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创世记1-11章导论*5】教会中的创世记-著作介绍



4、Word Biblical Commentary:Genesis;Gordon J. Wenham


Gordon J. Wenham可以视为当代的学者(生于1943),这位剑桥学者在现代基督教那里广受推崇。


他可以代表现代基督教和现代神学的两大特质:第一,人文主义以及在神学中开始掌权;第二、面面俱到的学术规范癖好,反而造成了蠓虫骆驼的后果——几乎每一篇都与威尔豪森们纠缠。


不仅如此,实际上Gordon J. Wenham认真地对待甚至基本接受了底本说。


这对现代基督教神学的影响或者败坏几乎是致命的。


剑桥-哈佛神学总体上是一场返回埃及或被掳于巴比伦的行动,是路德改革以来基督教的一场深刻的自杀。


这场偏转,与中古时期希腊哲学以及东方异教对圣经劫持形成了交叉呼应的关系。


只是因为Gordon J. Wenham长期高居有关图书排行的榜首,我也希望学员多少一观。


他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但好像也只是站在那里,罕有创见。


有兴趣的学员可以留意Gordon J. Wenham以圣经为根据,对近东相关创世文学的批判。


另外,Gordon J. Wenham对Claus Westermann之后创世记的研究进展的介绍,值得注意(特别是关于创世记1-11章的当代学术志趣)。


但所谓的创世记1-11章的最新学术进展,已经散发出白左的庸俗气息:Gordon J. Wenham本人不再严格坚持创世记的字意解释,有人称之为a theistic evolutionist。


而这两册数出版于1987年,致力于创世记神学最新进展的人必须“另觅新欢”。


5、Genesis 1-11,Reformation Commentary on Scripture: Old Testament I,John L. Thompson


John Thompson是一位当代典型的、甚至极端的加尔文主义者。


这是他的简历:John Thompson has taught at Fuller since 1989 and serves as professor of Historical Theology and Gaylen and Susan Byker Professor of Reformed Theology。


这本书是一部编著,而 John L. Thompson算是主编。


众所周知,John Thompson所服事的福乐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越来越表现出强烈的自由派倾向;但是罕有基要派、或自诩保守的加尔文主义者能明白,在加尔文主义和自由派神学以及灵恩派运动之间,存在着无法割舍的联系和“双赢定律”。


一般来说,加尔文主义者对创世记和启示录基本上兴趣缺如,这或许和他们的“理性主义”或“人文主义”传统有关;而言必称加尔文的神学陋习,也大大限制了这个宗派神学的思想高度和学术自由。


很难在改革宗神学中找到像样的创世记名著。


唐崇荣牧师的创世记系列几乎是一个社会学版甚至哲学启蒙读物。


不过这本书作为参考资料用书还是不错的,大致上可以检索到相关经文在宗教改革时代(十六世纪)改革宗神学上的一些有代表性的观点。


而且由于该书出版于2012年,我们也可以借此了解当代加尔文主义的一些观念及当下的流行态势。


6、Genesis: The Traditional Hebrew Text with New JPS Translation. Philadelphia, PA: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1989。另参Sarna, Nahum M.: Understanding Genesis. Heritage of Biblical Israel. 1. New York, NY: Jewish Theological Seminary of America. OCLC 344601, 1966


我们需要一本犹太拉比的创世记著作,而且应该是名著。


毫无疑问,美国犹太人Nahum Mattathias Sarna(נחום סרנא; March 27, 1923-June 23, 2005)的创世记注释可以放进图书馆里。


作者小传:a modern biblical scholar who is best known for the study of Genesis and Exodus represented in his Understanding Genesis (1966) and in his contributions to the first two volumes of the JPS Torah Commentary (1989/91)。


Nahum Mattathias Sarna出生于英国,后来移民美国。


他的主要学术贡献是将希伯来文圣经翻译和解释给现代人。


而犹太人的寓意解经以及实用主义在他这里也得到了继承。


这个评论是中肯的:Dr. Sarna’s work reflected a 19th-century movement devoted to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Jewish civilization and a more accessible, modern approach to the Hebrew Bible. His commentaries sought to shed light on the narrative, give meaning to archeological finds, add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background and present the Bible’s teachings in a spiritual and moral context。


Nahum Mattathias Sarna将创世记这样三分:1:1-2:3(创造);2:4-11:26(变迁);11:27-50:26(选民);创世记历时2309年,其中从亚当到亚伯拉罕1948年,其余361年……


这是他的结论:the entire Hebrew Bible is both God-centered and Israel-centered。


我特别赞同他的这个观点:The God of Genesis is the wholly self-sufficient One, absolutely independent of nature, the supreme, unchallengeable Sovereign of the world……


但对我而言,这些神性特质与创世记宣告和启示文本特征密切相关。


无论如何,我们可以从他那里看到一些非基督教的犹太观点。


但是,缺陷也是明显的,如果离开基督,犹太学者调和诸如创世记21:33与申命记16:21之间的“矛盾”总是左右为难。


7、Luther’s Works Lectures on Genesis Volume 1-2


Luther’s literalism was certainly not in harmony with either a traditional Jewish approach or the mainstream earlier Christian tradition——首先将创世记按字面意义理解,这是路德和路德神学的伟大贡献或重要的回归。


需要明白我们面对是怎样一个反基督的传统和世俗化的现实,以及我们为什么需要路德神学。


也正因为如此,路德的这个系列演讲仍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仍然是创世记神学的经典名篇。


如果不相信创世记真是神的话语,是真实的历史;而仅仅是一个传说和诗歌文学,就不可能尊重整卷圣经和基督教的传统。


不过路德的创世记文献主要是“演讲”,不是完全意义上的释经著作。


所以仅仅有路德的作品是远远不够的。


.待续.


5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