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圣诞选读:何为基督教(路1-2)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慕道朋友,愿你们平安!今天的经文是,路加福音1:1-4,


1 提阿非罗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2 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3 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4 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


感谢神的话语。我们今天要来讨论到底什么是基督教,或者,我们信仰的根基是什么。


路加福音1-2章被总称为“圣诞叙事”,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概要与大家分享。这一部分内容充分使用了平行-交叉结构。


所有平行结构,主要是通过施洗约翰和耶稣的平行,表明从旧约时代向新约时代的过渡;同时,藉着对比,让我们知道耶稣是神。


所谓交叉结构,我们重点看首尾呼应的“圣殿”这个概念,这个交叉结构的中心,是童女怀孕和耶稣诞生——圣殿在基督里的应验。


此外,路加福音1-2章围绕基督降生,有无数见证人在场。因此,让我们从时间、地点和人物三个基本方面来具体分享我们今天的主题:何为基督教。


圣诞节是一个奇妙的日子,求神而来的奇异恩典,与我们众人同在,阿门!


引言:认识一个希腊字


(观看短片《Quo Vadis》)各位,如果1934年前,你在罗马斗兽场的观众席上,那一天会成为你生命中特别的一天。有一个问题会像雷击一样翻滚在你的心中:这些被称为基督徒的人是什么人,那个基督教到底是什么?你即使不被尼禄所代表的人性所击倒,也必然被基督徒所代表的平安所激怒。也许,那些日子你正生活在某种不幸和痛苦之中,但基督徒殉道的场面,特别是他们眼里属天的光辉,让你为自己的痛苦感到羞愧和轻飘。


你会问自己,至于吗?你会进一步问:什么是生命的意义,什么是真正的荣耀、自由和平安?这部电影有两句台词给我印象深刻:


“希腊盛产智慧和美貌,罗马拥有权力和荣耀——基督徒有什么?”

“我们有爱”;

“我一直以为爱和情欲与肉体有关,但我现在错了”(大意)。


这部电影再现了历史,我们将看见,爱和饶恕比罪、死亡、暴虐、灾变和抱怨更有力量。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电影里一个符号。认识初期教会,让我们从这个字入手:ΙΧΘΥΣ(内容略)。


一、上帝在时间里与我们同在


上帝谦卑自己,为了人,在时间里创造宇宙万物,也在时间里救赎我们。就圣诞而言,及至时候满足,基督降临。路加福音的时间刻度很容易看见一些明显的平行结构。


特别是1:5a,“当犹太王希律的时候”;与之平行的经文在2:1,“当那些日子,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而在这两个表示时间的句子下面,依次排列着很多表示时间的句子,这些句子之间又存在平行和对应的关系。


我重点要讲论的是希律和该撒所代表的神学含义。


第一、基督教是历史性宗教,所启示的一切都是真的,是历史的一部分,是真实的历史;个人生命因上帝掌管历史而有了意义。


第二、人类历史仅仅是真实历史的一部分并且仅仅是人本主义的历史。起初神(创世记1:1),到“起初希律”,“起初凯撒”;人已经不要上帝作王,这是人本主义的世代。


第三、历史的新起点。一方面,人类历史以人为中心,另一方面,以重要人物为中心,这个重要人物因为他的强势和我们的重视这双重原因,构成我们的奴役,是我们全部苦难的根源。


希律和该撒代表假基督或偶像对我们的奴役达到了疯狂和伪善的程度,正如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物,以希律和该撒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基督来了,要带领我们走向自由。


1、希律


我们先看1:5这句经文, Ἐγένετο ἐν ταῖς ἡμέραις Ἡρῴδου τοῦ βασιλως τῆς Ἰουδαίας ἱερεύς τις……“当犹太王希律的时候……有一个祭司……”。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个结构。


首先我们看看这位希律。Ἡρῴδης,heroic,英雄的,英雄世家。创世记10:8,“古实又生宁录,他为世上英雄之首”。宁录是一句口号:“我们要反叛!”他极有可能是巴别塔运动的精神领袖和旗帜,至少他是尼尼微等大城文明的总设计师和奠基人。希律是尼禄的精神传人。


