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杨腓力

耶稣真貌2 出生



简介
“耶稣真貌”这本书显出耶稣是机智、有想象力,具有挑战性、无惧、富同情心,难以捉摸并且给人极终满足的那一位。这本诚实的书,将会帮你发现一位不同的耶稣,不同于主日学中那位穿著法兰丝绒的图像,带着微笑的得胜救主,更不同于被一般传统文化所遮盖的那位好象只能将祂摆在宗教的盒子里的耶稣。
thedoorofsheep.com/耶稣真貌 

受访的星球 权能的神曾经在祂荣耀威严的光中驰骋;有一天祂曾经降卑,彻底的倒空。——乔治·何柏(GeorgeHerbert) 我整理去年的圣诞卡片的时候,发现各式各样的图片形象参与了这个节日的庆祝。许多卡片以新英格兰的风景为背景,白雪覆盖大地,有时还加上马车。另外一些卡片则以动物为中心,不仅是长角鹿,还有花松鼠,浣熊、红鸟或是可爱的灰老鼠。有一张卡片甚至是一只非洲狮子躺在一只绵羊身边。 近年来,美国的卡片上也常常看到天使,虽然这些制作严谨、却是可爱的天使从来不需要像圣经中的天使那样宣告:「不要惧怕!」。有少数宗教性的卡片甚至以耶稣的家庭为中心。这些卡片上的人物,当然都非凡人,他们安祥、沉静,仿佛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光环如同冠冕一样挂在他们头上。 卡片里面所写的都是爱、祝福、恭喜快乐一类的温暖字眼。我想或许我们以这种温馨的气氛来纪念这个神圣的节日也是一件好事。可是当我翻开福音书的记载,来到第一个圣诞节的时候,所听到和感受到的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还记得在一个叫做「三十好几」的电视节目中,听到这样一段对白。一位名叫荷甫的基督徒对她的犹太丈夫麦可说:「你为什么还要过点灯节(Hanukkah)呢?难道你还真相信几个犹太人就靠着几盏神迹般、油烧不尽的灯就打退了大队的敌人?!」(译注:点灯节是犹太人在十二月底的一个节日)麦可大发雷霆:「你以为圣诞节就多合理性吗?你难道还真相信一位天使向一个没有性行为的少女显现,使她怀孕,然后她还骑着马去伯利恒,在马槽里生下一个婴儿,后来会是世界的救主?」 坦白讲,麦可的嘲笑非常接近圣经的记载。玛丽亚和约瑟所面对的羞耻,以及家人和邻居的嘲笑,可能正如麦可所说的:「你难道还真相信天使显现?」 就算是对那些肯相信超自然事件的人们而言,还有其它的难题接踵而来,有一位老伯伯祷告说:「拯救我们脱离仇敌和一切恨我们之人的手。」西面却警告童女:「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玛丽亚的赞美诗提到有权柄的失位和狂傲的人被赶散。 这些记载和那些圣诞卡所给我们的信息完全相反,圣诞节并不会让地球上的人生活变得更好。这也许是每当圣诞节来临的时候,我总是从这些令人愉快的卡片转过来看福音书这严肃的事实。 圣诞节的图画总是把耶稣的家人当作偶像一样贴在黄金色的纸上,安祥的玛丽亚如同等待一个大好信息宣告那样站在那里,像等待承接祝福一般。这可不是路加福音所告诉我们的一切。玛丽亚很惊慌(原文作极为忧虑),并且因天使的显现大为恐惧。当天使在那儿宣告至高者的儿子,他的国也没有穷尽之时,玛丽亚的心中所关注的却是「我还是一个处女呀!」 有一次,在我们芝加哥的教堂里,有一位未婚的女律师,在众人面前勇敢地认罪。虽然我们早就知道她的罪,她那好动的小孩每个礼拜天都在教堂里跑上跑下。这位名叫辛西娅的女子,当孩子的父亲离开她的时候,她决定去走一条孤单的道路,把这个不合法的孩子生下来并且养育他。辛西娅的罪并不比别人的罪更糟,然而当她在述说这一段辛酸的时候,这个罪的后果是相当的沉重。她无法隐藏那一次激情下的结果,好多个月她挺着大肚子,直到孩子生下来。她余生的每时每刻都完全随之改变。难怪玛丽亚这位犹太少女会极为忧虑!