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第十六课3】本族(创世纪11:10-25)



10闪的后代记在下面。洪水以后二年,闪一百岁生了亚法撒。11闪生亚法撒之后,又活了五百年,并且生儿养女。12亚法撒活到三十五岁,生了沙拉。13亚法撒生沙拉之后,又活了四百零三年,并且生儿养女。14沙拉活到三十岁,生了希伯。15沙拉生希伯之后又活了四百零三年,并且生儿养女。16希伯活到三十四岁,生了法勒。17希伯生法勒之后,又活了四百三十年,并且生儿养女。18法勒活到三十岁,生了拉吴。19法勒生拉吴之后,又活了二百零九年,并且生儿养女。20拉吴活到三十二岁,生了西鹿。21拉吴生西鹿之后,又活了二百零七年,并且生儿养女。22西鹿活到三十岁,生了拿鹤。23西鹿生拿鹤之后,又活了二百年,并且生儿养女。24拿鹤活到二十九岁,生了他拉。25拿鹤生他拉之后,又活了一百一十九年,并且生儿养女。

大致上可以说创世纪有7份家谱,闪的家谱是其中的第4份。这份家谱重点在于,这是“洪水(מַבּוּל)以后”的家谱,可以让我们藉着这份家谱认识新人类或选民先祖的若干信息。创世纪11:10-32可以视为同一份家谱,但是我们可以将之分成两部分:纵向的种族血脉(10-25);横向的家庭关系(26-32)——纵横两个方面显示人存在的虚无,以及死亡对罪人的步步紧逼。而这两方面进一步构成了亚伯拉罕启程的神学理由。从闪到亚伯兰共10代(路加福音11代);不过创世记11:10-25节记载了8代;而创世记11:26-32 则记载了另外8个人的名字。


1、生命的祝福


“后代”一词תּוֹלְדוֹת(descendants, results, proceedings, generations, genealogies)有时也翻作“来历”;这个字在创世纪中出现了12+1次;其中除了创世纪2:4指天地万物的来历以外,都指向人的后代或家谱(创世记5:1,6:9,10:1,10:32,11:10,11:27,25:12,25:13,25:19,36:1,36:9,37:2)。创世纪以及圣经如此注重人类的家谱,特别是选民的家谱,这是圣经文学一个独特的现象。仅仅从这个现象中我们就能看见圣经更应该是神的话语——人的作品总是讨好人的,没有哪个人间作者愿意用如此无聊的信息惹恼读者。那么,圣经这些家谱、特别是创世纪11:10-25这份家谱有什么神学意义呢?


第一、历史的意义。圣经对历史的确是高度重视的,因为历史是祂的故事,这就意味着时间在上帝主权之下,是有意义、有目的、有方向的。这与进化论以及佛教的历史观点完全不同。一方面,上帝在历史中的主权要求每一个历史中的人必须向上帝负责。另一方面,这个线型历史是不可逆的,你根本没有重复和轮回的可能。这一代人过去了,不再拥有重复试验的机会。在这个意义上,生命只有一次,你必须不顾一切地去经营。


第二、圣经的真实。圣经如此言之凿凿地将地名、人名白纸黑字,更加显示圣经是真实的,不怕任何人考证。圣经不需要虚构任何人物,只是真实地记录了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中国的《史记》也有类似家谱的体例,但有两点不同:第一,《史记》记载的人物多是王侯将相,不可能为平民立传;圣经家谱是不分国王和平民的。二是《史记》不会仅仅排列一些名单,而是努力编写人物故事以飨读者。圣经对事实比对文学更感兴趣。


第三、基督的中心。这份家谱是耶稣家谱的一部分,亚伯拉罕是这个家谱的目的(马太福音1:1;路加福音3:34-36)。因此旧约的家谱都包含着对那个女人后裔的盼望,都是弥赛亚的预备(创世纪3:15)。在这段经文中,儿子(בֵּן)一字出现了14次,女儿(בַּת)出现了9次。这符合早期人类历史中男权主义这个基本事实。不仅如此,圣灵在众多儿女当中,每一代人只拣选一个男人记录,这个男人应该与基督有着某种关联——至少让我们看见他们都不是那位女人的后裔——没有人是基督。


第四、生命的主题。生命问题或生死问题是圣经的核心问题。这个家谱与创世纪5章中亚当的家谱结构类似,如“亚当生塞特之后,又在世八百年,并且生儿养女”。区别是,亚当家谱中每一代人最后的结局是“就死了”;但闪的家谱没有这句话,更多强调“生”的信息:生(יָלַד)活(חָיָה)生(יָלַד)生(יָלַד)。这一方面指向上帝对生命的祝福和彩虹之约(创世纪1:28,9:8-11);另一方面让我们沉思生命的局限和悲剧,仰望复活的主。