希律是犹太之王,什么意思呢?尼禄-希律统治着我们。希律统治代表着敌基督成为主流文化:做回你自己,你就是神。英雄是骗子-杀人犯-无神论者“三位一体”的,而希律(前74-前4)是骗子中的骗子:他是以东人,根本不是犹太人;似乎他曾救济希腊饥荒并被希腊人选举为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席;英雄必须有红十字会的口红。他是杀人犯中的杀人狂:杀妻;杀子,杀婴——英雄必须“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妻子下夕烟”。最后是无神论:你见过英雄认罪悔改的吗?英雄存在的目的是让别人悔改;无神论是他能够诈骗和杀人的动力与保障;英雄必须大无畏。


希律和该撒作王,不仅告诉我们耶稣降生是历史事实,也告诉我们,这世界如此邪恶,因此需要救赎。就我们个人得救而言,我们也一定是遭遇希律而后遇到基督。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和希律之间的恩怨,成为我们生命的基本内容。这个希律可能是掌权者,配偶或其他我们特别重视的人物,或者自我。


总而言之,我们生命里面有一个VIP,但在一定的时间,及至时候满足,这个VIP就会露出骗子、杀人犯和无神论者极为恐怖的真实嘴脸来。然后是你对VIP的绝望,并由于对VIP的绝望,结束了你一直存在的、甚至很大程度虚构的快乐时光,你被带到了生命的尽头。对VIP的绝望具有放大效益,你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活着毫无意义。


但是,我要告诉各位,你就是这样,迎来了你的圣诞,就像年迈的撒迦利亚夫妇,就像旷野里的牧羊人,就像卑贱的马利亚,基督在你生命的尽头进入,将全新的时间赐给你。


这是怎么可能的呢?“当犹太王希律的时候……有一个祭司……”,各位,恶者从来不可能实施绝对的统治,正因为它不能绝对,它才恐惧。“有一个祭司”,叫“撒迦利亚”,就是被耶和华所纪念的人。上帝在希律统治和折磨你的时候纪念你的愁苦,必有使者在希律的暗夜寻找。当你焚香祷告的时候,圣诞节成了奇妙的日子,坐在死荫幽谷的人,看见清晨的日光。


2、该撒


我们现在来看看另外一位统治者,当时的世界之王,该撒亚古士督(前63-14),他是罗马帝国的第一位皇帝——象征人要做上帝,这位屋大维就是“八月”(August)。


路加福音2:1,“当那些日子,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Ἐγένετο δὲ ἐν ταῖς ἡμέραις ἐκείναις ἐξῆλθεν δόγμα παρὰ Καίσαρος Αὐγούστου ἀπογράφεσθαι πᾶσαν τὴν οἰκουμένην,这个句子的结构几乎与1:5是完全一致的。


我们先认识一下该撒。Καῖσαρ,意思是“被服务的人”,亚古斯都(Αὔγουστος)更进一步的意思是被人尊崇,神圣。这是罗马元老院前27年“封神”的产物。前13年,奥古斯都又加上了大祭司的称号(Pontifex Maximus,cf.希伯来书2:17)。从此开辟了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之传统(二十世纪早期的德意志皇帝号Kaiser与沙皇号Tsar都是从他的名字衍生而来)。


英雄的目的在于接受人民的服务和尊敬,在于成为人的上帝。更彻底地说,该撒亚古士督代表这样一种狂妄:每一个人必须敬拜我如同上帝。这是蛇送给人类的理想:你们便如神。


如果说希律代表我们对他人VIP的绝望;该撒则代表我这个VIP失败的绝望——没有人像侍奉上帝一样侍奉我,听命于我,我因此就悲剧了。这个悲剧既是政治悲剧,也是家庭悲剧。被服务失败悲剧是一场连续剧,这个悲剧人物开始采取一种极端手段自救,反而进一步陷入悲剧之中:“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


你有什么权力这样做呢?没有。为什么这样做呢?报名上册或户口制度原因有二:第一是因为恐惧,只有通过对人的监督和控制才能维系“服务”;第二就是为了搜刮钱财,纳税——金钱,这是魔鬼统治世界的法宝,鬼用钱使人推磨。