她没有那些激情的经验,却要面对可怕的未来。 当然在美国现在的社会,每年有上百万的少女未婚怀孕,玛丽亚的遭遇多少失去了一些震撼力。可是想一想在第一世纪那种封闭的社会里,天使所带来的消息恐怕并不太受欢迎,当时的法律规定一个女人如果未婚怀孕是犯了奸淫罪,应该要被石头打死的。 马太福音告诉我们,约瑟原本想要暗暗地休了玛丽亚,不愿意公开地定罪她,后来天使向他显现,改变了他对玛丽亚的误会。路加福音告诉我们,玛丽亚匆忙地跑去找她的一位名叫以利沙伯的亲戚,因为以利沙伯也是神迹性地怀了孕,所以玛丽亚想,她或许能够体会自己的心情。以利沙伯相信玛丽亚的话,并且和她分享这一份喜乐。可是不要忘记这两个女人完全相反的感受:正当全村的人都在谈论以利沙伯的子宫蒙神医治,而玛丽亚这个未婚的女子却必须隐藏她因神迹而蒙的「羞耻」。 几个月后,施洗约翰出生。那可是大张旗鼓,包括了接生婆、凑热闹的亲戚,以及当时村庄里传统为庆祝一个犹太男孩降生而有的许多活动。可是六个月以后,耶稣的出生却是远离自己的家乡,没有接生婆,没有任何亲戚,更谈不上村庄里邻居们的祝贺。为应付罗马政府的人口调查,一个家庭的男主人去报名上册就足够了,莫非约瑟特意把他怀孕的妻子一道拖来伯利恒,就是为了让玛丽亚这不名誉的生产之事可以不在家乡发生? 路易斯(C﹒S﹒Lewis)谈到神的计划时这么说:「一直缩小到一个小尖端上,小到像针尖一样——就是一个犹太女子在祷告。」当我今日谈到耶稣出生的事迹,我不禁颤惊,难道整个世界的命运曾经就要落在这两个年轻的乡下人身上?当她觉得神的儿子在她腹中踢动的时候,玛丽亚不知有多少次必然会回想起天使的话呢?每当他忍受村里的人看到他未婚妻的肚子一天一天地大起来而给他羞辱的时候,约瑟又有多少次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遇见了天使,或者那不过是一个梦呢? 我们对耶稣的祖父祖母一无所知,他们老一辈的人会有什么感受呢?他们是否会像今日一些未婚青少年的父母一样呢?刚听到这种消息是道德上愤怒地爆炸,然后是忧郁地沉默,直到后来小婴孩那双透亮的眼睛才融化了父母的冰心,给家里带来和解。是否有可能他们也像现今城市里那些贫民窟里的祖父母,满有恩慈地照顾那婴儿呢? 九个月之久的尴尬解释,绵绵不绝的丑闻臭味,好象上帝故意安排令人羞辱到极点的环境来迎接他自己来到人间,免得有人说他偏心。每当我注意到人子在地上做为一个人的日子,他总是跟一般人一模一样地受到各种规矩的辖制,而且是无情的规矩,别忘了小村庄里人对出身不明不白的小男孩是不会有好脸色的。 马空·慕格瑞(MalcolmMuggeridge)注意到我们今天的社会,家庭计划诊所提供了非常方便的办法来修正一些可能会让家人羞耻的「错误」。马空说:「事实上,在目前的环境下,耶稣根本就不太可能被允许生出来。玛丽亚未婚怀孕,父亲是谁又不详,家境又贫寒,当然就是最标准的堕胎个案。当她说她的怀孕是因为从圣灵而来时,更证明了她需要看心理医生,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少女怀孕,就更加应该堕胎了。我们这个世代,也许更加需要一位救主,因为这个世代恐怕以人道的理由根本不会允许一位救主出生。」 童女玛丽亚虽然是没有计划地生育,她却对此有不同的反应。她听到天使的宣告以后,心中反复思想,然后就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其实,神的话来到的时候常常是带着两面影响,一方面是极大的喜悦,另一方面则是极大的痛苦。当玛丽亚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她是两者同时都接纳了。玛丽亚是第一个人按照神的条件来接纳神,无论个人要付出什么代价。 十六世纪,耶稣会的宣教士利玛窦(MatteoRicci)赴中国传教,他带着一些宗教性的艺术品,用来向那些从未听说过基督教的人们解说一些故事。