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葛培理

人啊! 你往哪里去7 | 死后往何处去?


简介
本书原名《与神和好》,中译本书名《人啊!你往何处去?》,以说明本书的主旨。这本书指出了个人处于危机四伏的世界中,得到真正平安的唯一道路。——作者葛培理。
www.thedoorofsheep.com

我离死不过一步。-撒母耳记上二十章三节 有话说得好:生只是走向死的过程。 圣经《诗篇》的一位作者发出哀叹:“谁能常活免死,救他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呢?”(诗八九48) 我们的时代崇尚自由思想,无论什么主意都敢于去尝试。我们凭知识、科学、技艺的发明与发现,还有哲学思想和功利主义,力图改变这个世界和它所循的规律。又把金钱、名誉、人有限的头脑当作偶像来膜拜。可是,不问我们做得多么有声有色,到头来仍是要死:“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来九27)。 生活的熙来攘往中,无处不见到死亡的影子。救伤车的警笛长鸣过市,殡仪馆的耀目霓虹灯,还有坟场和不时穿过车辆拥挤街道的柩车,惊心怵目,提醒我们,那位把阴间带在身边,到处把人拾起丢进去的死亡,随时会光顾你我(参《启示录》六8)。谁都不知道这时刻何时到来,但我们都心里明白,那一刻一定来。

有人说:“人的一生际遇风云难测,只有死亡例外。”英作家王尔德说得好:“现代人什么都逃避得了,就是逃不过死亡这一关。”近年来讨论死亡的书车载斗量,讲自己经历死亡又活过来的书也汗牛充栋。许多人开讲座、设研究班,讨论死的问题,以及怎样训练自己把死当作生活的一部份去面对,就是不肯走一条圣经早已指出的路,也就是恢复人与上主本已有的和谐关系。事实上,全人类都活在死亡的阴影里。我们所应关心的已不是何时死或者怎样死,而是死了以后往那里去。 每年都有许多人死于车祸;他们坐上司机位把车子开动,怎么也料不到这会是最后一次开车。尽管家里有各种安全设施,每年因家居意外而死的人也不少,事前一点预兆也没有。(一九八0年全年,美国死于车祸的为五十三万二千,死于家居意外的有四十六万九千人。)死亡残狠暴虐,追索人命;医学界、安全专家,天天动脑筋奋力挽救,到头来,占上风的仍旧是死亡。

不错,经过科学界的不断努力,人已经可以多活几年,但等在人生终点的还是死,人的“平均”可活寿命,仍没有超过圣经所说的七八十岁(诗九O10)。 人在盛年而死于心脏病的比比皆来。癌症予人的痛苦丝毫未减。八O年代爱滋病开始蔓延。这种使人体失却免疫能力的病毒日形猖獗,全球到处都有患者,奄奄待毙。不问统计数字如何予人乐观印象,或者近几十年中人寿渐长;更不问死于自杀、被杀或其他横祸的数目如何增减,人之会死的事实从未改变。死,依旧是人活在地球上最后的归结。 不停息的战斗 婴儿呱呱堕地的顷刻,死亡就开始作用,与死的战斗也随之展开。做母亲的想方设法保护孩子幼小的生命。她注意孩子的饮食和衣着,提供力量能办到的良好环境,作定期身体检查和各种防疫注射,尽管她关怀呵护备至,死亡已候在那里。 毋需等待多久,人体渐现衰弱症象。牙齿出毛病要找牙医,视力渐差要配戴眼镜。年纪再大一点,皮肤开始起皱,背驼腰弯,步履也越来越迂缓。体力日减,骨头日松,不知不觉间人已临近垂暮之年。

我们靠医疗保险来减缓老年受到的死与病的压力。购买人寿保险来支付人生最后须付出的殓葬费用。回顾往事前尘,会领悟人生原来是一场与死亡的伟大战斗,从生的那一刻开始,从未间断过。我们好象在跟死亡赛跑,最多只能希望没有那么快给它追上,尽量设法拖延时间;但最后总是给死亡跑赢。人的这个公敌真是神秘异常,就象生命一样神秘。人的生命和我们四周动植物的生命,遍满全地球;但到今天,人仍旧不能制造生命;我们甚至连解释其奥秘也办不到。死亡之事实象生命一样普遍,但我们也说不出一个道理。我们不愿提到死,故意无视死亡。婴儿出生,我们为新生命的来临欢庆;但若有人死去、生命消逝,我们会尽快“节哀”,把它忘却。

