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RBM

十字架上的耶稣(路23:33-43)

Updated: Jan 14, 2023



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阿门。今天是受难节主日(Sunday of the Passion);经文是路加福音23:33-43,

A 33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
B 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34当下耶稣说,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C 兵丁就拈阄分他的衣服。35百姓站在那里观看’。官府也嗤笑他说,他救了别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拣选的,可以救自己吧。36兵丁也戏弄他,上前拿醋送给他喝,
D 37说,你若是犹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
D’38在耶稣以上有一个牌子,有古卷在此有用希利尼罗马希伯来的文字写着,这是犹太人的王。
C’39那同钉的两个犯人,有一个讥诮他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B’40那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神吗?41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42就说,耶稣阿,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A’43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这段经文可以交叉结构如上。

A与A’首尾呼应,这是耶稣进入髑髅地和带人归入天国或乐园的对照。

B与B’呼应,耶稣来要赦免人的罪以及人对赦罪的呼求。

C与C’呼应,扫描四种人或五种人所代表的人类对基督之死的态度。

D和D’呼应,所有信息见证耶稣是“犹太人的王”。


我们是基督徒,我们所信的上帝是钉了十字架的上帝。耶稣如此不同,“那圣者说,你们将谁比我,叫他与我相等呢?”(以赛亚书40:25)。首先,没有宗教领袖自称为神,只有耶稣。其次,只有自称为神的耶稣惨死,且死在十字架上。默罕默德62岁;孔子72岁;老子和释迦牟尼约80岁,摩西120岁……耶稣仅仅33岁,而且“一事无成”地死在十字架上。祂却宣告“成了”。最后,耶稣和所有人不同:十字上的上帝是什么意思呢?人都是钉别人十字架或旁观人钉人十字架的人,因此,那位为别人钉十字架的是上帝。阿门。


髑髅地与十字架(33a)


33a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


耶稣受难发生在耶路撒冷,时间大约在“公元30年”。耶路撒冷是世界的中心。耶稣自己多次预言了这场受难:


31正当那时,有几个法利赛人来对耶稣说,离开这里去吧。因为希律想要杀你。32耶稣说,你们去告诉那个狐狸说,今天明天我赶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33虽然这样,今天明天后天我必须前行。因为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丧命是不能的。34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35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路加福音13:31-35)。


十字架上的基督却有母鸡的形象。这一点至关重要——十字架是上帝对死亡的主动进入和胜利:“17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18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约翰福音10:17-18)。


受难时空可以进一步聚焦。注意33节与43节中“时间”和“空间”的一一对应。原文首先强调的是时间概念:当他们来到这个叫髑髅地地方。这个他们指的是“众人”,包括祭司长,和官府,并百姓,以及兵丁(路加福音23:13)。耶稣受难的具体时间是:当地球中心的人类走到绝地或死地的时候。


其次是地点:髑髅地。有传统认为亚当也葬于此处。上帝的儿子进入人间,人间缩影在耶路撒冷的髑髅地。髑髅地可以指“死地”或“宰杀之地”(诗篇22:15;以赛亚书53:7,耶利米书11:19,51:40,使徒行传8:32;哥林多后书4:11)。


四福音书都提到了这个地名。马太福音27:33,“到了一个地方,名叫各各他,意思就是髑髅地”。马可福音15:22,“他们带耶稣到了各各他地方,(各各他翻出来,就是髑髅地)”。约翰福音19:17,“他们就把耶稣带了去。耶稣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出来,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希伯来话叫各各他”。


更准确地说,髑髅地就是人杀人的地方,是人像神一样审判别人、羞辱别人的地方。在路加福音中,髑髅地也与马槽形成呼应关系,马槽和髑髅地让我们认识这世界是什么,人是什么,基督要来做什么——耶稣来要把髑髅地更新为伊甸园。这就是道成肉身和十字架的工作。道成肉身也等于说耶稣成了我们的肉食(民数记11:4-6),直到被人类用十字架彻底“消化”。