中国人对怀抱小婴儿的童女玛丽亚非常欢喜接纳,可是当他向中国人解说那幅神的孩子长大以后被钉上十字架的图像,人们的反应就是嫌恶和恐惧。他们偏爱童女,坚持要膜拜她,深深地弃绝那位钉十字架的上帝。 当我再一次翻过我的圣诞卡的时候,我明白我们基督教国家也有相同的心态。我们仍是在庆祝一个喜气洋洋大团圆的节日,我们把任何一些与悲剧相关的蛛丝马迹都清除一空。尤其过分的是,我们绝对不给人半点暗示,这个从伯利恒开始的故事最后是在各各他结束。 在路加和马太所记载有关耶稣降生的故事里,有一个人似乎能体会神在这一件事中的奥秘,那就是老人西面。他认出这个婴孩就是弥赛亚,他直觉地明白马上要有许多的矛盾冲突,他说:「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许多人兴起,又要作毁谤的话柄。」他接着就预言玛丽亚的心也要被刀刺透。西面感受到虽然在外表上没有什么大变化:暴君希律王依然掌权、罗马的军队还是四周巡逻、耶路撒冷还是挤满了乞丐,可是他知道在骨子里一切都已改变了,一股新的力量来到人间,将要压倒世界上一切的权柄。 起初,真看不出耶稣对世上的权势有什么威胁,他生在罗马帝国凯撒皇帝亚古斯督的威望日正当中的年代。事实上,军事上的胜利以及社会的繁荣,提高了人们对领袖的期望。亚古斯都皇帝是第一个把希腊文中福音或是好消息这个字,借来形容他统治的新世界秩序的卷标,帝国宣告他如同神明,并且建立一套敬拜他的礼仪,许多人相信他英明卓越的领导将使天下长安久治,民生乐利。 就在这种情形下,在亚古斯督王朝一个偏远角落里,有一个名叫耶稣的婴孩降生。当时没有人注意,我们现在知道的关于耶稣的事,主要还是靠四位福音书的作者在他死后才记载下来的。当时整个罗马帝国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听过耶稣的名字。耶稣生平也借用了福音这个字眼来宣告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秩序。在四本福音书中,亚古斯督的名字只提到过一次,是要用来确定报名上册的日期,也造成耶稣出生在伯利恒。 耶稣生平中最早的一些事件,却预先警告人一场难以想象的斗争已经开始。大希律是罗马帝国分封犹太地的王,很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因滥杀无辜而遗臭万年。我从来没有在一张圣诞卡上看过描写这一次政府进行的大屠杀事件,可是别忘了这却是基督来到人间的一部分历史,虽然官方的历史否认这场屠杀事件,可是没有一个熟悉希律生平的人会怀疑他干不出这种事。他可以杀了两个自己的连襟、太太玛瑞莱(Mariamne),连亲生的儿子也不放过,他死前五天,下令逮捕一批人,在他死之日处决,以确保他死时全城有哀悼的气氛。像这样的人,在伯利恒一个小地方杀一些婴孩,当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历史上记载希律王在位的日子,很少有一天是没有处死人的,情形就跟苏联在三十年代斯大林掌权的时候相去不多。禁止公开聚会,到处都有密探。在希律的心中,如果为了确保社会的安定、防患反革命的暴乱、维持政权上的稳定,屠杀伯利恒城中的婴孩是一件绝对合理的事。 奥登(W﹒H﹒Auden)在《正在那刻》一书中描述过希腊王在下令屠杀无辜时,心中可能有的想法: 「今天是冬天里少有的好天气,一片安宁,远处传来牧羊犬的吠声,城墙外的山顶也格外清晰,我的心却觉得紧张。今夜,站在宫中的窗口望下去,眼前的一切景物,实在看不出有任何威胁帝国的征兆,既没有塔特人骑着骆驼来侵犯,也没有听到御林军有什么叛乱的阴谋。哎!这个可恶的小婴孩,为什么不生在别的地方呢?」 所以,让我们看清楚耶稣基督是在斗争和恐怖中来到世界上。他幼年的岁月是在埃及逃难中度过的。