,洪水滔天。这里甚至没有解释为什么这场属灵的淫乱导致地上罪恶极大,因为我们即使根据常识和现实也可以一目了然。


神看(וַיַּרְא יְהוָה)与人看又一次形成对比。也许人还以为自己很伟大,以为这个世代是最好的世代,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大这样幸福云云;但是,神的看法完全不同。神不仅将人看的荣耀视为可耻和罪恶(路加福音16:15),而且神将人看为最好的世代视为世界末日。


一方面,人不知罪,虽然已经罪恶滔天;另一方面,人不仅行为犯罪,而且里面已经彻底败坏;并且人人败坏(11)。也许正因为人里面“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因此不可能看见“在地上罪恶很大”。


罪恶:רַע,bad, evil;即分别善恶的恶(2:9等)。人只看女人的善,不看世界的恶;而女人是男人的荣耀(哥林多前书11:7)。这个形容词也表示神对伟人的极端厌恶,常有呕吐之感。而且罪恶已经登峰造极:很大,רַב:much, many, great;much, exceedingly;captain, chief(7:11,18:20)。可以说所有罪恶都犯下了,而且每一项都罪恶滔天;这些罪唯有洪水、硫磺与火可以“公义”。


终日思想的尽都是恶:וְכָל־יֵצֶר מַחְשְׁבֹת לִבֹּו רַק רַע כָּל־הַיֹּֽום,and every imagination of the thoughts of his heart was only evil continually。כָל在这里重复两次;这是一句非常非常强烈的话,表明人里面犯罪的登峰造极与不可救药以及上帝对这一切已经忍无可忍。当人的心灵彻底败坏的时候,人类就不再有希望了。心死至于心死。


名词יֵצֶר的意思是form, framing, purpose, framework;KJV常将之译为imagination(8:21等)。用今天的话说,大约相当是“思维模式”、“思想框架”、“思维定式”、“心灵产品”、“创造发明”、“精神文化”等等。它所修饰的名词是מַחֲשָׁבָה,thought, device;思想;巧计(出埃及记31:4等)。也指鬼魔一样的智慧或蛇的狡猾,精明的算计。而这两个概念又是修饰“心”的:לֵב,inner man, mind, will, heart, understanding。


神是审判人心思意念的神;你的心如何,神是知道的,并且审判。人的心(5)和神的心(6)在这里形成强烈的对比。然后再加上副词רַק,only, altogether, surely;全是恶,只有恶,除了恶什么都没有;这就是耶稣要用祂的血洁净的污秽(马可福音7:14-23),也是基督要用光医治的里面的黑暗和瞎眼(马太福音6:23)。


最后是יוֹם,整天,一天一天,天天如此。这个时间概念和上文的空间(地)概念形成呼应的关系:不再有希望了。唯有一场大洪水,终结这个宇宙,洁净所有的时空。


创世记6:6是整卷圣经最令人震撼和伤痛的一节经文。所谓震撼,就是圣经启示的上帝竟然是一位“后悔”的上帝。所谓伤痛,就是我们竟然能理解这种伤痛:当父母说自己后悔生下这个孩子的时候,那孩子的罪恶已经到了怎样可怕的地步,而父母的心到了怎样破碎的境地呢?只有十字架上,“儿女”用枪扎碎基督的画面,才能解释这两个极端事实吧。


翻作后悔的动词是נָחַם,to be sorry, console oneself, repent, regret, comfort, be comforted;难过,后悔,需要安慰。这个后悔并非说神没有预知的大能,而是用文学的方式启示神内心的痛苦及必有神圣行动的发生。这个概念就是创世记5:29中的“安慰”:“给他起名叫挪亚,说,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


人需要安慰,但谁来安慰神——唯有基督是神和人的共同安慰。忧伤:עָצַב,to hurt, pain, grieve, displease, vex, wrest;这个动词也指恼怒(34:7)、自忧自恨(45:5)。神的忧伤和烈怒最终要降临在圣子(him)身上。


耶稣哭了。我们的神不仅不是加尔文主义的神,祂是可以“后悔”的神;而且我们的神也不是灵恩派或异教徒的神,我们的神常常带着“忧伤”,祂常是痛苦的神,更有愤怒或义怒。


因为祂才是真理,不能容忍错误;因为祂才是公义,不能容忍罪恶;因为祂才是光明,不能无视黑暗,因为祂才是爱,不能无视百姓的哭嚎。因为祂才是神,必在后悔中审判世界。


我们信的是这位圣经启示的神。一个从来不犯嗔戒、一个以宝相庄严慈悲善目春风化雨吃喝玩耍藏污纳垢为理想和标准颜值的“神祗”只能是骗子,或者偶像。但我们的神也不是律法主义的神,不是保罗华许的神,因为这些小骗子只有夸张的愤怒,从无真诚的忧伤,更无神的怜悯。他们要把天火引下来烧灭一切得罪过他们的村庄,然后又忽悠我们说:他们的愤怒就是神的义怒。


