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中)第六课2】四王攻打五王



创14
1当暗拉非作示拿王,亚略作以拉撒王,基大老玛作以拦王,提达作戈印王的时候,
2他们都攻打所多玛王比拉,蛾摩拉王比沙,押玛王示纳,洗扁王善以别,和比拉王。比拉就是琐珥。
3这五王都在西订谷会合。西订谷就是盐海。
4他们已经事奉基大老玛十二年,到十三年就背叛了。

四王攻打五王

(1-4)


包括我们推荐的一些参考书在内,很多圣经学者愿意浪费时间与“高等批判”争辩,创世纪14章是否是真实的历史事件,以及这段经文是否是后来编辑进去的。我从来将“19世纪的神学以及神学院”看为粪土。我们作正经事业。


1-4节分别介绍了交战双方、主要战场以及这场战争的根源。值得强调的是,这场战争打击的对象主要是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方面,罗得所拣选的地方现在成了战场;另一方面,战争打击也是对所多玛蛾摩拉以及定居在那里的罗得的警告。


而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正是藉着这场打击,以及亚伯兰的救援,罗得返回所多玛之后成了“义人”。学习这段经文需要借助于相关地图,找出1-11节这提及的17个地名。另外还有8个人名(比拉王匿名),6个族名;共有34个专有名词。圣经所记的都是真实发生的历史事件。


1、战犯(1)


1当暗拉非作示拿王,亚略作以拉撒王,基大老玛作以拦王,提达作戈印王的时候,


四王在两河流域,算是“日出之地的众王”(启示录16:12)。罗得向东迁移,坠入战火。五王在应许之地。这场战争实际上是亚伯拉罕启程的地方对亚伯拉罕寄居的地方的战争。这样的看见让我们思想世界之王对选民的追赶,如同后来法老追赶以色列人。


同时我们也看见,应许之地常常是大国和列国争战的杀场,上帝拣选那里作为圣地,的的确确出于祂至高的旨意。应许之地不是世外桃源,而是炼金的熔炉,陶匠的作坊。上帝的儿女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要活出基督的形象来,并只有在这样的地方,神的形象才能彰显。我们是世界的光。如果没有黑暗和罪恶中的见证,作光作盐毫无意义。基督徒要在黑暗中坚持照耀,基督徒不会被罪恶所改变和淫乱。我们是在战乱中作神的儿女。


第1节首先强调这场大战发生的时间:וַיְהִי בִּימֵי,And it came to pass in the days。是在这样的“转型时期”,两河流域的四王兴兵进攻迦南地或死海区域的五王。


第一位王是:暗拉非作示拿王,אַמְרָפֶל מֶֽלֶךְ־שִׁנְעָר,Amraphel king of Shinar。示拿王排在第一位不是因为他是“同盟国”的首席,可能主要是因为这个示拿就是创世纪10:10和11:1中的示拿(שִׁנְעָר)。后等同于巴比伦或和迦勒底。示拿国民是含或宁录的后裔,而迦南诸族也是含的后裔。因此,这场战争是真正的内战。


王(מֶלֶךְ)这个概念第一次出现在圣经中,并在14;1-11中出现了21次;让我们看见世界的王都是战犯。不仅如此,迦南诸族所崇拜的假神玛勒堪、米勒公、摩洛,就是这个字的变体——帝王崇拜,王权崇拜、权力崇拜、夺权战争,是异教世界的政治原则。政治上升为宗教(参考撒母耳记下12:30等)。


暗拉非(אַמְרָפֶל,Amraphel)的意思可能是sayer of darkness;fall of the sayer,the mouth of God has spoken。大致可以这样理解:关于社会黑暗的意识形态;或者汤武革命替天行道。这是中东地区的牧野之战。有传统认为暗拉非就是汉莫拉比(Hammurabi,c2100 BC)。但这种说法有时间上的难度。值得一提的是,汉谟拉比法典最重要的原则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尽自身所有身家以恩报恩——这的确是黑暗年代人的生存智慧和道德伦理。


亚略作以拉撒王,אַרְיֹוךְ מֶלֶךְ אֶלָּסָר。亚略(אַרְיוֹךְ,Arioch)的意思可能指lion-like,像狮子一样,“狮王”,“战神”。这个名字也出现在但以理书中,是“王的护卫长”,“就是王所派灭绝巴比伦哲士的”(2:14-15,24-25)。以拉撒(אֶלָּסָר,God is chastener)应该在吾珥向东50公里处(也有人认为以拉撒靠近哈兰,或者在小亚细亚东部靠近黑海)。