马太提到当时的政府甚至知道耶稣会在哪里长大。当大希律死的时候,天使向约瑟显现并告诉他,现在可以安全地返回以色列,可是不要回到希律的儿子亚基老所管辖的地区。所以约瑟就把家搬到北边的拿撒勒,在那里是希律另一个儿子作王,就是耶稣后来称他为「狐狸」的那位,也就是把施洗约翰砍头的那一位。 几年以后,罗马政府收复南方包括耶路撒冷在内地几个省份,并直接管辖。当时的总督就是以残暴而恶名昭彰的彼拉多。他是一个很有背景的人,他娶了亚古斯督皇帝的孙女。根据路加福音,希律安提帕和罗马总督彼拉多原来是政敌,一直到他们审判耶稣的时候才和好。在那一天,他们携手合作,希望能完成大希律未竟的工作,就是把这位陌生的冒充者除掉以确保政权。 从头到尾,看起来罗马和耶稣之间的矛盾是完全解决不了的事,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似乎可以把任何可能的威胁一劳永逸地解决(至少当时看起来是如此)。暴政又一次地得胜,没有人会相信他这批顽固的跟随者有可能比罗马帝国长命。 圣诞节的一些事实,在圣诞歌曲里唱着,孩子们在教会里表演着,卡片上显示着,这一切人们已这样熟悉,以致于在事实背后的信息已经失去了。当我再一次读到耶稣降生的故事时,我问自己,如果耶稣是为了把上帝启示给我们,那么我从第一个圣诞节里学到了什么? 我非常惊讶地发现一些和这件事有关的字眼:谦逊、可亲、失败、勇敢,很难相信这一类字眼是用来形容上帝。 谦逊(Humble) 在耶稣以前,谦逊很少被认为是一个赞美的字。可是圣诞节的事件不可避免地指向一位自相矛盾的名称:谦逊的上帝。神来到地球上,既不是乘着旋风,也不是驾着烈火,实在难以想象,创造万有者缩小再缩小自己,一直缩小到子宫里的一个连肉眼都看不见得小小受精卵,一个可以分裂成长的受精卵慢慢地形成胎儿,在少女的腹中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成长。诗人约翰·多尼(JohnDonne)惊讶地说:「无限隐藏在她宝贵的子宫里。」使徒保罗更准确地说:「他反倒虚己自己卑微。 我记得一个圣诞节,坐在伦敦美丽的音乐厅里听亨德尔(Handel)的弥赛亚,当合唱的部分唱到《那一日主的容光将要显现》。那天早上,我在博物馆里参观英国荣耀的遗物——王冠上的宝石、统治者的纯金令牌、高等法院法官包金的马车。我相信以赛亚同时期的人,当他们听到弥赛亚的应许之时,恐怕心中充满了的就是这些财富和权势的形像。当犹太人读到以赛亚书的时候,他们肯定是怀念所罗门荣耀的日子,那时「王在耶路撒冷使银子多如石头。」 然而这一位弥赛亚的出现却是另外一种荣耀,卑微的荣耀。雷维·费吉教父这样写着:「回教徒呼喊『上帝是伟大的』,这是一个不需要超自然的存在来教导人类的,一位满了威严,能够命令军队和帝国好象摆弄棋盘上的小卒一样容易的神,当他出现在巴勒斯坦,却是一个小婴儿,既不会说话,又不能吃硬质的食物,就是连小便也无法控制,需要完全依靠他小时候的父母提供住处,食物以及关爱。」 在伦敦的时候,有机会看到女皇和她的家人所坐的皇室包厢,我能略微体会一个典型统治者如何在世上昂首阔步。贴身侍卫、华丽号角的吹奏、颜色鲜艳的服饰以及五光十色的宝石。伊丽莎白女皇二世最近在美国访问,记者很有兴趣地报导她的一些事:比如她带了四千磅的行李,其中包括每一个场合所需的两套礼服,一套以备万一的葬礼的服饰。四十品脱的血浆,以及白色小山羊皮做的马桶座套。她带着她私人的美发师,两位贴身侍卫,以及其它一大群的随从。皇室到外国一个短短的访问轻轻松松地就花了两百多万美金。 这跟谦卑是何等的反比!上帝来到地球访问,他来到一个动物住的地方,没有带任何的随从,连出生的地方都没有,只好降生在马槽里。事实上,这一个把人们历史划分为二的事件,当时在场的动物可能比人还多一些。不小心恐怕驴子都会踩到他:「这奇妙的礼物是在如此沉默安静中赐下。」 只有一短暂的时刻,天空为天使的荣耀所照耀,然而有几个人看到这幅景像呢?