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第十六课4】本家(创世纪11:26-32)



26他拉活到七十岁,生了亚伯兰,拿鹤,哈兰。27他拉的后代,记在下面,他拉生亚伯兰,拿鹤,哈兰。哈兰生罗得。28哈兰死在他的本地迦勒底的吾珥,在他父亲他拉之先。
29亚伯兰,拿鹤各娶了妻。亚伯兰的妻子名叫撒莱。拿鹤的妻子名叫密迦,是哈兰的女儿。哈兰是密迦和亦迦的父亲。30撒莱不生育,没有孩子。
31他拉带着他儿子,亚伯兰和他孙子,哈兰的儿子罗得,并他儿妇亚伯兰的妻子撒莱,出了迦勒底的吾珥,要往迦南地去。他们走到哈兰,就住在那里。32他拉共活了二百零五岁,就死在哈兰。

这份家谱是上帝呼召亚伯兰要离开的“父家”。创世纪9章和11章结束的地方,都是一场以亲子关系为主要内容的家庭悲剧和死亡绝境。以他拉为父的这个大家庭到底出了什么样的危机,以至于上帝竟然呼召亚伯兰离开父亲和家庭呢?家是人类在世界里最后的避难所,但上帝为什么要拆毁这个“家”。这是真问题。这是家的悲剧,而家竟然是人走向自由的起点。


1、黑暗渐深


死权从亚当到闪再到哈兰,显示了越来越不可一世的统治能力;当然也显示了人的罪恶在继续发展,死亡越来越成为罪赢得的惩罚。换言之,罪和死亡在他拉大家庭中宣示着它们的专制权力和全面胜利。首先,他拉的父亲拿鹤148岁毙命,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自然死亡”年龄记录的新低,这个创纪录的新闻应该震撼了当时整个人类。但是,罪恶和死亡对人类的围剿不仅没有停止,而且变本加厉。在他拉家族中,有三场生命悲剧进一步显示了死的胜利。


第一、哈兰的夭折,人类历史上几乎第一次出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该隐杀害亚伯的案例另当别论)。这里特别强调,“28哈兰死在他的本地迦勒底的吾珥,在他父亲他拉之先”。显而易见,包括他拉在内,对这场死亡悲剧无能为力。不仅如此,这段经文着重记述了哈兰生下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这意味着哈兰之死更成为这些孩子的悲剧。死亡的阴影首先覆盖了哈兰这个小家,然后向大家庭蔓延。密迦嫁给了她的叔父,而罗得似乎过继给了亚伯兰。


第二、他拉的客死。在这段经文的交叉结构中,他拉的客死他乡与哈兰的夭折之死遥遥相对。创世纪15:7与尼希米记9:7以及使徒行传7:2都告诉我们,应该将创世纪11:31与创世纪12:1合为一个事件。他拉一家离开迦勒底的吾珥前往迦南,原因是上帝先呼召了亚伯兰。换言之,离开迦勒底的吾珥不是他拉的决定,他实际上是跟随了亚伯兰。但不排除这种可能:亚伯兰向“本家”和父亲暂时放弃了属灵的领导权。同时,滞留哈兰应该是他拉的决定。他拉的悲剧是半途而废。吾珥已经离开了,迦南尚在远方。他拉的悲剧有一个著名的继承人,就是罗得之妻。


第三、撒莱的不育。请注意创世纪11:10-24中连续8次排山倒海的这句话:“并且生儿养女”。这一切记载似乎只是为了铺垫亚伯兰夫妇的悲剧——事件到了创世纪11:30,突然有一条噩耗再度震惊两河流域:“30撒莱不生育,没有孩子”。他拉丧子,而亚伯兰连子都没有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亚伯兰这个名字竟然是“父”的意思。撒莱不育显示,这个家庭不再有未来。撒莱不育似乎显示,上帝失去了赐给这样的人类毫无意义生儿养女的兴趣;若人类只生罪人和妖孽,此生何益。