更广泛地说,只有控制钱,才能确保被服务。有心计的配偶常常是“掌柜”的。我在这里想做这样的神学应用:在某种意义上,该撒的悲剧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悲剧。我们是爱的索取者,我们要求别人必须尽心尽性尽意爱我们、顺服我们,但这种理想注定破灭,一方面我们不配,另一方面,没有人能。


不幸的是,我们用怨恨来表达我们的失败。就是在这种时候,基督来了——一方面,只有祂被爱,另一方面,只有祂爱。爱的问题的解决,是一切悲剧解决的基础。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英雄不仅统治着犹大,也统治着全世界。天下万民,原文的意思是全世界的人。此时此刻,巴勒斯坦已经成为世界版图的一部分,事实上,整个旧大陆都刚刚完成了统一,欧洲的罗马帝国、远东的秦汉帝国,这已经为福音的世界化预备了充分的地理、政治条件。也就是说,耶稣在最合适的“时候”进入时间,在交通问题解决的时候,你的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二、上帝在空间里与我们同在


你推开门,第一个问题就是:上帝在哪里呢?上帝在时间里将基督启示给我们,更让祂的儿子进入我们的空间,我们的地方——上帝谦卑自己,在空间里与我们同在。基督教信仰的上帝,是与人同在的上帝;上帝为与人同在而道成肉身,就是在基督里与我们众人同在。


我们现在来看看地点,就是上帝在哪里与我们同在。路加福音1-2章用交叉结构的方式,将如下空间框架展示给我们:“圣殿-拿撒勒-马槽-伯利恒(马利亚)-圣殿”(整本路加福音首尾都在圣殿:2:9,2:27,2:37,2:46,2:49,2:52……24:53)。


圣殿代表神的同在,而圣殿预表耶稣。不仅如此,我们要看这新的圣殿是从哪里开始建造的呢(注意2:52谈到耶稣的“身量”)?是从旷野(1:80)和马槽,这是最卑微的地方。旷野是马槽的预备,这个交叉结构的中心地点,是客店里的马槽。注意,“马槽”一词在圣诞叙事里面反复出现了三次(2:7、12、16)。当然,重点不是马槽,而是马槽里的婴孩。


1、圣殿


以约柜为中心的会幕(מִשְׁכָּן,the tabernacle;创3:24)和圣殿(הֵיכָל,the temple;创世记13:6),一直是上帝谦卑自己与祂的子民同在的确据(出25:8,29:42-46,40:34;王上9:3,启21:3等)。


摩西会幕从前13世纪开始,一直到所罗门圣殿于公元前960年建成,而所罗门圣殿于公元前586年毁于巴比伦人之手。圣殿在公元前516年到公元70年间被重建,重建后的圣殿被称为第二圣殿,第二圣殿于公元70年的犹太战争中毁于罗马帝国将军提图斯(后来成为罗马帝国皇帝)之手。


当第一圣殿在主前586年被毁前后,人类失去了这个确据,开始了“我与上帝同在”的冒险之旅或颠覆性运动,这就是轴心时代各大宗教和哲学产生的背景。


从耶路撒冷向西,显示希腊的哲学,哲学家要思想上帝:从无知到爱智。起初苏格拉底被自己无知的智慧感动了,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开始带领思想虚构上帝的背影。从希腊群岛到意大利半岛,罗马皇帝宣布他就是上帝,是神,是主;希腊哲学就这样“智成肉身”。


从约旦河流域向东,先是波斯-玛代的二元论宗教,就是宣布有两个上帝,一善一恶,魔鬼与基督平起平坐;再向东,恒河印度河流域,从印度教到佛教,从多神教到无神教,人的觉悟逐步取消了有位格的上帝。


再向东到旧大陆的边陲,特别是到了中国文明的腹地,人就是神。一方面,皇帝被称为上帝的儿子或天子,另一方面,每个人都是神:精神文化宣称我心即佛,政治文化宣布人人可以为尧舜。这套思想发展到今天,就庸俗和形象化为“我是人民的儿子”和自以为是的普世价值(相对主义与人性加权)。