不过是几个被雇来看守别人羊群的不识字小民。这些一无是处的小人物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牧羊人名声都不太好,所以犹太人把他们都视为不敬虔之流,只准他们到圣殿的外院,上帝却偏偏拣选这些人来庆祝「罪人之友」的降生。 在奥登(Auden)的诗中,东方博士宣告:「此时此地,我们无穷尽的旅程终告结束。」牧羊人却说:「此时此地,我们才开始了无穷尽的旅程。」寻找今世智能之旅结束,寻找真实生命的追求才开始。 可亲(Approachable) 我们这些非正式或是私下祷告传统下长大的人,不太容易欣赏耶稣把人类与神亲近方式的改变。印度教徒要在庙宇里献上祭物,回教徒跪下是要前额着地。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宗教传统中,一个人接近上帝的主要感受是恐惧。 犹太人当然把敬拜和惧怕联在一起。摩西看到燃烧的荆棘,以赛亚经历火烧的炭,以西结看见那份太空的异像,一个人如果蒙福与神直接接触,不是被烧焦,就准是像雅各一样成了半个瘸子。这些还算是好的了,犹太人的小孩子都知道在旷野西乃山的故事,任何人摸到那山,就必定丧命,就是不小心不按规矩摸约柜,也是必死无疑,要是闯进至圣所,那就别想活着出来。 他们是在圣殿里给上帝另外盖了一间密室,而且在平日言谈之间,连上帝的名字都不敢提的人,神可是令他们跌破眼镜,居然以一个出生在马槽里的婴儿的姿态出现。还有什么比一个四肢都包起来的新生婴儿更让人不觉得惧怕的呢?上帝在耶稣里找到了一个方式,能够不使人恐惧地与人相亲。 其实,恐惧从来也是没有什么大用的,旧约圣经中人神的关系总是低潮多过高潮,神需要一个新的方式,一个新的约,用圣经的话来说,这个新约就是不再强调人神之间巨大的鸿沟,而是着重如何跨越差距。 我有一个朋友,名叫凯西,她很喜欢用「猜猜看」的游戏方式来帮助她六岁的儿子学习认识不同的动物。这个孩子说:「我想到有一个哺乳类,他很大,并且还会耍戏法。」凯西猜想可能是鲸鱼,然而最后还是认输。她儿子在胜利中宣布答案是「耶稣」!这个答案在当时似乎没有什么关联,凯西告诉我,她后来才想到她的儿子击中了肉身一个深处的认识,耶稣是一个哺乳类呀! 在我保养一个海水养鱼缸的过程中,我学到一些关于耶稣道成肉身的功课。我发现要管理一个小型海洋水族馆可不是简单的差事。我需要设立一个活动的化学实验室,随时检查硝酸盐的成份以及氨的含量,我需要灌入维他命、抗生素、磺胺药剂以及足够的酵素才能使得岩石生苔,我还需要把水透过玻璃纤维和活性炭的滤清,又需要加上紫外线的照射。你可能想我在鱼身上花了这么的精力,我的鱼应该至少有几分感激之情吧!门都没有!每一次我的影子才靠近鱼缸,它们就拼命找地方躲起来,它们对我只有一种情绪的表现,那就是恐惧。虽然我一日三次打开盖子,固定给它们喂鱼食,我的每次拜访,对它们而言依旧好象是我设计好要整它们似的。我无法说服它们我真正的关切。 对我的鱼而言,我好似神明,我对它们而言是太大了,我的行动是太难以明白,我慈悲的行动会被认为是残暴;我试着想要医治它们,会被认为在毁灭它们。要想改变它们对我的看法,我慢慢地看出是需要一种的「道成肉身」,我必须要变成一条鱼,以它们所能明白的话语和它们沟通。 一个人变成一条鱼是无法和上帝变成一个婴儿相比,然而根据福音书这就是伯利恒的故事,这位创造万有的神,来到世界之中,好象一个画家变成了他图画中的一点油墨,又好象一个戏剧家变成了他剧中的一个人物。上帝是以真人真事在真实的历史中写了一个故事﹣﹣道成肉身。 失败(Underdog) 当我用这个字来形容耶稣的时候,不禁有三分畏缩。这是一个很残酷的字。这个字原来可能是由斗狗之中演变出来的,指着是注定要输的人,或是不公义下的受害者。然而当我读耶稣降生的故事,我无法不做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世界是偏向富有和权势,上帝却是偏向失败者。