髑髅地一个普遍现象是:不义的人对义人进行审判和处决。钉耶稣十字架,表明世界没有公义,没有盼望。上帝“只能”用被吃被杀的方式终结髑髅悲剧。


十字架是神的智慧。十字架聚焦了上帝与人类的绝对冲突和彻底和解。耶稣钉十字架这场悲剧,只用三个希腊字表示:ἐκεῖ ἐσταύρωσαν αὐτὸν,here they crucified him;在那里他们钉祂十字架。


福音书作者如此简洁地记述基督钉十字架的过程,就是为了避免人过度关注这个行刑过程,而是让我们去思想其神学含义。σταυρόω是这个句子的主动词,to crucify。这个动词在新约圣经中出现了46次。而名词σταυρός则出现了28次。这个字的字根应该是ἵστημι,意思是起来、站起来、竖起来、举起来等等(马太福音2:9,4:5等)。


这是耶稣自己的“十字架神学”:“14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15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或作叫一切信的人在他里面得永生)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17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旷野铜蛇事件的背景是:百姓因食物发怨言,很多火蛇进入以色列人中间杀死很多人,摩西制造铜蛇,百姓一望就得痊愈(民数记21:4-9)。那地首先是众火蛇吃人的髑髅地,但耶稣高举终止了人吃人的盛宴,即世人要定世人的罪所形成的人类文明。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耶稣被定罪就成了野兽和妖精唯一的拯救:“17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十字架是救赎,是代赎——不仅代替了所有被吃的肉体,也代替了所有吃人的肉体。这是全面的替代和解放。从今以后,你想吃人,你就去教会吃耶稣。你被人吃,你就去教会,吃耶稣而胜过所有的刀叉和石头。


现在让我们重新思想圣餐神学。哥林多前书11:23-26几乎三次强调“每逢吃喝的……”的时候;这也等于说:你要吃人和被吃的时候,你要思想耶稣已经被吃并正在赐给我们吃……圣经说我们要和基督同钉十字架,这至少包括两个方面的绝断。


一方面,与罪绝断,特别是与吃人自义的罪绝断。这是通过洗礼开始的新生活:“3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4所以,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5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6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7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8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罗马书6:3-8)。


另一方面,与世界和世界之王及其差役的控告绝断;或者说,与吃人者绝断,让它们的牙齿挫骨扬灰:“14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17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18弟兄们,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阿们”。


犯人与赦免(33b-34a)


33b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34a当下耶稣说,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现在镜头转到十字架上面。同时钉十字架的还有另外两个犯人。原文中没有“两个”这个概念,只说κακοῦργος。a malefactor,罪犯、犯人,坏人。这是一个合成词,由κακός和ἔργον组成,意思是做坏事的人。这个合成词出现4次,在路加福音23章中出现3次;另外一次是提摩太后书2:9,也译作犯人。这个字告诉我们,这既是一场冤案和不是一场冤案。


一方面,他们和其他罪人比起来,不过是失败的罪人和成功的罪人之区别。另一方面,这两个人在神面前确实是罪犯或坏人。这一幕也应验了先知的预言:“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致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以赛亚书53:12)。


他却担当多人的罪”,意味着不仅仅这两个犯人是罪人,所有人都是罪人。两个犯人是人的代表,按摩西律法,两三个人的见证才是有效的。而世界掌权者在刻意用两个犯人以羞辱耶稣——上帝的儿子是第三个犯人,而且是位于中间的犯人。


然而,两个犯人是耶稣要代求和救赎的对象;那些刻意设局妖魔化耶稣的人,也是耶稣代祷和救赎的对象。路加福音23:33-43中有两句十字架上的话,告诉我们人是什么(钉别人十字架的罪人)和人应该如何(求神纪念),耶稣是谁(代求者或中保),他要作什么(赦罪并将国和乐园赐给人)。


路加福音23:34节十字架上这句呼喊,不仅指明人的存在状态,更显明了耶稣的神性。


第一、耶稣是神——没有人在十字架上会为正在钉死他的人祈求赦免。耶稣不是与人争辩,而是向父呼求赦罪;因为耶稣不把人当“平等的仇敌”。人不需要咬狗,神不需要钉人。


第二、神的良善与爱。主说,除了神没有人是良善的。罪人是不能饶恕罪人的;而那些自以为比别人圣洁的罪人,若不揭露、控告、审判、弃绝、代祷你,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根本没长眼。主太善良了,祂完全没有罪,却担当了我一切的罪。