这一切混乱终结在圣诞,因为圣诞,就是上帝在基督里重建圣殿。会幕、圣殿和约柜是基督的预表。上帝在基督里与我们同在,耶稣的名字就是“以马内利”(马太福音1:23);耶稣要以他的身体为殿(约翰福音1:14,2:21,林前6:19-20,以弗所书 1:23,2:21-22)。


其中,有圣经学者在撒母耳记下6:2与路加福音1:39;撒母耳记下6:12,15与路加福音1:42,44;撒母耳记下6:10-12与路加福音1:41,43-44;撒母耳记下66:9与路加福音1:43;撒母耳记下6:11与路加福音1:56之间,看见了约柜(אָרוֹן,ark,创世记50:26)和马利亚的平行关系。请记住耶稣这句话:“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1-32)。阿门!


2、马槽


然而,圣殿在哪里建造呢?不在京城耶路撒冷,不在任何人的家中,而在客栈的马槽里。


路加福音2:7有一句特别“极端”的话:“就生了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放在马槽里,因为客店里没有地方”。这圣殿竟然是从马槽开始的,“因为客店里没有地方”。这里有三个方面的功课需要我们学习。


第一、上帝的重新创造是从最卑微的地方开始的。这里有最卑微的两座村镇,一个是名不见经传、被人鄙夷不屑的拿撒勒(Ναζαρά,the guarded one),另一个徒有历史的虚名,被视为最小的城,这就是弥迦书5:2预言的伯利恒(Βηθλέεμ,house of bread)。当然,最卑微的地方是客栈(κατάλυμα,寄居、流浪中)里的马槽(φάτνη,食槽)。


第二、人类不接纳耶稣。由于骄傲和贪婪(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由于忙忙碌碌地犯罪或终日所想的尽都是恶,由于多多作孽,大怀怨恨,没有空间接受基督和祂的福音,“根本听不进去”。但是,在完全没有空间的地方,上帝要开辟恩典的空间。耶利哥城不是大门紧闭吗?耶利哥城不是倒塌了吗?


第三、马槽里的婴儿构成对整个人类文明的审判,使我们认识人是什么。客栈果真没有地方吗?不是的,那里住满了。这意味着什么呢?没有一个人、一个旅客,愿意将房间腾出来,让给“可怜的马利亚”。这是一个冷漠而没有爱的世界,这是一个见死不救,见生也不救的世界。


但神的儿子为爱而来。从巴别塔分散以来,万民如今都要在基督里回归。上帝要结束混乱和无家可归的状态,终结伪普世价值和相对主义的浅薄无知与自相矛盾,为我们提供一个真正的家园,让浪子回家,安顿我们的心灵。


但这个家的入口在马槽。这个天路历程有一个起点,就是认罪悔改,谦卑自己。进一步引申,上帝常常在我们最软弱无力、而且承认自己陷入绝境中的时候,进入我们的生命,带领我们转向天路。上帝在我们生命最黑暗的处境里救赎我们。


正因为如此,有传道者藉着传道书11:3告诉我们,“云若满了雨,就必倾倒在地上”——云愈黑,下雨的希望愈大;我们的患难常将祝福带来给我们。它们是装载恩典的货车。“主啊,黑云是你脚前的尘埃!在黑云漫布的日子,你和我是隔得多近啊!(C. H. Spurgeon);所以,“摩西就挨近神所在的幽暗之中”(出埃及记20:21)。你到了马槽旁边,那个无人过问、无人在乎的可怜之处,认罪悔改。就是在那里,你看见了耶稣!


三、上帝在基督里与我们同在


你推开门,或者你的门被打开,你看见了耶稣。但你一定不认识祂。这怎么可能是神呢?你可以想象一下牧羊人和东方来的博士刚看见耶稣的表情。正如你刚来教会,看十字架上的耶稣,你的本性会使你与和珅一样拒绝接受这位神,这位生在马槽,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所以只有靠着从神来的启示或圣灵的指引,我们才可能到马槽边,特别是藉着圣灵的教导,我们才可能认识耶稣是谁。


