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第九课4】家庭:夫妻父子



家庭:夫妻父子

(23-24)


23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


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或作我杀壮士却伤自己,我害幼童却损本身)


24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拉麦诗篇被称为圣经中的第一首希伯来文学诗歌(完美的平行结构)。在文学上没有难题和分歧,但如何解释拉麦诗篇的内容,可谓聚讼纷纭,甚至观点对立。犹太人一些传统将之称为英雄的哀歌。他们的目的最终可能在于否认耶稣是基督——拉麦晚年的痛悔实际上使人类不需要基督也可以获得救赎。


The book of Jasher(约书亚记10:13;撒母耳记下1:17;现存均伪作)和Midrash都说瞎眼的拉麦误杀了该隐,又杀了土八该隐(the book of Jubilees则说该隐死于石头);于是拉麦转向妻子祈求饶恕和接纳。值得一提的是。亚当第一人及该隐娶了他妹,也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共享的观点。


该隐-拉麦的世界是大洪水前的世界,我们必须在这样清楚的启示之下解释拉麦:“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6:11);该隐是魔鬼的儿子(约翰一书3:12),而该隐的路是不信和灭亡之路(犹大书1:11);大洪水前的人类,除了那一家八口都是不信的人,都灭亡了(彼得前书3:19-22)。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拉麦与他妻子们的对话,只能解释为Lamech’s “war-boast”或Lamech’s sword-song或Lamech’s threat;而不可能解释为忏悔。


拉麦诗篇实际上解释了大洪水发生的理由:那个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明”的世界,同时更是充满暴政和屠杀的疯狂宇宙;因此是该灭的世界。


1、夫妻(23a)


23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


一切疯狂首先显示在家庭与婚姻关系这个基本单位中。拉麦家族控制了经济、文化和军队之后,拉麦更加不可一世。有些势力的确暂时是不可战胜的,但是他抵不过大洪水。


拉麦的疯狂首先表现在他创建或恢复了一夫多妻制。其次,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拉麦为什么只对他妻子们宣告呢?可能的答案是,因为其他人不愿意听这些混账话,或者男人或者同志们都被他杀光了,死绝了;或者,他的妻子是他的喉舌。


而从蛇对女人说,到该隐建城,再到拉麦建造双妻,这三者之间也存在平行的关系——这一切的淫妇文化,都是为了对抗和消灭基督和祂的新妇。最后,拉麦的众子不在场,或许显示了女人成了各自部族的领袖。


在这个疯狂宇宙中,存在着拉麦取代神的致命颠覆。一方面,拉麦说取代了神说;另一方面,拉麦宣告的77倍咒诅取代了神宣告的7倍咒诅。而23节不仅有拉麦说取代神说,而且人听从拉麦,取代了人听从神。这是一个彻底的阴阳二元世界,不再有神的位置。


而在拉麦这个诗性语言所重复强调的事实中,我们似乎还可以这样理解:你们必须听我的,而不要听别人的。因此不排除一种可能,在那个世代,也有别的声音。正如圣经所记,有挪亚正在传义道。因此拉麦实际上在实施言论管制和信息封锁,他要管控危机关闭网络,妻子和孩子应封闭在网络主权之下。


拉麦疯狂地屏蔽自己声音以外一切的声音,实际上是在抵挡挪亚所见证的基督。仍按当时挪亚一家正在叮叮咚咚地建造方舟,那么,拉麦诗篇就是对基督福音的戒严公告。


拉麦要定于一尊,全家人都得姓拉。שְׁמַעַן קֹולִי,Hear my voice;הַאְזֵנָּה אִמְרָתִי,hearken unto my speech。其中动词שָׁמַע的意思是to hear, listen to, obey;顺服掌权者的声音如同顺服神的声音(3:8,10,17)。


在这里拉麦将他的诫命等同于神的诫命。而拉麦要求女战士们女牧师们绝对顺服的理由在交叉结构中间:נְשֵׁי לֶמֶךְ,ye wives of Lamech——女人是男人的产业,而女人与神无关。换言之,你们要听我的,因为我养活了你们。