2、死亡的逆袭


家谱一方面是生命册,另一方面是死人榜,是阵亡名单。罗马书5:14,“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哥林多前书15:22,“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我们藉着这些家谱首先看见的就是罪的工价就是死,而且随着罪的扩张与深化,人的寿命不断减少;人类的死期一天天临近。家谱就是死亡给人类的最后通牒,是人类进入末世的倒计时。闪的族谱特别显示了巴别塔理想的荒谬:人总是要死的。不仅通天不可能,也毫无意义。家谱是另外一个倒着的高塔。


(שֵׁם,name),600岁。闪应该活到亚伯拉兰35岁。这使离开“本族”成为必要。

亚法撒(אַרְפַּכְשַׁד,I shall fail as the breast: he cursed the breast-bottle),438岁。大洪水之后的第一个婴孩?生在匮乏的年代。也有人解释他是迦勒底之边(以赛亚书23:13)。

沙拉(שֶׁלַח,weapon, missile),433岁。武器。有人认为这是迦南某神的名字。

希伯(עֵבֶר,the region beyond),434岁。大河那边。可能与一个王国(Ebla)以及国王的名字相关。

法勒(פֶּלֶג,division),239岁。此时国家可能分裂了,或者分散成为潮流;或者变乱成了事实(诗篇55:10)。

拉吴(רְעוּ,friend),239岁。加上“神”那个字根,这个名字就是רְעוּאֵל(流珥,创世纪36:4,10,13,17;出埃及记2:18;民数记2:14)。这可能是在人间寻找爱的年代。

西鹿(שְׂרוּג,branch,intertwine),230岁。枝条纠缠在一起,团结。向人求爱误入歧途和炼狱。

拿鹤(נָחוֹר,snorting,breathing hard),148岁。“团结到彼此窒息”。人要呼吸新鲜空气,人们寻找自由,人要移民远方。


从闪到拿鹤,人的寿命缩短了452岁;而与亚当家谱相比,闪的家谱至少有三个特点。 第一、闪的的后裔的寿命几乎从900岁缩短到了400岁,人类因为罪平均大约被夺走了500年的寿命(罗马书6:23;创世纪6:3)。 第二、闪的家谱不再有任何变化(创世纪5:24,29),每一个人都一样。这与巴别事件一脉相承:都是一样的人民,一样的罪人。洪洞县没有好人,“反腐”毫无意义。 第三、闪家谱中的人多重复出现在创世纪10:22-31,如亚法撒、希伯(7次,创世纪10:21,24,25;11:14,15,16,17)、法勒。他们是从众多弟兄中单单拣选出来作为代表人物的。而另外3人只出现这1次。只能说这里的家谱有拣选的意义,他们蒙拣选完全出于恩典。


3、罪恶的轮回


这个真理是不变的:上帝对人的惩罚和保守,或者律法与福音。从亚当到摩西,人类到底犯下了什么大罪呢?除了大洪水前后人类共享的罪性,仅仅从这份家谱中,我们也能窥见人类罪恶之一斑。这一点我们诉诸常识:父母为孩子取名总是寄托了他们根据那个时代对幸福的最高盼望,因此这些名字是当时普世价值的见证。尽管对这些名字的具体含义见仁见智,但上述解释毕竟可备一说。


闪族人同样是罪人,也是巴别或两河流域罪人中的一族,同样是名利之徒。人类历史从名利走向窒息,如同从儒教走向佛教。中间经历了对武器、领土和友谊的意乱情迷,以及国家和意识形态的分崩离析。


不仅如此,这是一个连续的无神论历史。与摩西以后以色列人的名字对比,亚当和闪的家谱中的人名,几乎与神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人本主义的历史。值得一提的是,法勒时代可能就是拆毁巴别塔的时代(创世纪10:25)。


可以将雅各书1:15视为圣经家谱的一种总结:“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肉身成道绝对是异教的妄想和人类的某国梦。远方和后裔以及异教除了遥远、也是罪人以及147米之高(远东最高浮屠永宁寺塔)以外一无所有。另一方面,如果罪罪相生说明肉身只能生出肉身,那么人类的重生只能等候道成肉身,圣灵感孕,童女生子(以赛亚书7:14;马太福音1:23);以及在此基础之上圣灵的重生:“5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6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约翰福音3:5-6)。


当然,圣灵面无表情地记载这样的家谱,除了名字和生殖活动以外一无所忆,这也显示了这样毫无神圣价值的人类历史在上帝面前是不蒙悦纳的,神只是忍耐和怜悯。或者神看着忧伤(创世纪6:6),或者发出这样的叹息:“我告诉你们,要快快地给他们伸冤了,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路加福音18:8)


与亚当家谱相比,生育年龄普遍提前,提前了一半多(从60多岁到30多岁)。这未必是情欲使然,更可能是为了补充兵源,显示人类彼此相杀愈演愈烈。上帝为什么呼召亚伯拉罕要离开本族呢,就是逃离死亡和虚无,寻找生命、平安和自由。但是,耶和华的臂膀向谁显露呢?



49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