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第十九课4】离开埃及



离开埃及

(18-20)

18法老就召了亚伯兰来,说,你这向我作的是什么事呢?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是你的妻子?19为什么说她是你的妹子,以致我把她取来要作我的妻子?现在你的妻子在这里,可以带她走吧。
20于是法老吩咐人将亚伯兰和他妻子,并他所有的都送走了。

埃及文明已经到了最不要脸的时刻。但法老的为所欲为和骄奢淫逸登峰造极的时候,“大灾”必然临到。法老应该感谢大灾,让他避免了一场奸淫罪。当然上帝这样作更是为了爱护自己的百姓(使徒行传18:10)。


“大灾”降在法老王国至少有三个神圣的目的:惩罚暴君及其臣民,催逼所有罪人悔改,带领选民离开埃及进入基督。然后根据这段经文我们看见,第二个目的并没有完全达到,法老并没有悔改,但亚伯兰一家却因此离开了埃及。


1、法老的反省模式


18法老就召了亚伯兰来,说,你这向我作的是什么事呢?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是你的妻子?19为什么说她是你的妹子,以致我把她取来要作我的妻子?


每一次遭遇大灾,埃及的反省模式是这样的:不是我的罪,而是你的责任。法老在大灾中仍然不去敬畏神,更不痛悔自己的罪恶;反而归咎于亚伯兰,控告亚伯兰说谎。法老显然恨死亚伯兰了,但因为神的手临到,他又不敢报复亚伯兰;他不是把自己的罪,而是把受害者当成自己受难的原因。这可以称为“法老综合症”。法老很雄辩,以排比的方式三次(מַה)批判亚伯兰的不义,我们可以打开电视或上网查看蛮不讲理的嘴脸。


第一、你这向我作的是什么事呢?


明明自己抢了别人老婆,竟然如此理直气壮地对别人大加挞伐。他也是骄横惯了。他不问“我这向你作的是什么事呢”,而是问“你这向我作的是什么事呢”。但这事根本不是亚伯兰作的,而是法老自己作的,或者是神做的。


亚伯兰做了什么呢?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小心翼翼预备了这场危机,然后无动于衷地看着撒莱被带到宫中。然后大灾发生了。מַה־זֹּאת,这是什么?这是一个好问题。当你遭遇大灾的时候,应该问这个问题,但愿灾变大国今天都来问这个问题。但是,עָשִׂיתָ לִּי,你对我所作的;这是一个坏问题,一个假问题。这事儿不是亚伯兰作的,这事出于神,是你自己的罪恶从神那里赢得的惩罚。


当然,这事儿和亚伯兰有关,你惹着他了,但他爸爸是上帝。我们再一次提醒法老及其差役:别惹教会——你践踏教会的时候,就是在为自己和你全家积蓄愤怒和大灾。“若有人毁坏神的殿,神必要毁坏那人。因为神的殿是圣的,这殿就是你们”(哥林多前书3:17)。这话是可信的,是真真可佩服的。


第二、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是你的妻子?


你因为什么原因(for what),竟然不告诉我她是你的妻子?撒莱是不是你太太你不知道么?而且这个虚伪的家伙,好像起初抢人的时候征求过亚伯兰的意见似的。那时法老是何等张狂,而且迫不及待呢。不仅如此,法老暴跳如雷中大谎弥天。在这场单方面的审问中,亚伯兰一句话都没说。可能也没机会说,或者不敢说。


但法老这第二个问题,亚伯兰早有答案:“12埃及人看见你必说,这是他的妻子,他们就要杀我,却叫你存活”。如果亚伯兰告诉法老撒莱是他妻子,法老或埃及人早就杀了亚伯兰。所以法老这第二场庭审可用无耻来形容:一方面他藉着这场质问将自己打扮成尊重别人太太的君子;另一方面,定了亚伯兰说谎的罪,并将亚伯兰说谎打造成大灾的原因。法老的反应是典型的亚当的反应:“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世纪3:12)。


第三、19为什么说她是你的妹子,以致我把她取来要作我的妻子?


法老显然越说越生气,一个本来自己罪恶滔天的事件,现在亚伯兰竟然成了罪魁祸首。法老这里继续指控亚伯兰说谎,而且证据确凿:亚伯兰不仅没有主动通知埃及外交部撒莱是亚伯兰的妻子,而且竟然积极主动地宣传“说她是你的妹子”。要不是你亚伯兰这样引诱我,我怎么可能“把她取来要作我的妻子”?


法老的意思是:凡是到埃及的人,凡是进入首善之区的人,都必须在自己老婆的头上贴着一个“我妻子”的标签,否则抢无赦,而且怎么“取来”都合法。不仅如此,法老慷慨激昂催人尿下的指控中,还巧妙设计了另外一个谎言:“我把她取来要作我的妻子”。实际上法老不可能娶这外邦人女子作自己的妻子,甚至让撒莱成为皇后,仿佛这是一桩正式的合法婚姻一样;法老只是抢夺撒莱用来“午休”的。


这种说谎模式是会真的感动自己的: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因此,只能是亚伯兰的诡诈,以及亚伯兰的上帝不公义。不要忘记,法老是有“全家”的人,因此法老“取”了撒莱没有任何合法性。


