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中)第七课3】追赶



追赶

(13-14)

13有一个逃出来的人告诉希伯来人亚伯兰。亚伯兰正住在亚摩利人幔利的橡树那里。幔利和以实各并亚乃都是弟兄,曾与亚伯兰联盟。

14亚伯兰听见他侄儿(原文作弟兄)被掳去,就率领他家里生养的精练壮丁三百一十八人,直追到但,

亚伯兰帅军去抢救罗得。这首先需要建立一支军队或精兵。耶和华的军队有两个组建原则,第一是寻找同盟;第二是用自己人作精兵。


1、联盟(13)


13有一个逃出来的人告诉希伯来人亚伯兰。亚伯兰正住在亚摩利人幔利的橡树那里。幔利和以实各并亚乃都是弟兄,曾与亚伯兰联盟。


这个“逃出来的人”,背景就是“其余的人都往山上逃跑”(10)。名词פָּלִיט翻作逃出来的人,也可以指寻求避难所和高台的人:refugee, fugitive, escaped one。在世界危机中,他逃向基督。他就是我们。他也是信使。不过我很难判断他的告诉(נָגַד,创世纪3:11,9:22,12:18)和报信的动机是什么。应该是作义人,通知亚伯兰去营救。但也可能是作恶人,要藉着分享这个新闻讨好亚伯兰,分享亚伯兰的幸灾乐祸。这在圣经上也有旁证(撒母耳记下1:1-16)。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他与亚伯兰之间的对话,因此我们的分析也只能到这里为止。


这里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信息,就是圣经第一次提到“希伯来人”:עִבְרִי,the Hebrew;Hebrew,one from beyond。一方面,希伯来人是寄居在迦南地而得名的,是迦南人对亚伯兰的称呼(另参创世纪39:14,41:12)。另一方面,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大河那边的人,亚伯兰其实是列强的“同胞”:列强是为追杀他而来。另外,这个希伯来人亚伯兰却和当地人建立了某种同盟的关系。你们是世上的盐,使人和睦(撒迦利亚8:16;马太福音5:9;马可福音9:50;罗马书12:18)。实际上这是创世纪14章中第三类联盟。第一是四王联盟,第二是五王联盟。这两者都是军事同盟。但亚伯兰和3个亚摩利人的联盟应该不仅仅是军事同盟,而是非战同盟:互不侵犯,彼此和睦;也同仇敌忾。可以称之为四人联盟。


“亚摩利人幔利的橡树”应该翻作亚摩利人幔利的平原:the plain of Mamre the Amorite(KJV)。亚摩利人(אֱמֹרִי)已经出现在创世纪14:7。这里提到亚摩利人的三兄弟,或许刘关张。第一位是幔利,מַמְרֵא的意思是力量,已经出现在创世纪13:18.;起初人名常常就是地名。幔利应该是一家之主。其次是以实各,אֲחִי אֶשְׁכֹּל,brother of Eshcol。אֶשְׁכֹּל,Eshcol,cluster,群簇,“人多力量大”;或者bounch of grapes,葡萄枝。以实各也是希伯伦的一个山谷,盛产葡萄(民数记13:23-24)。第三位是亚乃,וַאֲחִי עָנֵר,and brother of Aner。עָנֵר,Aner,boy?后来是利未人的一座城(历代志上6:70)。也有学者认为是他纳(תַּעְנָךְ,Taanach or Tanac,sandy;约书亚记12:21,21:25等)。也可以这样“灵意”解释:这些外邦人连接到基督身上,才会有力量、生命并且像沙一样遍及地面。