第三、救赎工作。耶稣受难的目的就是为了做上帝和人的中保,祈求上帝赦免人类的罪,重建神与人的和平。


第四、人的绝境及其解决:“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保罗说律法写在人的心里,让人无可推诿;因此这里的不知道应该指三个事实:士兵不知道是在伤害神的儿子;不知道罪的工价就是死,死后且有审判;不知道耶稣的代赎真理。这也意味着,人类不可能自救,人中间也不可能有救主。因此人需要教会所传的真理。


人类与基督(34b-36)


34b兵丁就拈阄分他的衣服。35百姓站在那里观看。官府也嗤笑他说,他救了别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拣选的,可以救自己吧。36兵丁也戏弄他,上前拿醋送给他喝。


人是什么,钉死耶稣的人,或耶稣要赦免和拯救的人类是什么样的罪人?我们再一次来认识十字架下的人类。人有五大偶像:自我、人民、领袖、门徒和假神。这五大偶像都在十字架下面纷纷破碎了,从此无法收拾。


1、士兵


人间第一偶像就是“我”或“自我”。我就是兵丁。这里原文没有说兵丁,只说“他们”;但是根据约翰福音19:23,瓜分衣服的人的确是士兵。而路加福音23:36重新提到兵丁。士兵这个字含有入侵房间或帐幕、并且直奔床头榻上的意思。


我们在讲“彼拉多”这个希腊文和甲骨文的“我”和“义”字的时候,已经强调,“我”就是一个士兵或一种冷兵器。我不仅是食物采集者或生存斗士,更是面对上帝和邻舍的凶手。该隐和拉麦是最早的士兵;而宁录身上定型了战士的形象:“他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所以俗语说,像宁录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创世纪10:9)。


猎户就是佩戴兵器、追杀肉身并以肚腹为上帝的罪人。大洪水前的人类都是这种战士:“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创世纪6:11)。当然,迦南的父亲含,是最瞩目的战士,所谓魔鬼的差役,就是入侵挪亚帐篷的人。依此我们来看兵丁残害耶稣的方式及其本质。


第一、钉人十字架的基本预工:“拈阄分他的衣服”(诗篇22:18)。剥衣扒皮。这个事业首先是含对挪亚的事业,揭露肉身,一丝不挂;“揭露”同时也有经济目的或现实利益。现在我们可以给人,或十字架下的人下一个定义:罪人是通过揭露他人、并借此将那人钉在十字架上、追逐某种利益的道德流氓。


请注意“衣服”这个概念,我们在箴言31章中反复强调了其神学含义:耶稣的遮盖,这个“基督教要义”从创世纪3:7、3:21穿越耶稣的比喻(马太福音22:11)和十字架,一直到启示录重复7次的“白衣”。


神的恩典就是让罪人披戴基督;但魔鬼反其道而行,目的是露出人的下体(利未记18,20)。披衣事件也生动表现撒加利亚书3:1-5,“1天使(原文作他)又指给我看,大祭司约书亚,站在耶和华的使者面前,撒但也站在约书亚的右边,与他作对。2耶和华向撒但说,撒但哪,耶和华责备你,就是拣选耶路撒冷的耶和华责备你。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吗?3约书亚穿着污秽的衣服,站在使者面前。4使者吩咐站在面前的说,你们要脱去他污秽的衣服。又对约书亚说,我使你脱离罪孽,要给你穿上华美的衣服。5我说,要将洁净的冠冕戴在他头上。他们就把洁净的冠冕戴在他头上,给他穿上华美的衣服,耶和华的使者在旁边站立。


