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第九课2】国家:城市文明


一、

国家:城市文明

(16-18


16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17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

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

18以诺生以拿。以拿生米户雅利。米户雅利生玛土撒利。玛土撒利生拉麦。


创世记4:16-18围绕该隐和他妻子的生育,让我们看见了城市文明的诞生以及伟人的诞生。实际上这段经文所记载的人类,很有可能是创世记6:1-10的预演,或者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事实。


我们可以把这三节经文交叉结构:该隐生以诺(16-17a)、该隐建造以诺城(17b);以诺的四位后裔(18)。在这段叙事中,以诺成了贯穿始终的人物。实际上创世记4:16-24有两位核心人物,第一是以诺,第二是拉麦。他们同样是赛特家谱中的两位重要人物。


该隐家族中的以诺终老在城市中,而赛特家谱中的以诺被神接入天国;该隐家族中的拉麦是一个杀人魔王;而赛特家族中的拉麦看见了挪亚的诞生。而在这个交叉结构中,以诺城或以拿城取代伊甸园,成了人类重新聚集的中心。这是新历史的开端。


1、以诺(16-17a)


16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17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


该隐的妻子是谁?这是犹太人的谣言:该隐娶了他妹妹(Jubilees4:9;Sanhedrin 58b)。犹太人这样解经并不奇怪,因为他们是某种内婚制的极端主义者;对他们而言,血脉上的纯正不仅是一个生物学上的荣耀,也将救主限定为以色列的救主。奇怪的是,主张普世救恩论的基督教将犹太人的传统上升为自己的传统。他们才是在隐秘的事和明显的事之间颠倒乾坤的愚妄人(5:4)。


该隐的妻子应该是在挪得之地娶的。一方面,“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已经显示这个家族进入或开创了无神论或反耶和华神的邪教文明之中;另一方面,亚当和赛特后裔不太可能将自己的儿女许配给这位杀弟且杀害义人的凶手。


这是圣经中娶妻、同房、怀孕、生子的一个经典表述:וַיֵּדַע קַיִן אֶת־אִשְׁתֹּו וַתַּהַר וַתֵּלֶד אֶת־חֲנֹוךְ,And Cain knew his wife; and she conceived, and bare Enoch;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这里有三个动词是连续使用的:同房(יָדַע),怀孕(הָרָה)和生子(יָלַד)。这个平常的生命孕育过程也显示,任何人子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并不是神。


不过与该隐降生相比,以诺已经与神无关。起初夏娃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但是该隐夫妇不再将孩子视为神的产业。亚当的妻子是神所配合的,但很难说该隐的妻子也是神所配合的;拉麦的双妻更不是。


这是无神论世界正式的开端。然而弃绝神的面并不意味着一种真实的无神论的诞生,只是意味着假神论的诞生:儿子或人取代神,成为神。


以诺:חֲנוֹךְ,Enoch,initiation,dedication,education——新时代、奉献或献祭、教育。这个名词除了在赛特家谱中出现以外,他也是米甸的儿子(哈诺,25:4)和流便的长子(哈诺,46:9)——亚当和雅各的长子都是杀人犯,他们的长孙都叫以诺(亚伯拉罕的孙子)。


动词חָנַךְ的基本含义是to train, dedicate, inaugurate,教养、奉献、奠基(申命记20:5;列王记上8:63;历代志下7:5;箴言22:6)。这个动词主要指圣所中的奉献。因此以诺可能是作为大祭司而培养或建造的,或者这个名词本身就是最早祭司的职称。


对该隐而言,由于神弃绝了他的献祭和他的祭司职分;因此他将祭司的权柄“传”给了以诺。但如今他不再将以诺与耶和华关联,这位该隐家族的以诺或者本身就被视为神祗(城市是献给以诺的,而不是献给神的);或者是异教的大祭司。


该隐要在基督之外创建新的文明、新宗教和新历史。


2、城市(17b)


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


这是圣经记载的城市文明的诞生。贯穿圣经始终的一个真理是:外邦城市与教会或圣所或圣城的对立,创世记中有该隐的城市以及宁录建造的大城特别是巴别;而启示录让我们看见巴比伦大城是大淫妇,最终被倾覆,而圣城耶路撒冷如新妇降临。


该隐缔造的城市文明引领了淫妇事业。不过这里没有说该隐是城市文明的“祖师”,因此该隐未必是城市的第一个缔造者;在那个时代,可能已经很了诸多城市。给城市命名也是为了向人类宣告,同时与其他城市区别出来。


顽固坚持亚当是第一个人的朋友们,会遭遇一个非常恶搞的画面:该隐一个人建造一座城、无人防守和没有防守对象的城市、而这座城市只住着该隐一家三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早的国家都是城邦国家,因此该隐建城也可以指该隐建国,而将儿子以诺同时设立为国君的继承者。而城市最初都是军事要塞,为进攻和防守之用;并非起源于商业和市场。实际上近东地区的城市多是“山上之城”,更说明了这一点。该隐不相信上帝会保护他,他要建立城市和国家自己保护自己。这是城市对“记号”的取代。无限增长的维稳费,取代了上帝的恩典、应许与罪人的更新。


研究经文也可以看见城市文明实际上就是一种淫妇文明。建造这个动词בָּנָה(to build, rebuild, establish, cause to continue),就是起初上帝建造夏娃使用的动词(2:22);当然也是后来挪亚建造方舟使用的动词(8:20)。


显而易见, 该隐建城是为了对抗“流离飘荡”的绝罚(12),也是为了找一个“配偶”与之合为一体。该隐对城市的“爱”(以子命名),是所有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甚至泛灵论的源头。


