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中)第五课2】归回圣坛

Updated: Sep 23, 2023



归回圣坛

(1-5)


1亚伯兰带着他的妻子与罗得,并一切所有的,都从埃及上南地去。2亚伯兰的金,银,牲畜极多。
3他从南地渐渐往伯特利去,到了伯特利和艾的中间,就是从前支搭帐棚的地方,4也是他起先筑坛的地方,他又在那里求告耶和华的名。
5与亚伯兰同行的罗得也有牛群,羊群,帐棚。

这段经文可以交叉结构。1-2是亚伯兰与罗得的归来,他们都从埃及淘到了第一桶金,但这“成功神学”的“祝福”埋下了分争的隐患。事实上“掳掠埃及人”真正的祝福,不是要我们像埃及人那样生活,而是看见埃及人遭遇的惩罚,应该在灵魂中出埃及;另一方面,要靠着祝福崇拜上帝。但罗得和亚伯兰对掳掠埃及人的祝福反应不同。中间3-4是亚伯兰出埃及之后的生活,而罗得只是侍奉从埃及得来的“牛群,羊群,帐棚”。


1、归来(1-2)


1亚伯兰带着他的妻子与罗得,并一切所有的,都从埃及上南地去。2亚伯兰的金,银,牲畜极多。


亚伯兰是带着“他的妻子与罗得”一起离开哈兰,一起离开迦南,一起离开埃及。这一幕不断让我们看见“领袖”的意义和责任。你的会众很有可能和你一起复兴,也可能一起堕落。动词עָלָה(上到)与12:10中的יָרַד(下到)形成对比。无论亚伯兰过去如何软弱,现在他回头了,返回应许之地。具体说,起初亚伯兰从南地下埃及,现在是从埃及上南地。值得强调的是,1节中并没有“带着”(לָקַח,12:5)这个动词,也许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次从埃及出来,不是亚伯兰带着撒莱和罗得出来的,而是被法老一起驱逐出来的。或者说,是神的手将他们一起带了出来。另外,在原文中并不是这个顺序:“他的妻子与罗得,并一切所有的”;而是:“他,和他的妻子,并一切他所有的,以及和他在一起的罗得”。הוּא וְאִשְׁתֹּו וְכָל־אֲשֶׁר־לֹו וְלֹוט עִמֹּ,这里有4个并列的主体;而除了亚伯兰其他三项都强调是“他的”。这是赋予了亚伯兰牧者的责任,你要用他们在神面前交账。


请注意1节中的3类人与2节中的3种财物之间的平行关系。圣灵在谈论人的时候,反复强调这是属于他的;而在谈论牲畜、金银的时候,则没有说这是属于他的。


第2节强调亚伯兰拥有了很多牲畜和金银。在原文中,牲畜(מִקְנֶה,4:20)在银(כֶּסֶף,silver, money)、金(זָהָב,2:11-12)之前。וְאַבְרָם כָּבֵד מְאֹד בַּמִּקְנֶה בַּכֶּסֶף וּבַזָּהָֽב,and Abram was very rich in cattle, in silver, and in gold。表示“极多”的这个形容词מְאֹד,也出现在12:14与13:13。另外有一个动词几乎没有中译出来,就是KJV翻作rich的כָּבַד,这个动词的含义很丰富,可以同时拥有正面和反面的含义:to be heavy, be weighty, be grievous, be hard, be rich, be honourable, be glorious, be burdensome, be honoured。也许正因为如此,创世纪18:20是这样使用这个动词的:“耶和华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亚伯兰有钱了,而且因此被人尊重;但同时这也成了他的试探、重担和功课。介词בַּ在这里重复两次:亚伯兰在牲畜方面,在银和金方面富裕了,丰富了。但这是否一定意味着亚伯兰在灵魂上,在信仰上,在真理上也富足了呢?不一定,让我们要继续观察。


2、崇拜(3-4)


3他从南地渐渐往伯特利去,到了伯特利和艾的中间,就是从前支搭帐棚的地方,4也是他起先筑坛的地方,他又在那里求告耶和华的名。


亚伯兰从南地返回伯特利,就是他曾经建坛的地方。因此更准确地是,亚伯兰从世界返回了教会。一路上亚伯兰仍然搭建帐棚,这一点可以通过词组וַיֵּלֶךְ לְמַסָּעָיו来了解。名词מַסָּע指不断拔营启寨的旅程。亚伯兰衣锦还乡并没有融入迦南当地社会,仍然过着寄居的生活,并直奔圣坛,并在那里崇拜神。这是神的旨意,有钱以后去侍奉神。而唯有这一条正路,否则,钱财一定成为祸患。相对来说,西方比东方更明白“慈善事业”与道德水平无关,乃是一种属天的智慧。


3、罗得(5)


5与亚伯兰同行的罗得也有牛群,羊群,帐棚。


罗得也和亚伯兰一同下了埃及又一起回来。וְגַם强调罗得与亚伯兰一直在一起的事实。遗憾的是,这个同在很快就会破裂。而根据这短短一节经文,我们可以注意两个事实。


第一、罗得在埃及同样一言不发,圣经没有记载他在埃及的任何言行。从12:5到13:1关于罗得的记载一片空白。我们或许可以这样理解:他在埃及的表现乏善可称。这是很多人的人生:你这一生在上帝面前一无所有,毫无意义,不值一提。圣灵甚至提到埃及的牛羊,也不愿意提到埃及的罗得。也许很多罗得自以为很了不起,很成功,很有钱,很有名;但是对不起,主说:“他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约翰福音14:30)。


第二、这里只记载了罗得很有钱,但到此为止。5与1-4关于亚伯兰的记事形成强烈对比。罗得虽然也得了很多财富,却没有建坛侍奉上帝。动词“有”(הָיָה,to be)并没有出现在第2节,这个动词可能是为了强调罗得和畜群以及帐棚的关系。希伯来文中,הָיָה与耶和华的名相近。因此我们或许可以说,对罗得来说,钱财成了上帝。至少,罗得以钱财为是——只有钱是是,只有钱是真的。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罗得所拥有而且一路携带的辎重中,有“很多帐棚”(אֹהֶל)。我们知道罗得只有两个女儿,他却贪求很多很多“豪宅”。这是土豪中国的现实,完全不能理解这些人要那么多房产干什么。罗得可能甚至不放心货币,只在乎实物。当人有钱了,就可能陷入新的罪中,贪财是万恶之根,就是拜偶像。一方面会变得更骄傲、狭窄和心事重重;另一方面更容易彼此争战。因此上帝特别恩待的人,总是赐给他们朴素平常的生活。可以对比罗得和亚伯兰“富起来”之后的不同生活:亚伯兰有钱之后去侍奉神,而罗得有钱之后不知道去干什么,财富本身就成了生活,就成了生活的目的和意义。而罗得恰恰充分生动地代表了富强起来的中国人:有钱以后不知道应该干什么,甚至只能作恶。今天很多中国人罗得了,但除了购买奢侈品和表现爱国贼,除了更加不信神和更加像魔鬼的儿子、除了饭饱思淫欲以外,富裕对罪人毫无属灵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更有罪,更丑恶、更自私、更嚣张,更去败坏自己、自己的儿女以及整个世界。魔鬼会大大使用有钱的灾民,因为你现在比无产阶级的时候,更有能力和意愿淫乱他人,践踏生命,毁灭自我。


我们这样说罗得是否公平呢,你们来看。


————————————


2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