兵丁是复数,参与揭露的人不会是一个人,而是来自四面八方。揭露的目的藉着“抓阄”被揭露,任何妄称主名的高调都反被揭露得体无完肤。抓阄表明揭露党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神、教会、真理和公义。但“抓阄”是一种赌博行为,揭露党未必一定能得到揭露所带来的利益,而且最终谁是事件的真正的最后的受益者,都在未定之间。这是一场忍无可忍的豪赌,大部分人可能都一无所获。事实上所有的新闻或丑闻事件的过程和结局都是如此,一地鸡毛之后,所有人都一无所获,只是被神定罪。


第二、钉人十字架的基本动机:“戏弄他,上前拿醋送给他喝”(诗篇69:21)。钉人十字架的动机主要是两个方面。


首先,无缘无故地作恶,以戏弄人为乐。这充分显示了人存在的百无聊赖,和人对人的基本敌意。值得强调的是,这里明明说是戏弄,就让“好心”、“同情心”的解读毫无根据。戏弄这个概念也说明,你与戏弄者争辩毫无意思:他们就是要丑化你,就是要看你笑话。你无法用事实说服他们,实际上他们比你还清楚他们在冤枉你。


其次,出于嫉妒,无论是追逐利益,还是嫉妒名声。他们要用最为穷酸辛辣的手段羞辱你。醋(ὄξος,vinegar)确实是一种特别的酒,但醋也许更能代表那种“山西精神”——他们之所以这样残害耶稣,乃是因为醋兴大发。人间放着一个巨大的醋坛子,于是每一个人都是嫉妒徒;而嫉妒比阴间还残忍。钉十字架和揭露下体就是出于嫉妒,这是清清楚楚的事实:“巡抚原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马太福音27:18)。罪人钉耶稣的十字架是嫉妒祂的义;罪人钉罪人的十字架不仅嫉妒罪人被称义,甚至嫉妒罪人的罪。


2、百姓


人间第二偶像就是群体、社会、民族、人民等等大义名分。哗众取宠并且谄媚人民的谎言是“人民万岁”。人民是什么呢?“35百姓站在那里观看”。


圣灵用兵丁破碎了人本主义和自我的偶像;又用百姓破碎了人民的偶像。从此让“多数正义”这个魔鬼的谎言,至少在真正的教会那里扫地出门。我们今天可以给“人民”下一个定义。所谓人民,就是“站在那里观看的百姓”。人民就是加权的罪人。


这里的两个动词分别显明的人民的两大本质。


第一、站着,人民的名字叫冷血。他们麻木不仁,袖手旁观。基督的死和他们没有关系,别人的苦难他们无动于衷。今天这种情况同样如此,人类仍然站着观望耶稣之死,已经2000年了。同时,人类互相站着观望人类的死难和邻居的悲剧。


第二、看着,人民的名字叫邪恶。我相信含一定是这样网罗闪和雅弗的:ladies and Gentlemen, pay attention please。他们不仅看着,而且看得津津有味、全神贯注,甚至幸灾乐祸。人民是看热闹、并以别人的悲剧为娱乐项目的看客。个人的悲剧和不幸,会成为人民的消遣和幸福。当个人权利被践踏,所有人或者随众作恶;或者,没有一个人会起来站在真理、公义和爱那一边。这种情况在教会也是如此,当魔鬼一旦起来散布过去的丑闻,几乎没有人再真的相信因信称义;越是自以为义的人越是成为“百姓”的一部分。


3、官府


人间的第三大偶像也轰然倒地。这座偶像就是巨人、伟人;各种领袖。所谓官府,就是权力,不仅是政治权力,也包括宗教权力、文化权力和精神权力。这包括罗马政府方面的官员,希律衙门中的官僚,还有犹太教中的宗教领袖,意见领袖,如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撒都该人,甚至还包括来来往往的希腊罗马世界中有名望的人。


这些领导,这些头面人物。官府的表情比百姓更丰富:“官府也嗤笑他说,他救了别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拣选的,可以救自己吧。”嗤笑,这个表情比兵丁的戏笑还要夸张:或者前仰后合,或者怒发冲冠。