今天,地球上的人口达三十亿。一百年之内,现在活着的全要归于尘土,被称之为臭皮囊的身体当然已无感触能力,可是他们的灵魂呢?他们身体中最重要且死后永存的这一部份会怎么样呢?这是生命的奥秘。人死时那不死的部份是什么?这逃脱死的一部份到哪里去了? 人为什么不要上主 几年前,一位著名报纸专栏作家逝世。葬礼举行时,播出他死前留下的录音讲话。他告诉参加的人:“你们出席的是我的葬礼。我是无神论者,从不信天地间有上帝。神学全是废话,我根本瞧不起。做教牧的人只是一批懦夫,逃避道德责任。神迹是捏造出来的。要是今天的新闻记者,象四本福音书的作者那样,报导耶稣受刑,歪曲事实,立刻会给枪毙。请别为我唱赞美诗。我要的是一个十足合乎人理性的葬礼。” 英国名诗人A·L·但尼逊也写过一首悼诗,描写死亡临到人的顷刻:“天父的手指轻触他,他睡着了。”与前面引的作家自悼词比较,诗人的笔触何等美丽。

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么一些人,因为憎恨上主,不顾一切地对教会、圣经和耶稣基督,极尽嘻笑怒骂之能事。他们无凭无据,信口开河,抨击真理。象G·B·萧伯纳(英剧作家),R·英格索尔(美十九世纪律师,著名的不可知论者),史金纳(美行为心理学者,倡用药物改换人性,九0年八月死于坏血病)这一类的人,和不少哲学家,都想凭空消灭人心中对死亡的恐惧。历史是他们无言的见证人,见证其徒劳。 且看看人类学者在蛮荒中所见到的死亡光景。那里当然不会有前面提到的专栏作家所说的“神学废话”,因为那儿的人没有听到过耶稣基督。有些部落中,老年人要死时,给抛进丛林,让野兽去收拾,年轻人不用料理后事。另一部落中,吊丧的人把衣服脱光,通身涂上白油;女人的哭号持续不息,让大家知道有个人就快要断气。在这里,死亡充满了恐怖与绝望,或者带着一种退避任由它去的态度。

这与信仰基督的人对死亡的态度大大不同。耶稣来到世上,把新的态度教导世人。人类一向视死亡加大敌,但是耶稣说,他已经战胜了死亡,把死亡的毒钩拔掉了。耶稣基督是实际而又实际的人,他要人为死作预备,因为无可避免。他敦促世人不要害怕身体的死,应该关心的是灵魂的永远死灭。 写到这里,想起摩根海伦。她逝世时丈夫和子女环绕榻前,为她唱诗,唱个不停。她可以说是赞美歌声把她载到主面前的。我又想起A·史麦黎那本名为《与神立约的人》书中所介绍的圣徒,在苏格兰那一段基督徒遭受迫害的时期,许多信心的伟人被害死去。那时还没有电椅、行刑队、毒气室这一类减少死亡痛苦的设备,犯人受的是惨不忍睹的刑罚,例如手指箝、脚夹、吊刑、肢解。每个基督徒都死得极恐怖,可是每个人到临死的顷刻都能从容就义,满怀喜乐。 圣经提到的死有两种:一是身体的死亡,一是永远的死亡。耶稣要我们注意第二种的死,这才是应该害怕的。他把第二种死称之为地狱,人在那里永远与上主隔绝。他的灵魂带着知觉放逐到那里,不能见上主。比较起来,身体之死所受的苦简直算不得什么。 圣者之死 不少圣徒临终前说的活,可以帮助我们看清死亡的真相。 亨利·马太(十七世纪英国牧师)——“罪是苦的(罪令肉体死去),但我感谢上主,他给了我内心的力量。” 马丁·路德(十五世纪德国改教人)——“我们所信的上主乃是给人拯救的上主,靠着他,我们得脱死亡。” 约翰·诺克斯(十六世纪苏格兰改教人)——“活在基督里、活在基督里,肉身便不用害怕死亡。” 约翰·卫斯理(十八世纪英国布道家)——“有上主与我们同在,真是好得无比。再会,再会。” 李查·巴克斯特(十七世纪英清教徒神学家)——“我虽痛楚,但却满了平安,我有平安。” 威廉·克理(十九世纪英国宣教士)——“我走后,别提克理博士,请记得提克里博士的救主。” A·耶德逊(十九世纪在缅甸开荒的美籍传道人)——“对工作我没有厌倦;对世界,我也没有厌倦;可是基督要召我回去时,我欢天喜地接受,就象儿童放学跳跳蹦蹦奔回家。” 基督徒面对死亡时,情怀何等不同!他们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凭信心接受了耶稣基督作他们的救主。 魏娜博士是我就读的大学教英国文学的女教授。她为人虔诚,敬爱上主,深通所授科目。一九五九年五月美国国殇日,她写了一封信给大学校长美德曼博士,信里说:

“若承赐一点时间在学校周会中宣读此函,当极感谢。我要趁放暑假前让大家知道我自己上周五才知道的事。我患病数周,医生现在才把真相告诉我——我患了癌症,开刀也难挽救。其实,他要是信主,根本用不着为此震惊,他会象你我一样明白,一个人若生活在主基督面前,行在他的旨意中,生与死都同样受欢迎。主若决定不久接我去,我会欢欢喜喜地去他那里,请大家千万别为我难过。我不会说凄凉的永别,而是向大家道温暖的再见,有一天,在那蒙福之地,让我有幸可以掀帘迎你们进来。对你们满怀爱心的E·J·魏娜(签名)。”

写此信两周后,魏娜博士回到她救主面前。这对她不是痛苦,因为主基督答允过把死的毒钩去除了。 我写本章时,一次收到四封信:一封来自高龄九十四的女圣徒,渴盼回到主那里;一封来自已判死刑的女士——自从她六年前归主后,已能不再把日益接近的刑期放在心上,反而盼望早日得见主面的荣耀;另外两封都是来自丈夫新近去世的女人——一位就快度结婚四十九周年。二人的眼光已移到另一个世界中等待她们的与主同在的荣耀。 伟人慕迪临别世界时说:“现在是我光荣凯旋的时刻。现在是我得荣耀冠冕的日子。何等光荣!” 圣经告诉我们,人人都有一个不朽的灵魂。换句话说,那个真正的你,那个会思想、感觉、梦想和希望的自我,永远不死。圣经又说,你的这个灵魂将永远住在一个地方,不是天堂便是地狱。你若未成为基督徒,尚未重生得救,你的灵魂将立刻去到耶稣叫做阴间的地方,等待上主的审判。 不受欢迎的题目 谈到地狱,没有谁会开心。这是一个不受欢迎、备受争论、误会重重的题目。我在世界各地举行布道大会时,总会用一晚讨论地狱。第二天开始,报纸上“读者来函”栏中,信件如雪片飞来争相辩论,长久不息,因为圣经中谈到地狱的地方几乎和讲任何其他题目一样多。 在美国许多大学校园里的讨论会上,不断有学生问我:“地狱是怎么回事?那里真有火吗?”以及诸如此类的问题。身为牧师,我当然得提出答复;我更不能不谈,尽管教人听了不舒服。这的确是基督徒信仰的教训中最难接受的一个。