为此,路加福音安排了三类见证人,来告诉我们耶稣是谁。第一类见证人是旧约先知的预言、第二类见证人是圣诞期间的各种在场的人、第三就是天使。


关于先知的见证,即使从路加福音1:1-4这个序言部分,和路加福音1-2章余下部分的希腊文对比,也能明显看出来,路加在告诉我们,圣诞是旧约的自然延续,基督是旧约预言的归指。这一点,也藉着耶稣降生与约翰降生的对比,更细致地展示了从旧约向新约的过渡,约翰是最后的先知,耶稣是神的儿子;约翰是耶稣的预备,耶稣取代约翰成为历史的中心。


与此相关,加百列这个天使的名字将路加福音和但以理书联系起来。但以理书9:21-24中还有“七十个七”的预言;加百列预告施洗约翰诞生到耶稣首次出现在圣殿中,正是490天(180+270+7+33=490,利未记12:1-4)。总而言之,旧约关于弥赛亚的预言,如今成就在基督身上。


1、耶稣


我们重点说说圣诞节前后,路加福音更加密集地安排的后两类见证者,一是天使,一是在场的人。上帝在基督里与我们同在,基督位于时空的中心,一方面是旧约与新约的中心,整本圣经都指向基督;耶稣也是每个人黑夜与黎明的地平线。另一方面,基督是天与地的中心,上帝与人的中保。


我们先藉着先知的预言和天使的见证来认识耶稣是谁。这个启示在这里是藉着天使的四次宣告和人的四次见证表现出来的(这八次见证还包含着教会传统中的四大颂歌,The Four Canticles)。这意味着什么呢?若非神的指示,没有人能认耶稣是神,是主。关于天使的宣告。


首先,耶稣是主,是神(天使加百列对撒加利亚,1:15-17);其次,耶稣的名字;至高者的儿子,大卫的后裔;圣者、神的儿子(1:31-33,35,天使加百列对马利亚;注意这里的交叉结构);第三、救主,就是主基督(2:10-12,天使对牧羊人);第四,基督恢复了神与人的和睦(荣耀颂,The Gloria,The Angelic Hymn,2:14;19:38,天使天军向整个宇宙宣告)。


关于人的见证。首先,耶稣是主(1:43,以利沙伯和胎儿约翰);其次是马利亚颂(Magnificat,1:46-55),道成肉身要带来大翻转(The Great Reversal);第三,撒迦利亚颂(Benedictus,Zechariah’a Hymn,1:68-79):赞美神,连接旧约和新约,特别指向基督的救恩,祂是光,赐平安者;第四,西缅颂(The Nunc Dimittis,2:29-32):聚焦婴孩耶稣,祂是万国救主,并将在十字架上救赎万民。信徒的见证与天使的宣告之间存在一一平行的关系。比如,西缅颂等于回答了天使颂歌中提到的荣耀与平安: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工作荣耀了父神,


同时,十字架上的代赎废掉了冤仇,成就了和平。除了这“八大宣告”以外,整个圣诞叙事还有诸多的见证人:撒迦利亚的邻里亲族(1:58)、周围居住的人(1:65)、凡听见的人(1:66),在以色列人面前(1:80);牧羊的人(2:8);凡听见的(2:18);女先知亚拿,对一切盼望耶路撒冷得救赎的人讲说(2:38);凡听见他的(2:47);神和人喜爱他(2:52)……这里还有约瑟。


这些见证为我们解决了三个基本问题:耶稣是真的,耶稣是真的神,耶稣是在十字架上救赎我们的主。


2、见证


耶稣来到这个世界是个神迹,但这次“入侵”,并不是月黑风高、鬼鬼祟祟的。这不是一个神话或谣言。基督教信仰不是一个神秘主义的个人体验,基督教信仰是一个公开的、符合常识的公共事件。我们看见,有无数见证人如云彩一样围绕着祂。这样的信息足以增强我们的信心。


第一、神的存在。我们常常说,你让我看见,我就相信神。事实上,神在基督里让我们看见了,我们应该在基督里信仰神。约翰福音1:18,“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这句宣告一方面排斥了在基督之外寻找上帝的努力皆为妄想和谎言;另一方面,使我们把信仰上帝完全聚焦在基督身上。


基督作为上帝和人的中保,有无数的见证人;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用来控告这些人在说谎,也没有足够的道理让我们推论他们联合诈骗。道成肉身、童女怀孕,是神迹,也是基本事实。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童女怀孕这个神迹,是由一位叫路加的医生来参加作证的。上帝是不是很幽默呢?