2、邪教家庭


律法书不断提醒以色列人:你们蒙拣选绝对不是因为你们的义,而是因为神的爱。亚伯拉罕及其父家首先都是罪人。他拉是一夫多妻者,这一点可以参考创世纪20:12,“况且她也实在是我的妹子。她与我是同父异母,后来作了我的妻子”。这一节经文也可以解释创世纪11:26,“他拉活到七十岁,生了亚伯兰,拿鹤,哈兰”——这不奇怪,因为这三位兄弟虽然同一年出生,但却出于不同的母亲。更有传统说他拉崇拜异教,而且以制造异教偶像为业。

说亚伯兰一家是异教徒这当然是有圣经根据的。约书亚记24:2,“约书亚对众民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古时你们的列祖,就是亚伯拉罕和拿鹤的父亲他拉,住在大河那边事奉别神”;约书亚记24:14,“现在你们要敬畏耶和华,诚心实意地事奉他,将你们列祖在大河那边和在埃及所事奉的神除掉,去事奉耶和华。15若是你们以事奉耶和华为不好,今日就可以选择所要事奉的,是你们列祖在大河那边所事奉的神呢?是你们所住这地的亚摩利人的神呢?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请注意,不仅是他拉侍奉别神,就是亚伯兰和他拉以上的那些祖宗(闪的家谱)都基本上是邪教徒。

这段经文中有8个人名,而这些名字同样清晰地显示了这个家庭深陷于两河流域以及吾珥的异教迷信之中。


首先,对名利的追求从闪到哈兰和拿鹤一代愈演愈烈。非常可能,他拉用夭折的儿子哈兰命名了那座城市;而那座城市后来又改名拿鹤的城。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如今叫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彼得堡、旧金山、路德宗、马主义等。名教可上溯到该隐的传统:“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创世纪4:17)。人对自己儿子之名的爱惜,远远超过对上帝儿子之名的信仰。其次,这8个名字都深具吾珥邪教的特色:他拉,תֶּרַח,station,delay(民数记33:27-28);这个名字也可能与月神有关。亚伯兰,אַבְרָם,exalted father:“耀祖扬宗”。哈兰,הָרָן,mountaineer或sanctuary;“仙山圣所”。撒莱, שָׂרַי,princess;月神之妻。密迦,מִלְכָּה,queen(王后,女王);亦迦,יִסְכָּה,one who looks forth(女先知);罗得,לוֹט,covering(以赛亚书书25:7,注意“山上”与“遮盖”的关系)。“哈兰死在他的本地”,מוֹלֶדֶת就是创世记12:1中的“本族”。迦勒底:כַּשְׂדִּימָה,clod-breakers,毁坏泥土的人;吾珥,אוּר,U,flame,light of fire。哈兰也算死在火中。


总而言之,他拉一家是月神崇拜者,而月神(Sîn or Nanna)崇拜应该是所有异教的渊源,基本信仰是智慧(希腊)、丰产(中国)和轮回(印度)。世界有两大文明渊源:埃及与示拿。前者的主要神祗是太阳(拉,瑞;Ra,权力),后者的主要神祗是月亮(命运)。但这是圣经的观点:“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创世纪1:16;另参创世记37:9;申命记17:3,33:14;约书亚记10:12;诗篇121:6;以赛亚书24:23;以西结书32:7;马可福音13:24;使徒行传2:20;启示录12:1)。


3、所谓难题


吾珥和哈兰位于两河流域文明的南北两端,换言之,亚伯兰的“重生”几乎半途而废:在两河流域的尽头哈兰停滞不前,月是故乡明。从而使“离开本地,本族,父家”都中途折断。亚伯兰需要上帝继续呼喊他前行。因此也不排除一种可能,创世纪12:1是上帝对亚伯拉罕的又一次呼召,正如基督不断重复呼召那些重操旧业的渔夫。


一直以来,有好事者或所谓圣经批判、圣经考据之人不断用他们的半吊子知识折磨和搅扰我们,在他们所发现的“圣经难题”中,有一例是指向创世记11-12章的:


创世记11:26他拉活到七十岁,生了亚伯兰,拿鹤,哈兰。

创世记11:32他拉共活了二百零五岁,就死在哈兰。

创世记12:4亚伯兰就照着耶和华的吩咐去了。罗得也和他同去。亚伯兰出哈兰的时候,年七十五岁。

小学数学题:亚伯兰出哈兰的时候,他拉应该是70+75=145岁。但他拉死的时候205岁,也就是说,亚伯兰离开哈兰的时候,他父亲他拉还活着,而且又活了60年。然后问题出来了:

使徒行传7:4,“他就离开迦勒底人之地住在哈兰。他父亲死了以后,神使他从那里搬到你们现在所住之地”。


撒玛利亚五经(Samaritan Pentateuch)记载的是他拉共活了145岁。但我不愿意接受这个解决方案。甚至有人结论说,司提反是撒玛利亚人,他遵循了撒玛利亚的传统——但结论仍然是圣经可能不准确。灵恩派中有人解释:在灵里他拉虽生犹死,并说这是司提反的意思。此说不足为训。


我个人仍然相信马索拉圣经和教会的大公传统。使徒行传7:4中“他父亲死了以后”一句可能翻译有误:μετὰ τὸ ἀποθανεῖν τὸν πατέρα αὐτοῦ,when his father was dead。KJV翻译的的不是“在他父亲死了以后”,而是“在他父亲死的时候”。介词μετά的含义可以是with, after, behind。这个介词在新约中常翻作“与……同在”(马太福音1:23,2:3,2:11,4:21,5:25,5:41,8:11,9:11,9:15,12:3等)。这个字在新约中出现了473次,345次翻作with,4次翻作against。


换句话说,正是在他拉走向死亡的岁月里,亚伯兰被上帝呼召离开了哈兰。


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拉已经死了,离开父家的呼召就毫无意义了。亚伯兰离开的时候,他父亲一定还活着。亚伯兰为信仰的缘故离开父家,这是有足够的圣经根据的。创世纪2:24,“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马太福音8:21,“又有一个门徒对耶稣说,主阿,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22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吧”。这是神的意思:任凭拿鹤去埋葬他拉吧。


4、拿鹤的城


拿鹤祖孙同名。这不仅显示他拉对父亲的文化继承,也显示他拉对儿子的盼望。经文本身似乎显示他拉的儿子拿鹤起初并没有跟随父亲前往哈兰,但后来好像又到了那里,并将哈兰更名为拿鹤。圣经还告诉我们,密迦给拿鹤生了八个儿子,拿鹤的妾流玛则给他生了四个儿子;拿鹤总共有十二个儿子(创世纪11:27,29;22:20-24)。起初拿鹤一家没有跟着他拉出走吾珥,很有可能忙着生殖。但是,拿鹤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拿鹤的儿子彼土利生了拉班和利百加,因此拿鹤是利百加的祖父,也是利亚和拉结的曾祖(创世纪24:15,24,47;29:5,16;历代志上1:34)。


这是令人感动的救恩故事。一个因为自己的罪而半途而废的家族,神仍然怜悯他们。上帝一直在哈兰等着他们启程。多年之后,神又不断差遣以利以谢和雅各来拿鹤的城,为要找回那里失丧的儿女(创世纪11:31,32;12:4;27:43;24:10,15,24,47;29:4;31:53)。亚伯兰离开父家与摩西带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这是出吾珥记与出埃及记的对照。这都是神的爱,为要将永生在基督里赐给众人。


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摩太前书2:4);“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3:9)。


在他拉和拿鹤一家因为自己的软弱长期滞留在哈兰和拿鹤的时候,上帝在祂自己不变的圣约仍然在呼唤他们,并藉着一次又一次的婚礼,呼喊整个大城的居民。这的的确确是伟大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将贯穿创世纪和整卷圣经的始终。基督的未婚妻沦陷哈兰,等候拯救和迎娶。


亚伯拉罕离开父亲进入应许之地,也可以预表基督告别天父道成肉身。这场婚宴或拯救新娘的事件,决胜在十字架上。“25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26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27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以弗所书5:25-27)。


阿门。


49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