有的人讲解圣经,说人人最后终必得救,因为上主是慈爱的,不会送人下地狱。他们认为“永生”中的“永”字事实上不是指“永远”,在希腊原文中,用来描写天堂的“永”福和地狱的“永”刑的“永”是同一个字。因此,有人说,“为了公平,义人的喜乐和恶人的刑罚都应该有限,因为用的是同一个字,时间也应一样长。” 也有人说,人死后凡不接受上主救赎计划的,都会被消灭。我找遍圣经也找不到一丁点儿支持这看法的佐证。圣经说得很清楚,一个人不问得救或丧失,他的灵魂保持知觉并且永存。 还有人说,人死后仍有得救的可能,上主会给他第二次机会。我可从圣经里头找不到这教训。圣经不断提出的警告是:“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六2)。 圣经里头怎么说 圣经里面有好几十个地方清楚指出,凡是故意拒绝接受基督做救主的人,有地狱在等着他: “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路十六24)。 “凡骂弟兄是魔利(笨蛋)的,难免地狱的火”(太五22)。 “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十三41一42)。 “世界的末了也要这样,天使要出来,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十三49-50)。

“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太二十五41)。 “他……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太三12)。 “要报应那不认识神,和那不听从我主耶稣福音的人。他们要受刑罚,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帖后一8-9)。 “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启十四10—11)。 “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启二十14-15)。 “唯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份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启二十一8)。 可是我也听到有人说:“我不相信有地狱。我只信‘登山宝训’里的福音。” 好罢,让我们读“登山宝训”里的一段经训:“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身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宁可失去身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下入地狱”(太五29一30)。 主耶稣说的再清楚也没有了,的确有地狱。事实上,耶稣用故事也用比喻讲明地狱,并且一再警告,要人明白住在罪中过伪善的生活是十分愚蠢的行为。 地狱在世上 恶人住在世上已受地狱之苦。圣经说:“你们的罪必追上你们”(民三十二23),又说:“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不错,在我们周遭也可以见到恶人昌盛,义人因行事正直反受苦的事。但圣经说,时候一到,公义会伸张,义人得奖赏,恶人受罚。有人说得好:“我们不是因我们的罪受罚,而是我们的罪刑罚我们。”两种说法都没有错。 慈爱的天父会把人送入地狱吗?会的,因为他也是公义的神。不过他的确不愿见人下地狱,是人自己拒绝了神的救赎而被定罪。天父本着他的慈爱和怜悯,给了人出路,可以得救,还可以有美好的盼望。可惜人既盲目又愚蠢,既刚愎又自私,贪恋罪中之乐,不要上主为他们预备好的可以逃脱死刑痛苦的出路。 假若一个人有病去看医生,医生给他开了药方,他偏偏不听医生的话,不服药。几天后若再去看医生,病情已经十分严重。他能怪医生吗?他能要医生负责吗?医生开了药方,教了他治病痊愈的方法,他却不听。 天父也给人类的大病开了药方,这就是信靠耶稣基督,把一生交托给他。治好罪这种病的方法就是重生。(关于重生,我们会在后面另一章中讨论。)有了拯救方法却故意拒绝,后果自然得由自己负起,怎能怪上主。有药自己不吃,难道是上主的过失吗? 