第二、耶稣在地上的全部事工都有见证人。这一点,正如我们以前藉着一位律师的辩护看见的,只有基督教的信仰,可以在现代法庭上经历控辩。


第三、见证人生命的改变。看见耶稣,会在我们生命中造成奇妙的改变。首先是认罪悔改信基督。事实上,魔鬼捆绑我们,使用的毒钩就是不认罪,结果我们必然在任何风波中成为愤青和怨妇。愤青和怨妇是我们被撒旦奴役的必然产物,而认罪悔改是我们摆脱撒旦权势唯一的自由道路。


其次是爱,接受基督大爱的人,并只有接受基督大爱的人,才有充分的资源和理由去爱。正因为如此,加利利胆小如鼠的渔夫成了殉道者,狂热的法利赛人保罗转去为主不顾性命,而那些狮子坑里面的老弱妇孺,加入了天使天军的合唱:“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阿门!


结语:今天,为你们生了救主


路加福音2:11节说,“今天……为你们生了救主”。神今天呼吁我们成为基督徒,或者,叫那些已经信了的人,重新得力,展翅上腾。


慕道的朋友可能会问:我接受基督是主,那以后呢?基督徒怎样靠什么走以后的道路?路加福音有三大主题:道路主题(The Journey)、先知主题(The Prophet)和圣餐主题(Table Fellowship)。


所谓道路主题,就是我们要不断经历的成圣之路:每天都是复活节和洗礼,向罪死,得赦免,向神活着,渐渐更新。


所谓先知主题,是告诉我们,耶稣是最大的先知,祂教导我们,在祂的话语里面,祂与我们同在。祂因话语被我们弃绝。


首先,这意味着基督教是教导的宗教,不是修性的宗教。我们每日需要神的教导,不可停止聚会,神的话语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基督徒活着不单靠食物也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其次,基督徒生命的成长过程一直伴随内外两种冲突。关于内部冲突,是说我们里面的罪性与真理的冲突。这正如《帝皇密令》中一位人物所说的:“我不能接受基督的信仰,因为我的本性与它对立”。若非圣灵的指引,没有人能相信和顺服,如同马利亚。这也是我们教会一直强调和不断经历的:讲道台与长椅之间存在持久的张力甚至冲突;这不是我与你们之间的不合,而是我们一起与上帝之间的矛盾。但每一次冲突靠主解决就会进入更高层面的自由与平安。


另一方面,关于外部冲突,我们可能为听道、信道、行道而遭遇风波:逼迫、弃绝、甚至杀害。我们要知道,杀害基督和先知是人性的“自卫反映”,而被人类弃绝是大部分先知的“宿命”。


我们必须认清教会在地上同样具有先知的职分,一方面,对基督徒生命里必然有的风波有平常心;另一方面,面对一切逼迫、残害和摇动要至死忠心,饶恕与爱,以善胜恶(马太福音23:31;37,罗马书12:21)。


所谓圣餐主题,就是讲上帝在圣礼中与我们同在:“在敌人面前,祂为我摆设筵席”。在旅途中,在旷野里,神接待我们:洁净我们,喂养我们,带领我们,祝福我们。


在路加福音中,洗礼和主的餐桌是反复出现的画面,这也是我们教会高度重视圣礼的根据,藉此我们要知道,复活升天的基督,从未离开我们,正如祂所应许的,祂不会弃我们如孤儿。祂藉着圣道和圣礼住在我们中间,这是教会生活的两个基本方面;上帝在祂的道和祂所设立的圣礼中,亲自服侍我们,接待我们、更新我们、造就我们、安慰我们、保守我们、祝福我们,带领我们。


聚会生活使我们能够与世界分别出来,分别为圣;使我们“活着就是爱”,直到基督的再来。没有圣道和圣礼的教会,根本不是基督的教会;而有了圣道和圣礼的教会,就有了基督,就有了生命。“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神的儿子”(约翰福音1:34)。阿门!


2011年12月9日



7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