不仅如此,请注意神说、蛇说以及拉麦说之间的对比:神对男人说;但蛇和拉麦对女人说。拉麦说是双倍的蛇说。拉麦对双妻的教导没有什么秘密,就是让她们理解了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


2、长幼(23b)


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或作我杀壮士却伤自己,我害幼童却损本身)


专家们总是认为拉麦诗篇很难,但这些困难很有可能是因为你想多了。拉麦说的很简单,意思就是他说的这些意思:谁惹我我杀谁,无论长幼。而拉麦如此嚣张,原因也很简单:魔鬼从起初就是杀人的和说谎的(约翰福音8:44)。


这里的动词或者是过去完成时,或者是将来时,或者是现在式,不是最重要的:杀无赦,并且以杀人为荣耀,是魔鬼及其儿女从始至终的宪法和章程。他们一直在杀人并且炫耀,他们正在杀人并且炫耀,他们还要杀人并且炫耀;这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在这里的动词基本上都是完成时(Perfect),拉麦已经是杀人犯了,比该隐有过之无不及。很有可能,该隐只是杀了1个人;但拉麦的战绩是该隐的77倍。该隐杀害的只是他嫉妒的亚伯,而拉麦则是大开杀戒,并为杀人铺张了意识形态和文学抒情。该隐还在逃避问责,但拉麦的宣言是:自古以来人类的历史就是暴力革命的历史,我杀故我在。


但是拉麦的杀人理由同时可能是谎言:他总认为别人要杀他;并在受迫害或杀人者被杀的妄想中进入先下手为强的状态。当然,他的宣传也是一种威胁,过坟地吹口哨。


最初的杀人者宣言就是一句话,倒也相对诚实:אִישׁ הָרַגְתִּי לְפִצְעִי וְיֶלֶד לְחַבֻּרָתִֽי,I have slain a man to my wounding, and a young man to my hurt。第一个概念或受害者是אִישׁ,a man(2:23-24,3:6,16;4:1)。应该不是指某个特定的男人,就是指向有的男人(与女人相对),或人。不过如果参照创世记4:1,这里的אִישׁ可能指所有威胁到拉麦相同地位和利益的人。


当魔鬼说你们便如神的时候,所有争夺这个荣耀的男神之间,必然你死我活。与之对应的名词是יֶלֶד,child, son, boy, offspring, youth(21:8,14-16;30:26;32:22,33:1-14;37:30;42:22;44;20)。少年人,甚至还没有战斗能力的幼童。拉麦是杀红眼了,连孩子也不放过。这种疯狂宇宙后来被屠婴的希律继承了。


魔鬼起初不仅是杀人的(壮年人);也是说谎的(少年人)——因为孩子实际上可能并没有真的伤害他,他只是恐怖至于发疯,于是要斩草除根;将威胁消灭在萌芽状态。这是拉麦的时代:小孩儿骂我也不行。拉麦的确是该隐的后裔,杀人者的后裔。杀(הָרַג)字在创世记4章中出现了5次(8,14,15,23,25),暴力就是这个种族的意识形态特色。


拉麦要杀人或某个男人的理由或结果是לְפִצְעִי,to my wounding。名词פֶּצַע的意思是bruise, wound。这个名词第二次出现的是在出埃及记21:25,“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另参约伯记9:17;箴言20:30,23:29,27:6;以赛亚书1:6)。


我想这应该就是拉麦的意思;而且拉麦还不是“以伤还伤”,而是“以死还伤”。这种“男儿”或野兽气质,还可以这样传承:“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列王记上12:11)。用北京或东北流氓的话说就是:“你碰我一下试试”,“犯我强汉者虽小必诛”。


拉麦不仅用杀戮对待“擦伤”他的成年人,也用杀戮对待“损”他的少年人。名词חַבּוּרָה的意思是bruise, stripe, wound, blow。出埃及记21:25也用到这个概念(另参诗篇38:5;箴言20:30;以赛亚书1:6,53:5)。