路加福音16:14用的就是这个字:“法利赛人是贪爱钱财的,他们听见这一切话,就嗤笑耶稣”。这一点很重要——贪财的无神论者总能一针见血的嗤笑教会是为了钱财,这叫察己知人的伪深刻。他们越是自以为是地嗤笑,越是显明他们的上帝就是玛门。嗤笑是偶像崇拜者在偶像的黄昏,对真神的精神胜利。


不过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官府重点提到了“拯救”和“基督”这个概念;也请注意交叉结构中相关概念的呼应关系。是“拯救”和“基督”这些概念让官府们怒不可遏、不共戴天、恼羞成怒。他们必须杀死基督,因为官府的嫉妒比一般人更猛烈。他们一直认为他们才是“神所拣选的基督”。


全世界的官府们一直靠演基督和演拯救在世界上统治和谋利的。如果耶稣是基督,如果惟独基督是拯救,这世界所有的巴别塔都突然塌陷了。所有领袖尤其是不能容忍耶稣活着:“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诗篇2:2);所以“希律王听见了,就心里不安。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马太福音2:3);所以“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使徒行传3:14)


……“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尽管基督和祂的仆人“不知腐鼠成滋味”。也正因为如此,这世界不会放弃任何机会丑化基督教,他们更对任何教会丑闻都见猎心喜。不仅如此,百姓和官府会形成一个长久的“非基同盟”,全世界嫉妒徒联合起来。这首先是狡猾邪恶的人民对嫉妒成性的官府的利用:把教会及其丑闻举报给官府或精神领袖,后者一定起来“替天行道”。


告密和报官以及官府的报复,两下合作钉人十字架,这是一场连续剧。所以请注意主耶稣是怎样嘱咐门徒的:一方面,“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马太福音10:22)。但另一方面,“16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17你们要防备人。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会,也要在会堂里鞭打你们。18并且你们要为我的缘故,被送到诸侯君王面前,对他们和外邦人作见证”(马太福音10:16-18)。


是“人”把你们“举报”给官府和公共媒体的;因为“人”非常精明地知道,“公会”和“会堂”那里早就“饥渴慕义”了,那里就是吃人的筵席,只是热锅上的蚂蚁、动物园下午四点半的饿狼,终日终夜在等候人的肉身。吃人的筵席一直到那个夜晚才开始结束:这是我的身体……最后,关于“官府”,也应该参考这些经文:“再后末期到了,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哥林多前书15:24;另参以弗所书1:21)。领袖都藉着抓捕耶稣被上帝抓到了髑髅地,自以为大显神通,实际上纷纷现出原形。原形毕露。


4、门徒


学生、朋友、亲人,家人,是人的第四大偶像。这首先表现为门徒。门徒不在现场。最亲近的人是出卖者(犹大)、否认者(彼得)、离弃者(其他门徒)和观望者(约翰)。三卷符类福音没有记载任何一个门徒在十字架下。只有约翰福音记载了使徒约翰的在场。这是符合逻辑的,因为其他门徒不在场,所以他们无法作出约翰在场的见证。但约翰在场也是无言。


约翰也是逃跑者之一:“但这一切的事成就了,为要应验先知书上的话。当下门徒都离开他逃走了“(马太福音26:56)。耶稣被捕的时候他们都逃跑了,然后彼得偷偷跑回大祭司的院子,约翰偷偷跑回十字架现场。两位“圣徒”最“属灵生命”也就如此了。当局已经定了罪案,现在约翰是相对安全的。过度表扬“约翰的生命”是没有圣经根据的。耶稣被门徒、即被自己的学生弃绝更能显明十字架的残忍,这是对拉比极端的羞辱——你所教导的人都背叛你了,你的教义和人格都会被质疑、否定。用世界的话说:“耶稣在人格上彻底破产了”。


