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中)第六课3】四王杀伐七族


四王杀伐七族

(5-7)

5十四年,基大老玛和同盟的王都来在亚特律加宁,杀败了利乏音人,在哈麦杀败了苏西人,在沙微基列亭杀败了以米人,6在何利人的西珥山杀败了何利人,一直杀到靠近旷野的伊勒巴兰。
7他们回到安密巴,就是加低斯,杀败了亚玛力全地的人,以及住在哈洗逊他玛的亚摩利人。

请在地图上确认这里提及的7个地名:亚特律加宁、哈麦、沙微基列亭、西珥山、伊勒巴兰、安密巴(加低斯)和哈洗逊他玛。这些地方基本上位于约旦河东高原和死海之南的旷野地带;一些地方也是以色列人出埃及进入迦南的必经之地。


四王联军战线拉得很长,目的似乎是为了剿灭五王周围仍潜在盟友,但是只给五王敞开了西逃进入中央山地的道路。沿途四王依次打败了6个部族的人:利乏音人、苏西人、以米人、何利人、亚玛力人和亚摩利人。这6族的人并没有与四王为敌,但普遍的不信任、敌意和人对人的恐惧,必然导致战争扩大化,“躺着也中枪”。


权力战争一定波及周围的吃瓜群众,无人幸免。当然这些人也并非无辜——择恶邻而居,甚至同流合污,同样获罪。人对人在罪上承担这连带责任,人民与人民,人民与权力,互恶相生。我们大致上可以将这段经文分成南征(5-6)和北战(7)两部分,当然北战在这里只是记录了一半,在下面的经文中才完成,一直北上到大马士革(14:15)。


1、南征(5-6)

5十四年,基大老玛和同盟的王都来在亚特律加宁,杀败了利乏音人,在哈麦杀败了苏西人,在沙微基列亭杀败了以米人,6在何利人的西珥山杀败了何利人,一直杀到靠近旷野的伊勒巴兰。

五王第13年背叛,四王第14年镇压,雷厉风行。基大老玛率领盟军第一站到亚特律加宁,杀败了(נָכָה,灭绝式杀戮,创世纪4:15,8:21)利乏音人。亚特律加宁,עַשְׁתְּרוֹת קַרְנַיִם,Ashtoreth-karnaim,Ashtoreth of the two horns or peaks;双角或双峰的亚斯他录(女神)。也有人认为这个词组指加宁与亚特律相距不远的两城,均在巴珊地的中部,王者大道穿越其间。


亚斯他录是迦南主要邪神之一,是“丰产女神”。这个词组也可能指双乳的亚斯他录,她是这座城市的保护神。利乏音人是迦南的原始居民,רְפָאִים,giants, Rephaim。巨人,伟人(撒母耳记下21:16-22)。这个名字在圣经中出现了25次。


利乏音人是上帝要以色列人剿灭的“迦南七族”之一,也是大卫的主要仇敌。申命记2:20节说,他们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散送冥(זַמְזֻמִּים,plotters,阴谋诡计者)。利乏音人盘踞的亚特律加宁可以视为迦南地的战略门户。很有可能他们被击败之后,有一部分人移居到了利乏音谷,并与非利士人结成“反以同盟”。


盟军继续南下,势如破竹:“在哈麦杀败了苏西人”。哈麦,הַם,Ham,hot,或sunburnt。位置应该在约旦河,后来东亚扪人之地。这个名称在圣经中只出现了1次。不过这个名字与含(חָם)是一个字;哈麦可以视为联军进入迦南的第二道要塞。当然,联军进入应许之地与亚伯兰的目的截然不同,这是悲剧,也实在反讽。正如有人进入教会,只为掳掠和交易。苏西人在圣经也只出现了这1次;很有可能这一战彻底被灭绝了,为后来以色列人剪除了一个仇敌。


值得一提的是,世人总是诟病以色列人进入迦南的种族灭绝行动,但没有人攻击四王的先例。זוּזִים,Zuzim,roving creatures,流浪的受造者。字根זִיז的基本含义是moving creatures, moving things。也可能这是一个四处漂泊的游牧民族。


诗篇50:11、80:13用之指“野地的走兽”;而以赛亚书66:11则用之指“丰盛的荣耀”。不妨将之视为繁荣昌盛的畜类,富强的高等动物。“我是动物我怕谁”。如果说利乏音人代表邪教伟人,那么苏西人可以代表无神论强国。


第三场战役,“在沙微基列亭杀败了以米人”。שָׁוֵה קִרִיָתַיִם,Shaveh Kiriathaim ,plain of the double or two city。基列亭之平原,双城平原。位于死海以东的高原上,也是肥沃之地。联军攻陷此地很有可能也是为了建立补给基地。基列亭就是双城之意,联军现在已经接近“城市文明”的中心。


以米人,אֵימִים,Emims,terrors。可能就是“恐怖分子”。名词אֵימָה的基本含义是“惊骇恐惧”(创世纪15:12,出埃及记15:16,23:27等);也可以指向依靠恐怖手段建立的统治(箴言20:2,约伯记33:7等),或者被定罪的颤栗(诗篇55:5)。我们也可以这样说,政治恐怖暴君和道德恐怖分子统治着国家,而从利乏音人(假神)经苏西人(动物)到以米人(鬼魔),似乎有一种逻辑关系。内部互相列强的国家结果被列强,有因有果。