不过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上帝也藉着法老责备了亚伯兰:法老说的是部分事实:亚伯兰确实故意撒谎了,利用妻子换取自己的安全,甚至获利颇丰。亚伯兰在法老指着鼻子责骂的过程中似乎一直沉默着,他也是无言以对。当然不是所有的谩骂都是在陈述事实,比如士每对大卫的谩骂。但法老这条毒虫将刺扎到了亚伯兰的脊背上,也有神的美意。亚伯兰被骂,实属活该。此处可以有掌声。


2、亚伯兰怎样离开


19b现在你的妻子在这里,可以带她走吧。


现在!看吧!这女人是你的啦!你带走她!你滚吧!法老同志气急败坏了。法老这些强辩实际上不是说给亚伯兰听的,而是在和上帝犟嘴。他的意思是,我是受害者,你将大灾给我和我全家是完全不公义的。也许他还存着这份侥幸:他说服上帝了,然后可以继续将撒莱留在身边作助理。


神根本没搭理他,因为完全知道他在撒谎。你们的宣传对上帝毫无意义。我个人愿意相信,在19a和19b之间(וְעַתָּה הִנֵּה)是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停顿的,法老想听见或看见神的回应,但神根本不接受他的狡辩。于是,法老甚为不悦,后果极其严重。特别是煮熟的撒莱眼睁睁看着飞走了,而自己精心表演的冤案变成了铁案。然而我们先把法老留在黑暗中哀哭切齿,去思想这个问题:法老的驱赶对亚伯兰的信仰之路意味着什么。


亚伯兰在埃及有三大收获:一场惊吓、很多财富、一顿臭骂。


亲爱的弟兄姐妹,如果没有法老的驱赶,亚伯兰是不可能也不会这么快返回迦南的。人靠自己是不能离开埃及的,也没有谁会完全出于良心成为法老及其体制的叛逆者和反对者。亚伯兰终于离开埃及了,主要是两个原因:千年不遇的法老抢走了你的太太;更重要的是,法老因为自己遭遇大灾,主动将你驱逐出境。


这当然是上帝的手,上帝的手不仅为亚伯兰惩罚了埃及,而且藉着法老再一次将亚伯兰从埃及带到应许之地。当然亚伯兰还是有其他选择的,他可以继续南下到努比亚(古实),那里是黄金之国;或者西进到利比亚继续远行。但是他毕竟是有信仰的人,在遭遇挫折之后,可以灵魂苏醒返回圣坛和教会。正如经上所记:神的仆人“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哥林多后书4:9);“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罗马书14:4)。


3、上帝到过尼罗河


20于是法老吩咐人将亚伯兰和他妻子,并他所有的都送走了。


首先,法老像神一样下达了命令(צָוָה),命令的对象是אֱנוֹשׁ,这个字不仅指人,也指必朽坏之人,行尸走肉一样的人,侍奉肚腹、恐惧政治,毫无信仰的“高等动物”;同时自以为义、自以为是(创世纪6:4)。这些人相当于主耶稣送到海里的二千头猪(马可福音5:1-20)。只有猪群才会成为法老的臣民。法老的命令是针对亚伯兰的(עָלָיו),目的应该是禁止埃及人通过杀害亚伯兰讨好法老。法老比他的臣民更知道上帝的手段。正是根据这样的命令,埃及人将亚伯兰、和他妻子,并他所有的都送走了。


上帝保护了自己的百姓,没有任何损失,还掳掠了埃及人。动词“送”(שָׁלַח)有“让人得以自由”的意思。亚伯兰离开埃及,就是脱离世界的捆绑,进入到基督里的自由。但是现在我们思想另外一个问题:送走亚伯兰和撒莱一行,对埃及人意味着什么。法老和埃及人眼睁睁看着猎物逃脱,一定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然后他们是否有一丝一毫的反省: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以赛亚书31:3,“埃及人不过是人,并不是神。他们的马不过是血肉,并不是灵。耶和华一伸手,那帮助人的必绊跌,那受帮助的也必跌倒,都一同灭亡”。但起初神并不愿意埃及人灭亡,而是愿意人人得救。


首先,神藉着这一切惩罚也呼唤他们悔改重生。其次,“别了司徒雷登”,埃及人送走的不是瘟神,而是福音。也许自古以来,埃及容不下任何良善和真理,什么好驱逐什么,谁坏谁是我的朋友。当然埃及有钱了。但是,这里只是秽鸟的巢穴。现在他们将那唯一可以带领他们进入永生的希望驱逐了。无论如何,亚伯兰走了,埃及人留在黑暗或属世的平安里面。埃及以为驱逐了不安定因素,不知道他们弃绝了福音。我不知道亚伯兰离开的时候是否向埃及人跺去了脚上的尘土。


的的确确,这个国家不配拥有亚伯兰。埃及将所有的圣徒都逼迫成流亡者,好让自己毫无拦阻地进入地狱。正是使徒所说:“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使徒行传3:14)。赶走了亚伯兰,凶手在埃及继续专政,并带领埃及人在崛起中等候更大的十灾,以及法老及其军队彻底葬身红海。


神是公义的,曾藉着亚伯兰将福音临到埃及,是埃及自己弃绝了基督,他们最终遭遇审判是公义的。同样令人诧异的是,整个埃及,富裕强大,历史悠久,但是没有一个人对法老说不。埃及人全部好色帮凶,全无正义。所以主说:没有一人,连一个都没有。




3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