基大老玛作以拦王,כְּדָרְלָעֹמֶר מֶלֶךְ עֵילָם。根据下文,基大老玛应该是联军的领袖。כְּדָרְלָעֹמֶר,Chedorlaomer,handful of sheaves,众多禾捆;unsparing son,仁慈或残忍之子。以拦(עֵילָם,Elam,eternity),应该就是后来的伊朗或波斯(但以理书8:2)。以拦本是闪的儿子(创世纪10:22),但很难确证以拦这个地方的居民也一定是闪的后裔。


提达作戈印王,תִדְעָל מֶלֶךְ גֹּויִֽם,Tidal king of nations。戈印(גּוֹי,nation, people)原意就是国家、民族;但在这里是否是专有名词(Goyim)仍有争议。戈印王的意思是列国之王。提达,תִּדְעָל,great son,或fear;天子,或者恐怖分子。目前仍然不能确定戈印的具体地址。很多人认为提达及其国族是赫梯人(Hittite)。这是很可能的一个选项。不过第四位王未必是具体指那个地方的王,提达可能是多个蛮族部落联盟的首领。而按着前三位王从西向东的排序,戈印很有可能指向伊朗以东的地区。四王组成的是联军,我们不是很清楚这个联盟是如何形成的,是通过撒钱还是通过联姻,但无论如何,黑暗之子非常容易在利益上迅速完成集结。亚伯兰和罗得暂时不能团结,但是四王却可以“用鲜血凝固成伟大的友谊几十年常青”。他们来了,漫天尘土,战马嘶鸣。


2、战犯(2)


2他们都攻打所多玛王比拉,蛾摩拉王比沙,押玛王示纳,洗扁王善以别,和比拉王。比拉就是琐珥。


战争爆发了。攻打在原文中是一个很重要的词组:עָשׂוּ מִלְחָמָה,they made war,他们制造了战争。他们就是上文的四王,战争是由他们首先打响的。四王愿意先动手,主要的原因他们觉得自己更为强大。这符合修昔底德定律。动词עָשָׂה本来是指神创造宇宙万物和生命的行动,但罪人只是制造杀戮和死亡。世界上本来没有战争,是人自己从无到有创造出来的。名词מִלְחָמָה的基本含义就是battle, war,在旧约中出现了319次;而其动词לָחַם(to fight, do battle, make war)则出现了177次。לָחַם应该指这样的行动:利用权柄制造分裂和流血事件。需要说明的是,五城具体位置到底在死海南端还是北端或东侧仍有争议。


现在我们来看交战另外一方。所多玛和蛾摩拉我们已经认识了。不过这里进一步告诉我们此时所多玛的国王和蛾摩拉的国王是谁。


比拉,בֶּרַע,son of evil(或 to conquer, hateful)。邪恶之子,王二狗,我是流氓我怕谁,人类有史以来的历史就应该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国家就是统治工具。这个名字在圣经中只出现一次,众王们以后不好意思用了。


比沙,בִּרְשַׁע,son of iniquity(或 Sin is his father,the son is mighty,hating the father),月神之子,罪恶之子。比沙和比拉就成了朋友,建立了伟大的友谊,或邪恶轴心。这货在圣经这也只出现一次。


押玛王示纳,שִׁנְאָב מֶלֶךְ אַדְמָה,Shinab king of Admah。押玛(אַדְמָה)与亚当是一个字,意思都是红土。押玛应该也在死海平原上,与所多玛蛾摩拉是姐妹城。


示纳,שִׁנְאָב,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解释这个名字。首先,它可能是由שָׁנָא 和 אָב组成的,就是革命之父,改革之父。其次,这个字很有可能是对示拿(שִׁנְעָר)的怀念,如同纽约之于约克。罪人被从示拿平原驱逐出来,但示纳仍然是爱国华人。


洗扁王善以别,שֶׁמְאֵבֶר מֶלֶךְ צביים。洗扁在同一个地区,צְבָאִים的基本含义是万美集于一身,共荣、正确、伟大、崛起、和谐……善以别,שֶׁמְאֵבֶר,שֵׁם and אֵבֶר,意思应该是名扬高远。也有这样的含义:烦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比拉王的名字没有提。比拉(בֶּלַע)的意思是吞噬、毁灭。后来有人用比拉作名(创世纪36:32,46:21等)。