“曾与亚伯兰联盟”这句话可能需要仔细翻译:וְהֵם בַּעֲלֵי בְרִית־אַבְרָֽם,and these were confederate with Abram。这里表示“联盟”的词组与前面四王五王的联盟都不同。首先是名词בַּעַל,在这里是复数(בַּעֲלֵי);这个名词的基本含义是:owner, husband, lord;主,首领,已婚男人,能作战的男人(创世纪20:3,37:19,49:23)。因此,这三位弟兄应该是三个地方或三个部族的领袖。其次是名词בְּרִית,这是圣经中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就是“约”,covenant, alliance, pledge(创世纪6:18等)。亚伯兰建立了一个“协约国”(另参创世纪21:22-34,23)。一方面与邻舍追求和平,另一方面,保持临战状态。这三个人的名词出现创世纪14:24,“只有仆人所吃的,并与我同行的亚乃,以实各,幔利所应得的分,可以任凭他们拿去”。显然,他们按着盟约与亚伯兰并肩作战。


2、出击(14)


14亚伯兰听见他侄儿(原文作弟兄)被掳去,就率领他家里生养的精练壮丁三百一十八人,直追到但,


这里没有提到阮氏三雄是否参战,只是聚焦亚伯兰的反应和他自己的军队。显而易见,亚伯兰的精兵是这场战争的中坚力量,是胜利的保障。我们首先感慨亚伯兰的反应。教会中弟兄关系的第一个方面是忍让软弱,亚伯兰做到了(创世纪13);现在我们看教会中弟兄关系的第二个方面:急危救难。由于人的罪性,罗得牧人的纷争和离开伤害了亚伯兰,这会试探很多受伤者在那不义之人倒霉的时候兴灾乐祸,落井下石,吃人自义。甚至用“上帝的公义和管教”表达自己的怨恨。但亚伯兰似乎什么话也没有说,马上出兵相救。这说明亚伯兰已经原谅了罗得,而且一直爱着罗得。这是基督里的爱(哥林多前书13:4-8)。当然这也不是滥爱,亚伯兰舍身抢救的是他侄儿罗得,而不是普天下众生和所有所多玛那些当灭之人。教会不要滥爱。


正因为如此,这里对亚伯兰和罗得之间的关系有一个新的定义,不再称侄儿或他哥哥的儿子,而是称罗得是亚伯兰的弟兄(אָחִיו,his brother)。这是强调两个人在基督里的弟兄关系。亚伯兰是在基督里爱罗得,是在基督里必须爱罗得。叫一声弟兄,劫波散尽,海阔天空。这一点可以参考使徒行传10:15,“第二次有声音向他说,神所洁净的,你不可当作俗物”;马太福音18:35,“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路加福音22:32,“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被掳”在这里用了一个新的概念:שָׁבָה,to take captive(创世纪31:26,34:29)。这个字让我们想起巴比伦之囚。一方面,这个动词是被动语态,罗得不是主动陷入敌营的,而是强力所迫;另一方面,如果不拯救,他不能回头。


亚伯兰应该是听闻消息之后立即展开了军事行动。这也表明,他一直在备战。“率领”,רִיק,to make empty, empty out(创世纪42:35)。因此这个动词是指倾巢而动,毫无保留地出击。这是真爱,这是大爱(约翰福音15:13)。“生养的”,יָלִיד,born,“家里生养的”,这显示亚伯兰对仆人的爱:收留并且建造。很有可能,这些人是大饥荒和埃及之行中得到和收养的饥民、奴仆及其后代。这个词组也出现在创世纪17:12-13,23,27;利未记22:11,耶利米书2:14。这些经文显示,“家里生的”人也是家庭的一部分,而且是最可靠的人。“精练壮丁”,חָנִיךְ,trained, instructed, trained servant, tried, experienced;精心训练和装备过的战士。这个形容词在圣经中只出现这一次;动词חָנַךְ则出现了5次,基本含义是to train, dedicate, inaugurate。我们可以这样说,若非真理装备和献上,你不可能为主争战(申命记20:5,列王记上8:63;历代志下7:5;箴言22:6)。


根据一些古代文献,三百一十八可以标明这是一个正规的、有战斗力的军队(另参士师记7:6)。当然亚伯兰能养育这样大多的战士,也说明他已经非常富有和强大了。另外,按希伯来人的“数学”,大马色人以利以谢的名字就是318(创世纪15:2)。这可能是巧合。追赶(רָדַף)一词在14和15都出现了,而追赶的地点“但”和“何把”,可以统一解释。



————————————


34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