一个人若不相信死后仍有生命,不理会应该弃地狱入天堂的忠告,又不信上主在圣经中所说的话,当他死后进到另一世界,憬悟在生时所思所想原来是彻头彻尾的错误,但已太迟,什么都没有了!美国《人物》杂志刊有赌王班克的访问记。他给赌徒的忠告是:“不要博想要但未到手的钱;只可赌自己输得起的钱。”你若打算把自己永不死的灵魂来博一博,要是赌输了怎么办! 有些人问我:“地狱是个什么样子?”圣经中讲到地狱(有时称之为“阴间”)的时候,多与“忧愁”、“痛苦”、“毁灭”、“黑暗”、“死亡”连用在一起,那是恶人受极大苦痛与永刑的地方。耶稣把耶路撒冷城外的欣嫩子谷比喻为地狱,因为那是一年到头全日不断焚烧垃圾的地方。 也有人问:“圣经说地狱里有永火。是不是真的火?如果不是真火,一定是比火更厉害的东西。圣经虽在许多地方用火来借喻,但在上主那里有一种火,焚烧却不烧坏。” 旧约记有摩西登西乃山见到荆棘为火所焚的事,他见到荆棘没有烧坏,十分惊异(出三2—3)。《但以理书》也记有三个希伯来少年给扔进火窑里,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烧焦(但三27)。 圣经也用火来借喻,说人的舌头就是火,如从地狱里点着的,能害人一生(雅三6)。这当然不是说我们说人坏话,真的有把火燃烧。 不问地狱里的火是借喻或是真火,并不改变地狱的真实性。要是那里的火不是凡火,上主用火来比喻的那种“火”一定比凡火更厉害。 与上主隔绝 地狱是实质上与上主隔绝的地方。生命与上主隔绝是人第二次的死。人的灵魂仍有知觉地放逐到那里,但和一切光明、喜乐、良善、正义及幸福的事事物物绝缘。圣经对人死后立即要进入的这种状态有许多令人胆战心惊的描写。 奇怪的是,我们对许多事常作周到的准备,偏偏不理睬死亡和死后。我们知道为自身的教育、事业、婚姻、晚年生活等等作准备,却忽略为离世的那一刻作预备,忘了圣经清楚告诉我们的话:按着定命, 人人都有一死。 死亡在我们眼中,好象与自己无关,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若发生在人家身上则仿佛是当然的。其实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百万富翁也好,衣不蔽体的叫化子也好,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样。死止息贪婪,熄灭欲火。无论你怎样不理它,终须面对它。王子也好,农夫也好;有学问的和目不识丁的,杀人犯与圣者,都逃不脱。死亡不偏待人,不分老幼贵贱。死,人人都害怕。 美政治家韦伯斯特晚年说过一件亲身经历的事。他有次去一处宁静的乡村参加主日崇拜,主持人是个发已斑白、一生殷勤事主的教牧。礼拜开始,唱诗、祷告过后,他走上讲坛,宣读了要讲的经文,然后用极其简朴也异常诚恳的声调告诉会众:“诸位亲爱的朋友,人只死一次。” 韦氏日后提起这件事时说:“表面看来,‘人只死一次’这句话好象平淡无奇,但对我来说,是我一生当中所听到的最感动也最叫我清醒的一句话。” 死是定命 “定命”就是约定了无可改变的意思。别人与死亡约会似乎当然得守约;自己呢,其实一样得守约。看见士兵开赴前线,读到犯人判死刑后的新闻,或者探访奄奄一息的老朋友,总能感到一股森严冷肃的气氛环绕着他们。人人注定得死,只差迟来或早来。人生其他的约会,例如宴会之类,可以推却或者爽约,没有什么了不起;但现在这个关乎“定命”的约会,谁也不能不理,谁也不能爽约,因为只有一次。 要是与上主隔开的生命,其死亡只是身体的消逝,不涉其他。我们用不着那么害怕。可是圣经警告我们,生命还有第二次死,是与上主永远隔绝。 幸亏希望仍存。圣经宣布罪人须入地狱,也应许圣徒可以入天堂。什么是圣徒?圣徒是已蒙上主宽恕的罪人。天堂这个题目比地狱容易接受得多,可是圣经既讲天堂也讲地狱。 一个人搬家,没有理由不弄清楚他要搬入的新家四周的环境。要是迁往另一城居住,一定会把那座城的情形弄清楚,例如交通工具、公园、学校设施等等。我们如果去的地方是永远的居所,怎能不事先弄个清楚明白。天堂的资料都详载在圣经中。在生时应该想到那个地方,多点讨论。地上的生活若和天堂比较,真可说低劣万分。一想到那美好之地,世上的苦恼与问题便算不得什么。基督徒的生活在地若天;因为在世间的困苦中,基督徒不问环境如何,都能享有内心的平安与喜乐,因为他有盼望。 的确有天堂 圣经应许基督徒死后有天堂。约翰·亚当斯(美第六任总统)九十四岁那一年,有人清早见到他,问他身体可好。他回说:“非常好。非常好,只是贱躯不大好。”