玛丽亚在她雄伟的诗歌中这样说:「他叫有权柄的失位,叫卑贱的升高,叫饥饿的饱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拉撒路·透克斯(LaszloTokes)是一位罗马尼亚的传道人,因为政府残暴地对待他,激怒了全国人民,导致革命,推翻了GC党的统治者齐奥塞斯库(Ceansescu)。他谈到当他在一个被下放的山上小教堂准备圣诞节的讲章时,公安警察到处逮捕不满分子,全国各地有许多暴动,透克斯因怕遭害便闭门不出,坐在家中一次又一次地读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不像一般传道人到了圣诞节讲一些令人温暖的讲章,他选择了圣经的本文,描述希律王所作所为是一场对无辜的大屠杀。这一段经文是对他所牧养的弟兄姐妹直接说话,他们非常了解压迫、恐惧,以及暴力给这些失败者无力挣扎的感受。第二天,齐奥塞斯库被逮捕的消息传遍全国,教会的钟声响起,罗马尼亚到处充满了喜悦,另一位希律王又垮台了。透克斯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圣诞节故事中所有的事件,如今对我们而言有了新的意义,这些是生根于我们生活之中。对于我们这些亲身经历那段日子的人,1989年的圣诞节代表着一个丰盛、共鸣且多彩多姿的圣诞节故事。这期间,神的眷顾和人类邪恶的愚蠢似乎变得好象太阳月亮越过山脉一样的容易体会。「四十几年来,罗马尼亚第一次可以公开地庆祝圣诞节。」 也许最能帮助我们体会道成肉身中失败的本质,就是敢用一些现代的词汇来形容这件事。一个未婚的妈妈,无家可归,又因为殖民地政府的苛捐杂税而被迫流浪,想要寻找一个栖身之处,她生活的国家还在战争中喘息,依然一片混乱,有点像今日的波斯尼亚、乌甘达、或是索马里。她正如今日一半以上的母亲,无论是在亚洲,或是在西方世界的一个角落分娩,她都面对着一个不欢迎她儿子的世界,玛丽亚的儿子成了在非洲的一个难民,正好象今日非洲还是充满了许多的难民。 我想玛丽亚在埃及避难流离的日子里,可否想到她曾经唱过的那首伟大的诗歌?对犹太人而言,埃及使他们想起了他们一段辉煌的历史,万能的上帝曾经打败法老的军队,带给他们自由。如今玛丽亚逃到埃及,走投无路,一个陌生人在一块陌生的土地上,躲避自己政府的追缉,难道她这个无助的婴儿,被追缉、在逃亡,还有可能成全她同胞丰富的期盼? 这个家庭的母语都一再提醒他们是个失败者,耶稣使用亚兰文,就是一种和阿拉伯文相近的商用语言,这本身就是一种令犹太人很难受的提醒,他们深受异国的压迫。 有几位从外国观星象的人(很可能是今日的伊拉克一带)一同拜访耶稣,这些人都是犹太人认为不洁净的家伙。这些装模作样的人当然是要先去和治理耶路撒冷的王打一声招呼,这位王对在伯利恒的婴孩一无所知,他们见到婴孩以后,这些访客干了一件违反政府命令的事,他们瞒着希律王从另外一条路潜逃回国,他们为了保护这个婴孩,采取了违反了政府命令的作法。 耶稣长大以后,感觉知性,深受贫穷无助以及受压迫者,就是所谓失败者的一群人的影响。如今神学家们为了「上帝偏爱穷人」这种句子来形容神关心失败者是否恰当而辩论,其实当神安排他降生在地球上的环境,就是没有权势或财富,没有权利,也没有公义,他的偏爱似乎是不言而喻了。 勇敢(Courageous) 主后1993年,我读到一份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克伦高地所发生的「弥赛亚奇观」的报导。大约有两万名路巴维奇·哈西迪克派的犹太人住在克伦高地,在主后1993年,他们中间多人相信一位拉比(犹太教的教法师)名叫孟拉奇·孟道尔·希尼森,就是弥赛亚。 当有消息传出,拉比要公开露面的时候,整个克伦高地好象起了火一样,这些路巴维奇派的人一个个穿著他们黑色的外套,留着可爱的大胡子,拥到拉比平时祷告的会堂。