浪子本有另外一个出路,就是返回基督。但该隐离弃天国,转向世界,并逐渐爱上了世界。从此,世界成了浪子的第二家乡,并逐渐遗忘了自己的来处和归处。


总之,该隐是用上帝精心建造女人的方式去建造城市的,这座城市就是该隐的最爱。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该隐是贪爱世界的典范。宁录和他时代的人类都是这样建造和热爱城市文明的;而城市文明的顶峰就是通天之塔(10:11,11:4);直到神拆毁人类的房地产工程(11:8),直到神吩咐亚伯拉罕建坛以代(12:7-8)——直到新妇的诞生。


但是法老的建城(出埃及记1:11)与摩西建造会幕,一直平行到末世。城市:עִיר,这个名词有两个含义:excitement,anguish of terror;或city, town (a place of waking, guarded)——城市是恐惧的产物,是恐怖分子的战斗堡垒或避难所。


动词עוּר的基本含义是to rouse oneself, awake, awaken, incite;时刻保持儆醒和防卫状态(申命记32:11,士师记5:12等)。当然我们也可以在常识意义上理解城市:虽然起初城市规模很小,但一家一户不可能称为城市。不是圣灵不知何为城市,是亚当第一论者无知或撒谎。


该隐将城市的名字命名为以诺(另参列王记上16:24),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不仅以诺是神,而且赋予了以诺对城市或国家定于一尊的权力。这是政教合一及绝对君主制的起源。


3、后裔(18)


18以诺生以拿。以拿生米户雅利。米户雅利生玛土撒利。玛土撒利生拉麦。


该隐家族的文明历史开始了,以诺城应该是他们文明的中心(可能是后来阿拉伯半岛上的Hanakiya)。这里的动词生(יָלַד)连接这五代人,或五代领导人——他们都不过是人生出来的人,并不是神。


第一是以拿:עִירָד,Irad,fleet(船队),a wild ass(野驴);bird(鸟)或strengh(力量);reed hut(芦苇棚屋)。人名往往也是地名。我们在以色列南方实际上住过一座叫Irad的城市,这座城市长期是以色列的敌国(民数记21:1,33:40;约书亚记12:14;士师记1:16;历代志上8:15)。我愿意相信,该隐族谱中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一个城邦的君主。


第二是米户雅利,מְחוּיָאֵל,Mehujael,smitten by God;应该指神的摧毁。不应该指被神击杀,而是指像神一样击杀别人,是神风敢死队,是圣战之兵,是共产主义者。不能说该隐家族的名字没有神,但这是一个战斗的民族,信仰伟大的战斗,并将神弯曲为“战神”。


这是一个合成词:From מָחָה and אֵל。动词מָחָה的意思是to wipe, wipe out;这个动词就是创世记6:7和7:4以及7:23中的“除灭”,种族灭绝、阶级灭绝、人类灭绝。值得一提的是,有犹太学者常常将之解释为“生命”,于是米户雅利就拥有了完全相反的含义:上帝赐予生命(God makes live)。但这个解释与信仰圣经对该隐的道路的解释针锋相对。所以我们坚持这个传统,米户雅利的意思是:blotted out by God(相关解释是seer or an ecstatic of God,priest of God)。


在这个意义上,大洪水的灭绝是对人类互相灭绝罪恶的公义惩罚。以诺建立了军事基地;以拿是战舰出发;而米户雅利在替天行道和共产主义的旗帜下则展开了灭绝式的战争与征服。该隐家族进入东方或所谓挪得之地,可能是藉着无数征伐,陆续建立了一些城邦国家。拉麦是这个军事帝国的顶峰。


第三、玛土撒利,מְתוּשָׁאֵל,Methusael,who is of God;From מַת and אֵל。名词מַת的意思是male, man;males, men;few men;warrior等。这个名词总是用作复数。大意是,这群人是从神而来的;这群家伙是神,布尔什维克,天生的先锋队和伟光正。战争结束了,胜利者宣称他们有资格像神一样对占领区实施集体专政或神兵天降一样的统治。


从以诺代表的君主专制,如今过渡到政党专制或集体领导,直到在拉麦里重建个人专制;这就是五代领导人的政治简史。玛土撒利是一小群人,一小群杀人犯(34:30);一群战士或以军队为基础的寡头政治,也是神要倾覆的敌基督的军队(申命记2;34,3:6等)。与此相关,这个合成词还可以这样组成:man+Sheol——地狱之人;魔鬼教党(שְׁאוֹל,37:35等)。


第四、拉麦。从以诺算起,拉麦是贵国第五代领导人,当然也是最后一届领导人。因为从拉麦之后,该隐文明就结束了,或格式化为三位女性。至少神在用大洪水惩罚罪人之前,已经用较轻的刑罚警告过人类。由于他们也是神儿子的“后裔”,因此神也曾祝福过他们,正如神也曾祝福以实玛利和以扫;于是有文明的兴起。


但是,他们经过米户雅利和玛土撒利的改革与崛起或盛世,到拉麦时代挥霍一空。לֶמֶךְ,Lamech,powerful;Wild Man;to make low(oppressor)。在阿拉伯语中,这个名字的基本含义也类似:a strong young man。拉麦这个名词显示出这个种族或布尔什维克的真正信仰:权力,并且有点儿二;专政别人,使别人屈服……拉麦以前所未有的狂热和无耻追逐前所未有的权力;这是超级国王,妄图成为世界之主。


拉麦嗜权如命,或权力就是他的命。但在阿拉伯语中,这个名字同时有“年轻男人”的意思。这是“染发的常委”和终身制的假皇帝。只是拉麦不可能成功。他会老去,面对其他壮年人和少年人(23);他会遭遇死亡(24)甚至大洪水的审判,无可推诿,无处可逃。


94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