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Tim Keller

工作&信仰27 | 工作的新故事 1



简介
你为何想要工作?为何工作如此艰辛?如何在工作中找到满足?本书将帮助你寻找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凯勒凭借扎实的神学功底以及丰富的牧会经验向读者阐明:基督教的工作观是怎样的,圣经中的智慧何以帮助我们理解并应对工作中那些最棘手的难题,以及如何将信仰与工作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基督教的工作观,即服侍他人而非服侍自己,是拥有美好职业生涯的关键。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羊之门” & thedoorofsheep.com/福音资料 

第九章 福音与工作

所以,你们或吃喝,或作什么,一切都要为上帝的荣耀而行。—《哥林多前书》10:31


  理解世界

人对事物的理解取決于不同情境。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 每当人们提起它, 总会有一个叙事结构。有人说:“ 这是美国在全球滥用帝国主义权势的结果。”也有人说:“ 国外许多邪恶势力憎恨我们, 因为我们的国家自由而美好。” 把美国视为正面角色还是反派角色, 全在于人们所相信的版本不同, 而且人们的反应(包括情绪和行为)也会因所相信版本的不同而大相径庭。


哲学家阿拉斯代尔・麦金泰尔(Alasdair Maclntyre)在《追寻美德》(After Virtue)一书中描写了一个经典事例, 阐释了故事的重要性。他让你想象自己站在公交车站, 一位陌生的年轻人走过来对你说:“ 那种常见野鸭的拉丁名为丑鸭丑鸭丑鸭(Histrionicus histrionics histrionics)。” 你可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但他的行为举止却令人莫名其妙。他是什么意思? 只有了解背景, 才能理解他的行为。也许这个年轻人是位精神病患者——这能解释他为何那样说。也许昨天有一个与你性别、年龄、身高和外貌相仿的人在图书馆询问过这个年轻人“野鸭”一词用拉丁语怎么说, 今天他误以为你就是那个人, 这也解释得通。又或许这个年轻人是外国间谍, “在约好的地点说出了这个蹩脚的暗号, 与线人接头”。第一种情形是悲剧, 第二种是喜剧, 第三种是正剧。如果不了解故事背景, 我们就无法理解所发生的事情, 也就无从应答了。


全部回应都会出问题, 包括你对待工作的态度。


  故事与世界观

故事的构成要素有哪些? 围绕叙事结构展开的优秀学术分析众多, 这里只是简单讨论一下。故事始于生活的平衡被打破。主人公竭力恢复平衡与和平, 敌对势力却拼命抵挡, 故事情节随之展开(或剧情愈加“丰满”)。最终, 冲突过后平衡恢复(或彻底被打破), 故事就此结束。


可见, 故事中最不可或缺的要素是一个使生活脱离最初轨道的难题。如果说“ 小红帽给祖母带了些食物, 她们一起吃”, 这个描述虽然美好, 却很难成为故事, 因为没有情节。故事还要有恢复美好秩序的观念与可能性。“小红帽来到祖母家, 突然大灰狼闯了进来, 把她和祖母都吃掉了”——这就比较有戏剧性了, 但还不能算为故事。由此可见, 故事应当描写生活本来应有的样子, 解释平衡是如何被打破的, 并提出让生活重归正轨的解决方案。


故事的意义正在于此。虽然有些故事仅供娱乐消遣, 但事实上,故事在人类的思考中占据基础性地位, 決定我们如何理解并活出有意义的人生。“世界观”一词源自德语单词Weltanschauung, 意指我们解释全部现实的综合视角。世界观并不只是一套哲学观点, 它本质上是一部原型叙事或故事梗概, 描写(a)人类在世上应怎样生活, (b)是什么打破了最初的平衡, 和(c)如何补救。若非找到人生重大问题之解,没有人可以真正活得精彩。因此, 为了解答上述问题, 我们要引介一个世界故事的视角, 即用一种世界观解释事物的叙事。


众所周知, 世上万物都出了严重问题。无论是谁, 都不会说自己的生活本应如此, 何况整个世界。我们的内里出了问题。似乎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令我们感到快乐满足, 我们只能体验转瞬即逝的快感。我们之间也出了问题。这个世界充满贫穷、战争、苦难和不公。整个世界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而失去了平衡。但究竟是什么东西? 谁是罪魁祸首?怎样才能解決? 当你开始回答这些问题时, 一个故事便应运而生, 而你要活出这个故事。我们总是热切追寻和排演那些有望使世界重归均衡的故事。


麦金泰尔认为, 人类行为是一种“表演叙事”。每个人心里都在上演一个赋予生命意义的故事——无论是为环保等正义事业奋斗, 还是诸如寻找真爱等个人追求; 或是出身贫贱、不被认可却不懈努力而获得成功; 或是一部关于自由与平等的故事, 你带着全家逃离压迫, 踏上一片崭新的士地, 开始新的生活; 抑或是一出戏剧, 你用自己独特的性别、文化或政治身份, 与社会偏见进行抗争。无论是哪一种, 你都将自己置身于ー个更宏大的故事中, 相信如果有更多人加入到你的队伍中, 世界会变得更美好。你可能在设想, 如果大家都解放思想、积极进取,勇于反抗压迫势力,这个世界就会大不ー样。或许你还相信, 如果我们坚守已被确认的绝对道德,世界就会更加美好。无论哪一种情况, 人们都视自己为主人公——为引领世界重归正轨而努力的善良人。


Stevenson在其经典之作《人性七论》(Seven Theories of Human Nature)中, 列出了几位颇具社会影响力的杰出思想先驱关于人性的见解。柏拉图认为我们的主要问题源于肉体及其软弱;卡尔・马克思则归咎于不公平的经济制度; 弗洛伊德认为是欲望和良心之间内在的无意识冲突;萨特则归因于我们尚未意识到自己是完全自由的, 因为并不存在任何客观的价值;斯金纳(B.F. Skinner)认为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完全受环境制约; 康拉德・洛伦茨(Konrad Lorenz)则归结于人类进化过程中与生俱来的攻击性。


每种理论都是一个故事——讲述我们哪里出了问题以及相应的补救办法。每种对现实的解读都对社会、研究和工作领域产生深远影响。任何一种世界观, 一旦它主宰了某种文化,就会极大地影响人类的生活, 即便不认同该世界观的人亦在所难免。


我们都在生活中出演有关个人和社会叙事的戏剧, 主要舞台就是日常工作。我们的世界观将工作摆在一段历史、一项使命、一个追求以及系列主角和对手的背景之下, 借此将我们工作的战略意义提升到新的高度。在日常生活层面,我们的世界观会影响我们的人际关系与決策。


我们从本书的序言部分获知,凯瑟琳・阿尔斯多夫得到了一个新故事, 就是福音。这故事与硅谷的主流叙事截然不同, 后者的主旋律是盲目乐观并狂热地渲染科技改变世界的能力。我们在上一章提到两位公司的广告经理, 他们的工作环境倡导自我表现、荒淫纵欲和纸醉金迷为人生意义所在, 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是毕生事业之法则。但福音教导我们生命的意义在于爱上帝、爱邻舍, 生活的准则是彼此服侍。乍听起来, 这样的对比过于抽象, 但当上述两位经理将独具匠心的广告语诉诸笔端, 其对比就实实在在地摆在眼前了。


~待续~



5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Σχόλι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