有些人比较幸运,有朋友用无线传呼机通知他们,他们一听到一些风声,就立刻赶到会堂。大厅中挤满了上百的人,甚至有人爬到柱子上,整个大厅中充满了期待兴奋的气氛,在宗教仪式中很少有这种气氛,只有运动比赛的冠亚军争夺赛中才有这种气氛出现。 这位拉比已经九十一岁,自从一年多以前中风以来,就一直不能说话,当帘幕终于慢慢升起之际,那些拥挤在会堂里的人看见一位衰残的老人,留着长胡子,不太能活动,勉强地挥一挥手,歪着头,眼珠转几下,如此而已。可是会堂的人却毫不在意,众人齐声高歌:「愿我们的主,我们的老师,我们的拉比,君王,弥赛亚,万岁,万岁,万万岁!」他们反复地唱,直到这位拉比勉强暧昧地做了一个手势,帘幕就再一次拉上。他们缓慢地散去,依然忘我地回味这一刻的感受。希尼森拉比在1994年6月去世,目前许多路巴维奇派的人仍在等待他身体的复活。 我最初读到这段报导,几乎放声大笑,这些人在跟谁开玩笑——一位住在布鲁克林的九十几岁的哑巴会是弥赛亚?然而我忽然顿悟,我对于希尼森拉比的反应和第一世纪那些人对耶稣的态度简直完全一样,一个加利利的弥赛亚?一位木匠的儿子? 我对拉比和他的狂热跟随者的嘲笑的感觉,给了我一点暗示,耶稣一生在地上所受到的人们对他的感受:他的邻居问:「他的母亲不是叫玛丽亚吗?他弟兄们不是叫雅各、约瑟、西门、犹大么?这人从哪里有这等智能和异能呢?」另外一些外乡人嘲笑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东西呢?」甚至他自己的家人也认为他疯了,宗教界的专家想尽方法要杀害他,至于像墙头草一般的老百姓,他们一会儿论断说:「他是被鬼附着,而且疯了!」一会儿又极力想要黄袍加身拥立他为王。 我相信神肯放弃权能和荣耀置身在人间,允许人们以我对布鲁克林的希尼森拉比的心态来对付神自己,需要有极大的勇气。降下到地球这一个行星上是需要相当的勇气,因为这一个行星是以粗俗的暴力著名,特别是其中的一个民族更是以拒绝先知出名,上帝还能干什么比这件更愚蠢的事呢? 在伯利恒的第一个夜晚,天父上帝需要极大的勇气,看他的儿子满脸是血地来面对一个无情冷酷的世界,是否也像任何一位无助的为父者一样呢?我又想起有两首圣诞节的歌曲中的歌词,其中一首说: 「小小主耶稣,不哭也不闹」。这似乎是一幅修饰过的伯利恒图画,我能想像耶稣就像任何一个来到世上的婴儿一样地大哭,而且事实上这个世界就是在他他长大以后,还是给他够多的理由来大哭一场。另外一首「哦,小小伯利恒」中有一句,在两千年以后的今天依然出奇地真实:「今夜全世界的希望和恐惧都在你的身上。」 契斯特斯顿说过:「所有的信条都同意基督教把勇气列为上帝的美德之一」,从耶稣在世的第一个晚上,直到他最后一夜都何等需要这种勇气。 圣诞节的意义里还有一幅景像是我在圣诞卡上从未见过的,就是像威廉·贝雷克(WilliamBlake)这样的艺术家可能也无法公正不偏不倚地表达。启示录第十二章,拉开了幕的一角,给我们瞥见一点远在哈米吉多顿之外来看圣诞节的情景:就是天使的角度来看圣诞节。 这里的记载和福音书所记载的可就大不相同。启示录里既没有牧羊人,也没有残杀婴儿的王,这里所描写的是一个妇人,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地呼叫。突然有一头巨大的红龙出现,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二,摔倒在地上。这龙饥饿地等在要生产的妇人面前,急匆匆地要吞食她的孩子,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这婴孩被提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妇人就逃到旷野,于是就展开了一场星际大战。 启示录无论怎么说都是一本奇特的书,读者必须明白这本书的风格,才有可能看懂这些异于寻常的怪兽。