但主怎么说呢:“耶稣转身责备两个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路加福音9:55)。


我们信圣经启示的神。


2、神说(7a)


神仍然没有立即将手落下,祂仍然再说。祂的教会仍然在传道,挪亚仍然在建造方舟,神的仆人仍然在讲道台上呼喊……这是大洪水前上帝对世人的第二次警告。在大洪水前,更有振聋发聩的神说。


第一次神说是:“3耶和华说,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第二次神说是:“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


完全可以注意到,两次神说是不断加强语气的;越是接近大洪水,人类越是加倍犯罪,神说越是充满审判的信息。这更提醒大洪水前或基督复临之前的人类:越来越强烈的天灾人祸,乃是对终极审判的预警。与此相关,末世之前,作为神说之见证,必有教会和福音的复兴。


我们的神是说话的神,是在大洪水前加倍说话的神。

这是我们的神:“5耶和华在云中降临,和摩西一同站在那里,宣告耶和华的名。6耶和华在他面前宣告说,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7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埃及记34:5-7);
“18但我说,人没有听见吗?诚然听见了。他们的声音传遍天下,他们的言语传到地极。19我再说,以色列人不知道吗?先有摩西说,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动你们的愤恨。我要用那无知的民,触动你们的怒气。20又有以赛亚放胆说,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没有访问我的,我向他们显现。21至于以色列人,他说,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顶嘴的百姓”(罗马书10:18-21)。

然后这末世的伟人在干什么呢?不仅不会悔改,反而用一切的办法消灭神说:下架圣经、拆毁教堂、逼迫教会、攻打牧师……他们要用人说和钱财以及人的女儿遮盖神说。是的,“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马太福音12:41);是的,“就是从亚伯的血起,直到被杀在坛和殿中间撒迦利亚的血为止。我实在告诉你们,这都要问在这世代的人身上”(路加福音11:51)。


然而我们要作预备,哪里有神说,哪里就有撒但的攻打;那恶者一边宣告“神岂是真说”,一边要将所有宣告神说的人送到公会、官府和有权柄的人面前。而捍卫神说,见证神说,是教会在这末世的核心使命。


3、审判(7b)


审判临到了:“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


除灭:מָחָה,to wipe, wipe out,彻底灭绝(7:4,23)。这个动词也常指把名字从名册上除掉(出埃及记17:14,32:32-33)。这实在非常反讽,因为那些“上古英武有名的人”(另参11:4),那些要名垂青史的人,在生命册上竟然一无所有。这个词也指洗净杯盘(列王记下21:13);这些伟人或伟光正们,竟然在神的眼中如肮脏的马桶,需要放水冲洗干净。


于是大洪水来了:“23祭司要写这咒诅的话,将所写的字抹在苦水里,24又叫妇人喝这致咒诅的苦水。这水要进入她里面变苦了”(申命记5:23-24)。值得强调的是,这个动词也出现在米户雅利(מְחֽוּיָאֵל)这个名字之中:神灭绝人类,是人类像神一样灭绝人类之罪恶,赢得的惩罚。这是公义的。如果上帝不消灭米户雅利和拉麦这样的伟人,就真的没有上帝了。


因此“后悔”这个概念也是上帝儿女的福音,正因为神是后悔的神,意味着这个世界将要改变了。


但是如何理解上帝也要将动物一并除灭呢?动物是无辜的吗?在某种意义动物是无辜的,在这场洪水审判中,有“无辜受难者”或牺牲祭物;这可能是预表基督的献祭的。


但是,人犯罪,连同所在的动物和这地都被审判,都被灭绝;这也是基本的历史事实;你承认不承认这都是基本史实:当动物相继灭绝、生态灾难不断发生的时候,神的愤怒就已经开始临到了。


这在埃及和中国是事实,在洛杉矶和蒙特利尔也是事实。最后,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随着人的败坏,动物也背离了原初的“自然法则”,出现了乱交、撕咬和凶恶的事;他们互相攻击,也攻击人类(以赛亚书11:6-7,65:25)。魔鬼以动物或蛇的形象出现,也让我们思想那个时代的基本邪教图腾可能就是各种动物的形象(出埃及记20:4),考古学见证如云。


神除灭动物也意味着要除灭人类的一些主要假神。一个爱他们家的猫猫狗狗却不爱神也不爱弟兄和教会的“基督徒”,有理由责备上帝对他们的宠物残忍吗?


当然,最终上帝并没有灭掉所有动物,每一种陆地动物都有“余民”进入方舟。


74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