申命记2:10-11这样谈到以米人:“10先前,有以米人住在那里,民数众多,身体高大,像亚衲人一样。11这以米人像亚衲人。也算为利乏音人。摩押人称他们为以米人”。这场战争可能灭绝了以米人。


下一站,“6在何利人的西珥山杀败了何利人,一直杀到靠近旷野的伊勒巴兰”。西珥שֵׂעִיר,Seir,hairy,shaggy;或献祭的公羊(创世纪37:31;利未记4:24,16:5,16:9),或“他们行邪淫所随从的鬼魔(原文作公山羊)”(利未记17:7;历代志下11:15);污鬼附着的猪(马太福音8:30-32;以赛亚书13:21,34:14)。鬼魔要把别人做成牺牲,自以为神,并且为所欲为。


从亚斯他录到西珥山,邪神登堂入室。西珥山在旧约中出现了39次,后来主要为以东人盘踞(创世纪27:11,32:3等)。这是旧约圣经对西珥山最后的审判:“你怎样因以色列家的地业荒凉而喜乐,我必照你所行的待你。西珥山哪,你和以东全地必都荒凉。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以西结书35:15)。


联军在西珥山赶尽杀绝的是何利人,חֹרִי,Horite,cave dweller;“山顶洞人”。仙山洞府中的妖人。只是这场战争并没有彻底消灭何利人,他们的残渣余孽后来被以东人除灭,但他们的精神文化“同化”了以东人(创世纪36:20-21,29;申命记2:12,22)。


联军南征最远一站,“到靠近旷野的伊勒巴兰”。אֵיל פָּארָן,El-paran,palm of Paran,巴兰的手掌、棕榈、公羊。伊勒巴兰位于红海的北端。אֵיל的基本含义是用于献祭和食物的ram(创世纪15:9,22:13,31;38;出埃及记25:5等),pillar, door post,strong man,leader, chief(出埃及记15:15等);“栋梁”、“长子”。巴兰,פָּארָן,Paran,place of caverns。洞穴之地。指西奈山和巴勒斯坦之间的旷野,以色列人出埃及可能有18站分布在“巴兰的旷野”(民数记10:12);以实玛利在这一带长大(创世纪21:21),大卫也曾在那里寄居(撒母耳记上25:1),以东人从那里逃亡埃及(列王记上11:18)。哈巴谷书3:3说:“神从提幔而来,圣者从巴兰山临到。(细拉)他的荣光遮蔽诸天,颂赞充满大地”——巴兰是应许之地的南界。


2、北战(7)

7他们回到安密巴,就是加低斯,杀败了亚玛力全地的人,以及住在哈洗逊他玛的亚摩利人。

现在我们跟随联军北上。安密巴,עֵין מִשְׁפָט,En-mishpat,spring of judgment;审判之泉(眼),公义之源(眼)。מִשְׁפָט的基本含义是judgment, justice, ordinance;审判、公义、正义(创世纪18:19等)。这一幕可以参考约翰福音16:8,“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


加低斯,קָדֵשׁ,Kadesh,holy。加低斯是犹大地最南端的城市,应该在巴兰旷野的北端(民数记34:4)。加低斯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路上是非常重要的一站:以色列人在这里犯罪,结果流放旷野38年(申命记1:46;民数记13:26,20:22)。“米利暗死在那里,就葬在那里”(民数记20:1)。按着神的公义,摩西、米利暗和以色列人不能进应许之地。


“杀败了亚玛力全地的人”,וַיַּכּוּ אֶֽת־כָּל־שְׂדֵה הָעֲמָלֵקִי,and smote all the country of the Amalekites;毁灭了亚玛力人全部的土地。也就是摧毁了亚玛力人生存的根基。עֲמָלֵקִי, עֲמָלֵק ,Amalekite,people of lapping;dweller in a valley。山谷居民(民数记14:45)。根据先知巴兰的说法:“亚玛力原为诸国之首,但他终必沉沦”(民数记24:20)。我个人认为以扫的后人是借用了早已存在的这个名字(以扫长子以利法从妾亭纳生儿子亚玛力(创世纪36:12,16)。


亚玛力人是以色列人的仇敌(出埃及记17:8;撒母耳记下1:8),而上帝发誓世世代代与亚玛力人争战(出埃及记17:16;撒母耳记上15:2-3)。要灭绝以色列人的亚甲人哈曼可能是亚玛力人。


“以及住在哈洗逊他玛的亚摩利人”,וְגַם אֶת־הָאֱמֹרִי הַיֹּשֵׁב בְּחַֽצְצֹן תָּמָֽר,also the Amorites, that dwelt in Hazezontamar。联军劳师远征,但现在返回了哈洗逊他玛,חַצְצוֹן תָּמָר,Hazezon-tamar,dividing the date-palm;分开棕榈或海枣。历代志下20:2,“有人来报告约沙法说,从海外亚兰(亚兰又作以东)那边有大军来攻击你,如今他们在哈洗逊他玛,就是隐基底”。如果哈洗逊他玛就是隐基底,那么联军已经杀到了死海西岸,对约旦河全平原而言是大军压境、兵临城下。


当时隐基底的居民是亚摩利人,אֱמֹרִי,Amorite,a sayer;这可能是一个靠人言(格言语录)生存的种族;他们是迦南的后裔(创世纪10:16)。亚摩利人也常常用作迦南诸族的代表:“到了第四代,他们必回到此地,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创世纪15:16;另参创世纪48:22)。值得强调的是,亚摩利人与示拿王暗非拉这两个名字的含义非常接近:人言可畏。


————————————


29 views0 comments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