另外,母亲马利亚的在场,进一步强化了髑髅地的绝对悲剧性质。也许约瑟已经去世了,耶稣的家人只有马利亚在场。耶稣的兄弟在哪里呢?只能把母亲交托给约翰的耶稣,祂的弟兄在哪里?(创世纪4:9)“耶稣的人格再一次破产”。耶稣之死是“众叛亲离”再加上“母亲在场”的双重悲剧。“仁人义士”不具备其中任何一种悲剧特征,更不可能二者得兼。马利亚在十字架现场没有一句话,母亲的失语将人类的苦难充分揭示出来。这个世界或髑髅地所有的悲剧是什么呢?人将人杀在他母亲或双亲面前。所有死亡事件在本质上都是如此:“哈兰死在他的本地迦勒底的吾珥,在他父亲他拉之先”(创世纪11:28)。


不仅如此,上帝在“远处”静静看着这一幕发生,任凭恶人残害义人,用最残酷的方式羞辱和消灭祂的儿子。这是十字架最高的恐怖窒息之境,也彻底毁掉了巴力假神信仰——真正的上帝并不按人的善恶标准行动。于是“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马太福音27:46)


耶稣之死因此超越一切殉道者之死,一切义人之死。所有义人之死都是、至少自以为是向着神死的;他们有着“属灵”的盼望。但耶稣之死乃是向无限黑暗孤独地沉陷和纵身一跃。不仅人类弃绝了祂,上帝也弃绝了祂。这是一个完全无罪的人,在绝对的、全面的、彻底的死亡。只有这种死亡可以被称为耶稣之死。


犹太人的王(37-38)


37说,你若是犹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38在耶稣以上有一个牌子,用希利尼罗马希伯来的文字写着,这是犹太人的王。


人本如此,那么耶稣是谁?核心地带这两节经文告诉我们,耶稣是王。在箴言课程中,我们反复提到“王”这个概念,“王”主要就是预表基督。在约翰福音课程中,我们会进一步强化这个概念。


在十字架现场,“王”这个概念至少有两重含义。一方面,罗马方面用以嘲笑犹太人,更是为这场冤案定性为严重的政治叛乱罪。请注意,犹太人(官府和犯人)定罪耶稣是因为祂自称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三、五);而罗马人或外邦人定罪耶稣是因为祂自称是王(四)。


另一方面,基督的确是王,而且是万王之王。所谓犹太人的王就是弥赛亚,就是人类的救主。然后这里第三次使用了“拯救”这个概念,王即救主。这一幕确实显示,这场骇人听闻的悲剧后面,有一个“神圣的喜剧”——人类嘲笑耶稣是王,而上帝使用这个嘲笑,证明了祂的儿子确实就是王,而且是万王之王。


嘲笑者被神嘲笑(诗篇2:1-12)。在这段经文的首尾两部分信息里面,耶稣的“十架两言”分别将救恩指向外邦人(士兵)和犹太人(犯人)。即指向了所有人。这就是我们相信的“普世救恩论”。不仅如此,祂将带领我们进入祂的王国,祂的国度。因此从这里开始,将引入国度这个概念(42)。


37节的主语是士兵,圣灵藉着他们的口宣告耶稣是犹太人的王。38节中提到的牌子是彼拉多执意要钉上的——世界的王藉着耶稣之死仍然在彰显他们的权力意志,“杀鸡儆猴”,于是狐狸得胜,母鸡被杀。


在十字架之上,圣灵藉着当时世界上通行的三种文字,宣告耶稣是犹太人的王:希腊文、拉丁文和希伯来文。


一方面,这三种文字所代表地理上的三大文明,共同形成西方文明。西方文明不仅是两希文化的后裔,更是“希拉希”文化的后裔。总而言之,人的言语和文字都见证耶稣是犹太人的王,耶稣之死与全人类相关,祂是全人类的救主。


另一方面,这三种文字分别指向人类文化上的三个基本方面:科学哲学(希腊文)、政治经济(拉丁文)、宗教信仰(希伯来文)。基督终结了这三种文化成果,将人类带到一个全新的方向。此外,希腊语是新约语言,希伯来文是旧约语言;而拉丁语是国际语言——旧约和新约指向基督,生活亦然。值得一提的是,英语中有50%到80%的单词来自拉丁语。福音是藉着拉丁语和英语进入全球的。


犯人与基督(39)