在日常的生活中,同时会有两套历史在进行,一套是在地上,另一套是在天上。启示录却同时看两边,这就给我们一个机会可以看到一些幕后的真相。在地上,有一个婴孩出生,一个王听到风声就进行追杀;在天上,开始一场伟大的攻击,良善的统治者勇敢地向征服宇宙邪恶势力的宝座进军。 约翰·弥尔顿(JohnMilton)对这有非常高雅的表达。在他所写的诗《失乐园》和《得乐园》中,天上和地狱的矛盾斗争才是真正的中心,地上不过是战场而已。近代的作者腓力普(J﹒B﹒Phillips)也尝试来描述这种观点,当然气势上略为逊色。上一个圣诞节,我就借着读腓力普的幻想小说来逃避我自己过分注重地上事物的观点。 在腓力普的小说里,有一位资深的天使,带着一位刚刚出道的小天使看宇宙的雄伟。他们一同观赏旋回的星云,众多美丽如太阳的星球,穿越广袤无垠的太空,最后他们来到一个有大约五兆个行星的银河系。 当两位天使逐渐靠近那一颗被人们称为太阳的恒星,以及环绕着它运行的一些行星的时候,资深的天使就指出一颗缓慢旋转不起眼的圆球,在小天使的眼中这和一个平凡而又骯脏的小网球一样的无趣,因为他心中依然充满了他刚刚欣赏过的那些浩瀚伟大荣耀的景像。老天使伸出手指,对小天使说:「我要你特别注意这一颗!」 「看起来又小又脏,有什么特别呢?」小天使回答说。 当我读到腓力普的科幻小说,我想起阿波罗航天员从太空中传回地球的图片,他们说:「一个圆形,美丽而且微小的球」。那是一幅蓝绿交织悬在天空的小球。吉姆﹒罗维(JimLovell)回忆起这幅情景的时候说:「这不过是众天体中的一颗而已,大概有月球的四倍那么大,可是这却永藏着阿波罗八号上所有船员所知道并热爱的一切生命、希望、事物。这真是诸天中最美丽、最可观的一颗。」这是一个人的看法。 对小天使而言,地球好象并不是那么起眼,可是当他听说就是这颗微小又不太干净的小行星,居然就是神曾经拜访过最著名的行星之时,他实在是难以置信。 「你难道真的说我们那位伟大、荣耀的王子曾经亲身去到这样一颗第五流的小球上?他为什么做这样的事呢?」 这位小天使皱起眉头,一副反感的样子说:「你说他降到这样低下,变成在那颗漂浮的球上『爬来爬去,挤成一堆的生物』?」 「是的,不过我要提醒你,他可是不会喜欢你以这种口气称呼他们是『爬来爬去,挤成一堆的生物』。虽然对你我而言,也许很奇怪,可是他却爱上他们,他下去拜访他们,要把他们提升起来,能够像他一样。」 小天使呆在那里,这种念头令小天使难以明了。 这其实也是我难以明了的,不过我承认,这正是能够真正明白圣诞节的秘诀,事实上,这是我信仰的基石。身为一个基督徒,我相信两个并行的世界,一个世界中有山岭、湖泊和谷仓,并有政客和夜间看守羊群的牧人;另一个世界有天使,和犯罪的能力,也有称为天堂和地狱的地方。有一个寒冷的夜晚,围绕着伯利恒的众山顶,这两个世界戏剧化地相交,这位没有时间和空间的上帝进入了时间和空间的里面。原来没有极限的神,居然穿上小婴孩的皮肤这种难以置信的限制﹣﹣无限被短暂所辖制。 使徒后来写着「他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是一切被造的以先,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可是当时那些在圣诞节亲眼见到他的人,可没有一个能看见这些。他们所看见的是一个新生的婴儿,在挣扎使用以前从未用过的肺。 这一个伯利恒的故事,提到创造者降临到一个小行星上的事情,难道是真实的吗?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就和任何其它的故事都不一样。我永远都不需要怀疑,这颗小如网球一般的行星上所发生的事对全宇宙是否有影响。难怪当天使唱出赞美诗的时候,不仅是几个牧羊人惧怕,而是全宇宙也为之震惊。


12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