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中)第七课2】掳掠




11四王就把所多玛和蛾摩拉所有的财物,并一切的粮食都掳掠去了。
12又把亚伯兰的侄儿罗得和罗得的财物掳掠去了。当时罗得正住在所多玛。

世界战争不仅争权夺利,而且掳掠上帝的儿女。借此我们可以看见11-12分别指向这两个战争事实:11节针对的是唯物主义的罪恶;12节针对的是政治的罪恶。


1、钱粮(11)


11四王就把所多玛和蛾摩拉所有的财物,并一切的粮食都掳掠去了。


众王之战始于权斗(奴役与背叛),终于掳掠(财物与粮食)。所谓财物:רְכוּשׁ,property, goods, possessions。这个字常常指动产,正如创世纪13:5所记:“与亚伯兰同行的罗得也有牛群,羊群,帐棚”。这个字出现在创世纪12:5和创世纪13:6——那些被夺走的财物不仅来路不正,而且是纷争的根源。这个字在创世纪14章中出现了4次(11,12,,16,21)。


神允许了这场浩劫,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提摩太前书6:10,“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以弗所书5:5,“因为你们确实的知道,无论是淫乱的,是污秽的,是有贪心的,在基督和神的国里,都是无分的。有贪心的,就与拜偶像的一样”;歌罗西书3:5,“所以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就如淫乱,污秽,邪情,恶欲,和贪婪,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


埃及送给亚伯兰和罗得的不仅是夏甲,还有财物和粮食的试探。粮食(אֹכֶל)这个字作为名词这是第一次出现,但作为动词(אָכַל),首先关涉人类始祖的犯罪,在创世纪14:11之前,这个动词出现了23次(创世纪2:16-17;3:1-3,5-6,11-14,17-19,22,6:21,9:4)。粮食不仅仅指向吃粮,也指向吃人。四王征服五王,一定有“可吃”的理由或意识形态,那就是吃人的道理。粮食危机所引起的人相食的政治罪恶,只能在圣餐中得到终极解决。


蛇正是藉着“好作食物”拆毁了亚当和夏娃,如今世界的王又藉着食物拆毁了亚伯兰和罗得。财物和粮食也引诱罗得沉陷到所多玛。正如经上所记:“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提摩太后书4:10)。


但这钱粮两大理想顷刻间灰飞烟灭了,正如经上所记:“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又如经上所记:“19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20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21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


当财物和粮食上升为宗教信仰,一方面一定有贼来偷,众王即贼;另一方面,你必然成为世界之囚,是为心囚。而财物和粮食是一切战争的原因,引发无数革命、改革、秩序和反腐。


当把一切粮食都夺走之后,从示拿那里入侵的列强表明了那个“属灵目的”:即使没有找到杀掉亚伯兰,也不给他留下一粒粮食。三光政策受害的不仅是外邦人,更是为了消灭教会;或者,试探教会进入食物战争,彼此消灭,同归于尽。


2、罗得(12)


12又把亚伯兰的侄儿罗得和罗得的财物掳掠去了。当时罗得正住在所多玛。


“财物”和“掳掠”两个词在11和12中平行出现。但这里强调了两个事实。


第一、罗得是亚伯兰的侄儿。בֶּן־אֲחִי אַבְרָם,Abram’s brother’s son。这可能也暗示我们两个事实。一方面,他拉侍奉偶像的罪可能祸及第三代(出埃及记20:5,民数记14:18);另一方面,凡和上帝选民有关联的亲友,都可能被世界仇恨。掳掠罗得也是因为没有找到亚伯兰之后采取的报复措施。


列强本以为亚伯兰一定住在滋润的约旦河谷,正如东方的博士自以为耶稣必然降生在耶路撒冷,而非在伯利恒。但是当他们没有在约旦河全平原找到亚伯兰之后,就掳掠了罗得。他们没有杀掉罗得一家,可能主要不是因为想让他们作战俘和奴隶,更是为了作人质,诱捕亚伯兰。如果这个分析是对的,亚伯兰抢救罗得更是舍命相救,是面对孙子兵法大道直行的壮行义举。


第二、罗得的财物;当时罗得正住在所多玛;这表明罗得被掳掠责任在他自己贪财。如果你要平安,就离首善之区远一点——首善之区就是首恶之区。除非你去那里是为了传福音,而不是为了名利,先作三姓家奴,后从奴隶到将军。大都或巴比伦、所多玛是所有名利之徒的战场,更是墓地。


————————————


50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