一方面,这个字在这里是名词而不是动词,也许人家还没有实际上的行动;另一方面,注意以赛亚书53:5:“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חַבּוּרָה)我们得医治”。这就是敌基督假基督与基督的区别——假基督睚眦必报,但神的儿子要为一切受伤害的人受伤害,祂的受伤成为我们的救赎。


拉麦炫耀武器很有可能是因为土八该隐发明了铜铁利器的缘故。特别悲剧的是,拉麦的嗜血和炫耀是针对女人的,而那两个女人实际上也是少年人的母亲,同时也男人的妻子。虽然圣经没有记载她们的反应,但我愿意相信她们根本没有反驳和抗议,因为她们是拉麦的女人。


他们可能是岁月静,或丧尽天良——至少杀戮临到别人的幼童和别的女人的丈夫别的孩子的父亲,她们就可以对拉麦的罪恶视而不见,甚至以为当然,甚至咒诅为虐。而且拉麦自己也有女儿。


我们藉着拉麦诗篇也可以看见战争和暴政的罪恶:夺去别人的生命制造万千孤儿寡母;倾覆别人儿女使人陷入最深的痛苦和绝望之中。这样的人类已经根本不配活着了。在大洪水之前,拉麦似乎不再有裔,该隐家族不再有未来。这是警告,也是怜悯——继续生养对他们有什么意义呢?疯狂宇宙中多一些尸体而已。


3、未来(24)


24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拉麦杀的“那个男人”应该不是该隐,因为他承认“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拉麦是和该隐一伙的,是该隐的真正传人。他给小儿子取名为土八该隐,更应该是一种记念或复辟。


首先,24与15是呼应关系:“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


其次,拉麦的宣告包括四重颠覆和亵渎。


第一、拉麦只记住神对该隐的怜悯和庇护,但完全屏蔽了神对该隐的咒诅和审判。这也是今天半吊子神学的基本特征之一:无末世论的成功神学,或无救恩论的律法主义。


第二、拉麦的咒诅取代了神的咒诅,拉麦自以为神。


第三、神的怜悯被拉麦亵渎为放纵的理由。


第四、拉麦的咒诅比神的咒诅更为严酷;在人绝无饶恕和怜悯。那些假冒伪善的人文主义者,就是那些动辄责备“旧约的上帝更残酷”的伪类应该明白:如果人真的拥有了神的权柄,他们绝对比神更残忍,而且毫无公义。但是如此狂妄的拉麦的确在自我咒诅:大洪水即将来了,拉麦及其文明遭遇的报应不止777倍,而是该隐家族7代人经营的帝国和文明的全部覆没。拉麦的暴虐和狂妄是后世所有拉麦的前车之鉴。


但是,拉麦自比该隐2.0版可能有更为深刻的含义:拉麦“决志”要走该隐的路。


我们知道该隐是杀害亚伯的凶手,但亚伯不仅仅是该隐的弟兄,更是神喜悦的祭司或仆人。因此拉麦实际上是立志发誓要消灭更多的神的仆人和传道人。而那个时代挪亚是传道人,是方舟的建立者;而在赛特家谱中,以诺也是著名的一位牧者。


换言之,拉麦后面一直站着古蛇或魔鬼——它在教会面前也有“七个七”的异象:“3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4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辖管原文作牧)。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启示录12:3-5)。


一言以蔽之:拉麦要杀的对象,至少在属灵意义上,很有可能是以诺(壮年人)和挪亚(少年人)所代表的“基督徒”。


正因为这是一个下架圣经逼迫教会残害牧者的拉麦时代,所以我们更可以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5:24)。以诺很有可能是第一个司提反(使徒行传7:59)。


而那个时代真实的情况是:“就是那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神容忍等待的时候,不信从的人。当时进入方舟,藉着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个人”(彼得前书3:20);“37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38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39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马太福音24:37-39)。

18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