我们的生命居住的身体可能有病、可能羸弱,但是作为基督徒,他的生命仍是既强壮又康健,是“非常好”。耶稣教训世人应信有天堂。 我们可以引好些圣经来说明,但最直接且详尽的要推《约翰福音》十四章二至三节:“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保罗对天堂笃信不疑。他说:“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林后五8)。 基督徒的盼望和不可知论者英格索尔的那种灰暗的绝望,其间有天渊之别。英格索尔在他兄弟的坟墓前说:“永恒象又冷又荒凉的山峰。人生是夹在过去与将来两座永恒山峰间的薄纱。我们想透过它来看峰后的情景徒劳无功。我们呼喊,回答我们的只是我们悲呼的回响。”。 使徒保罗一再以“我们知道”、“我们深知”、“我们一向知道”来肯定他的所信。圣经说:亚伯拉罕“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十一10)。 许多人问我:“你真的相信有天堂吗?”对,我相信。耶稣说:“我去为你们预备地方。”圣经也说,摩西和以利亚在耶稣登山变像的时刻,从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降临到一个实实在在的山上。那地方就象夏威夷、瑞士或者香港、新加坡一样真实。 许多人问我:“天堂在哪里?”圣经没有告诉我们天堂在那里,这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信有天堂,基督会在那里欢迎我们回到天家。 美丽无比的地方 圣经说,天堂是个美丽的地方,是上主所建造的城,更美好的城。荣美之地,是信徒的基业。 你也许会问:“到了天堂,大家会认得吗?”圣经在不少地方说,信的人会在那里与先在那里的人相聚。 也有人问到婴儿早夭是否得救的事。婴儿可以得救,因为上主不会要婴儿对罪负责;一直要等他们大了,到达了可以负责的年龄。圣经中有不少地方指出,上主所预备的救赎会遮盖他们的罪,直到他们能对自己行为的好坏负责为止。 圣经也指出,天堂是可以透视事物的地方;我们现在不能明白的事,到了那里就能全知道(林前十三12)。 科学家牛顿晚年告诉羡慕他智慧的人:“我只是个在海旁拾取小石和贝壳的小孩子,真理浩瀚似海洋,远非我所能尽窥。” 发明家爱迪生说:“我所知的不到百分之一中的百万分之一。” 上主的许多奥秘,诸如人间的悲伤、苦难、失望、惨剧,以及当人遭遇苦痛时上主的寂然无语,都会在那日明白底蕴。有人说得好,永生是“问题和答案融合为一的地方。”耶稣也说:“到那日,你们什么也就不问我了”(约十六23),因为一切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 许多人问我:“既然有天堂,那么我们去天堂做些什么,难道就坐在那里享受美丽生活?”人在天堂不是无所事事,而是要在那里侍奉上主,为上主作工,全心全意赞美他。圣经说:“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他的仆人都要侍奉他。”(启二十二3) 那是充满喜乐、侍奉、欢笑、歌唱和赞美上主的生活。永远侍奉他,越久越甜蜜。 进到基督面前 圣经讲到信主的人的灵魂离开身体后,会来到主基督面前。基督徒离开人世随即来到主前,他的灵魂候在那里等候复活,身体与灵魂合而为一。 有人怀疑,说身体死了已经朽坏,有的已烧成灰,怎能再复活?此事的奥秘只有上主知道。我们只晓得那个复活的新身体,是一个象耶稣一样荣耀的身体,是个永不朽坏的身体,不再有眼泪、疼痛、悲哀、苦难、疲劳与死亡。那是一个全新的但仍可辨认的身体。 这就让我们见到浮悬在太空里的两个永在的世界。亚当的子孙,也就是全人类,必住在其中一个世界里。关于这两个世界的情景,现在仍是极大的奥秘,但圣经已经给了我们不少信息,足够让我们知道一个是悲哀受苦的世界,一个是光明荣耀的地方。 这就让我们看清了人类问题的所在。从表面看,这些问题很复杂;从本质上看,却十分简单,可以用一个“罪”字来总结。我们现在已明白,人类的未来若没有上主是完全无望的。不过,只把问题拿来分析分析,只对上主的计划有个知识上的了解是不够的。人若要得上主的帮助,必须先履行若干条件。以后几章将详述这些先决条件。

41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Σχόλι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