这段经文前后呼应强调“比拉就是琐珥”(2,8),罗得在那里(13:10),而且将来要逃到那里(19:22)。其他4座王城出现在创世纪10:19-20:“19迦南的境界是从西顿向基拉耳的路上,直到迦萨,又向所多玛,蛾摩拉,押玛,洗扁的路上,直到拉沙。20这就是含的后裔,各随他们的宗族,方言,所住的地土,邦国”。另参申命记29:23,“又看见遍地有硫磺,有盐卤,有火迹,没有耕种,没有出产,连草都不生长,好像耶和华在忿怒中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押玛,洗扁一样”(另参何西阿书11:8)。总而言之,五王之城乃是在神面前乃是当灭之物。


3、战场(3)


3这五王都在西订谷会合。西订谷就是盐海。


五王首先需要面对盟国入侵形成轴心联合。כָּל־אֵלֶּה חָֽבְרוּ,All these were joined together;所有上述这些王都形成了联合,形成了统一战线。动词חָבַר的基本含义是to unite, join, bind together, be joined, be coupled, be in league, heap up, have fellowship with, be compact, be a charmer……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动词也有行巫术、与偶像联合的含义(申命记18:11;诗篇58:5;何西阿书4:17)。或许他们也义和团了,以为神功护体。巫术或偶像崇拜或宗教淫乱成了轴心国联合的精神基础。


其次,虽然五王完全不拥有军事上的优势,但也算地利人和。他们选择在西订谷会合,一方面熟悉地形,一方面以逸待劳。联合与地利似乎可以决定了他们的胜利;或许他们计划诱敌深入,让仇敌陷落在后文他们自己陷落的石漆坑中。但是他们还是失败了,人算不如天算。“他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使狡诈人的计谋速速灭亡”(约伯记5:13,另参哥林多前书3:19)。


在西订谷,אֶל־עֵמֶק הַשִּׂדִּים,on the vale of Siddim。西订,שִׂדִּים,Siddim,field or plain。这个名字是שָׂדֶה(field,land)的复数形式,是生长庄稼、动物繁衍的土地(创世纪2:5,2:19-20,3:1等)。谷,עֵמֶק,valley, vale, lowland, open country。我不是很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地方迎战。不是抢占最高点,而是抢占最低点;而且是把农田变成了战场。如果不是中了邪,很难理解这种人民战争。


这里进一步告诉我们,“西订谷就是盐海”,הוּא יָם הַמֶּֽלַח,which is the salt sea。盐(מֶלַח)字也是在圣经中第一次出现。盐算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吗:“罗得的妻子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创世纪19:26)。海(יָם)就是创世纪1:10中的海。创世纪14章以后,西订谷的名字不再出现了,但盐海这个名字却一直在使用。不过这里的盐海是否就是今天的死海不能确定;很多学者相信这里的盐海在死海南端。


4、战端(4)


4他们已经事奉基大老玛十二年,到十三年就背叛了。


最后我们来看这场世界大战的导火线:“他们已经事奉基大老玛十二年,到十三年就背叛了”。首先,外邦人的人际关系是一种权力秩序,是建立在统治和被统治、奴役和被奴役,或侍奉和被侍奉的关系之上;同时,这种专制秩序随时可能被颠覆或背叛。换言之,专制及革命构成外邦历史的两个基本阶段。五王革命对世俗小学来说也算正义战争,是被压迫民族争取独立的战争,是第三世界反抗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解放战争。但爱国主义和民粹主义者从来不会这样思想:侵略战争也是迦南诸族自己罪恶赢得的惩罚;他们太邪恶了,包括国王登峰造极地对待自己的臣民,而若非外来战争不能改变和终止罪恶。


请注意这两个动词的对比。第一就是侍奉,עָבַד,也可以指奴役,作奴隶。我们要明白,一个奴颜媚骨侍奉列强的政权,一定更疯狂地镇压本国的人民。第二是背叛,מָרַד,to rebel, revolt, be rebellious,造反,革命,叛乱。这节经文也让我们看见以拦王基大老玛是四国联军的领袖,是那个世界头号军事强国。但是,强权永远是列国和人民革命的对象。另外请注意这段经文三个平行的表示时间的概念:12年、13年、14年。奴役秩序可以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一旦发生动荡,秩序顷刻间土崩瓦解。12年和平,1年叛乱,1年战火。




————————————


42 views0 comments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