39那同钉的两个犯人,有一个讥诮他说,你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


在交叉结构中,上述三种人类化身为一个死不悔改的犯人。或者可以这样说,这三种人再加上这个犯人让我们想起约伯的四个朋友。犯人甲再一次将我们带向“基督”和“拯救”这两个核心概念。死刑犯仍然没有放弃最后一口讥诮耶稣。这一幕真的丑恶极了。


首先,死刑犯的责骂,显明人的死不悔改。其次,死刑犯责骂死刑犯,显明人对人难以置信的仇恨,即使临终也要拉一个垫背的。再次,即使临死也要为魔鬼作见证,他不忘记吃人自义,像神一样分别善恶。最后,他最后讥诮和咒骂的竟然是上帝的儿子。这一幕更令人绝望:世界上最恶心最败坏的人也认为他有资格审判耶稣或别人,和耶稣比起来他也是个义人。


全世界所有的人和耶稣比起来都觉得自己更圣洁;至少这个犯人认为他比耶稣多一个美德:耶稣撒谎了,而他很诚实。这个犯人充分显示了蛇的儿女的临终见证——在别人身上演上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人类都是如此,异教都是如此。


另外请注意,路加福音12:10用的就是这个字,“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的,总不得赦免”。这个犯人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何为“亵渎圣灵的罪”。我们要明白,这是在耶稣宣告赦罪之后发生的丑闻,这是福音之后的讥诮,特别是对教会、牧者和他们侍奉的主的讥诮(罗马书3:8,14:16;哥林多前书4:13,10:30;提摩太前书6:1;提多书2:5;雅各书2:7;彼得前书4:4;彼得后书2:2,2:10-12;犹大书1:8-10)。


这是灾难中对神的讥诮(启示录13:6,16:9-11,16:21)。这是末世的讥诮,这是最后的讥诮(犹大书1:16-19;彼得后书3:1-9)。这是教会面对讥诮的态度:“他们既抗拒,毁谤,保罗就抖着衣裳说,你们的罪归到你们自己头上,(罪原文作血)与我无干,(原文作我却干净)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使徒行传18:6);“19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有人丢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20其中有许米乃和亚力山大。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提摩太前书1:19-20)。


而基督徒的本分是:“不要毁谤,不要争竞,总要和平,向众人大显温柔”(提多书3:2)。


犯人与拯救(40-42)


40那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神吗?41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42就说,耶稣阿,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但是,主的羊认得主的声音。救恩是给全人类的,但只有认主的人得救。在人山人海的髑髅地,只有这一个死刑犯认耶稣是主。犯人乙的得救充分显示了罪人得救、因信称义的真理,或重生的基本逻辑。他不是士兵,不是官府,也被开除出人民的行列。他是人见人厌的罪犯,他得救不可能出于自己,只能出于恩典。


首先,他开始敬畏神,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当他责备另外那个犯人“不怕神”的时候,显示了他自己的敬畏之心。


重生的第二步是在髑髅地或十字架下面认识人。髑髅地终于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那一个就应声责备他说”。责备,路加福音4:35是这样使用这个字的:“耶稣责备他说,不要作声,从这人身上出来吧。鬼把那人摔倒在众人中间,就出来了,却也没有害他”。因此另外那个犯人是撒旦的使者。


受刑,指审判和咒诅。这人是被咒诅的;而耶稣为我们承担了咒诅。更重要的是,这个字就是“你不要论断人”的那个字。犯人甲是一个论断人的罪人(马太福音7:2)。那人可能是奋锐党人,革命者,监督别人、控告别人的人。那人的的确确是魔鬼的儿子。


不仅如此,犯人乙藉着十字架深刻看见了人性的丑恶,那一天他完全认识了士兵、人民、领袖和门徒的真相。这是真正的启蒙时刻。髑髅地是一所神学院,只有经过的人才能在人间灵魂苏醒。换言之,没有经过髑髅地的人,包括“基督徒”,只是徒具人形,甚至是撒旦的差役——无限恭维人,无限控告人。


第三,认识自己——这位蒙恩的罪人开始认罪:“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所谓应该的,即公义的。只有一个罪人在神面前承认自己的惩罚是公义的,他才可能与神和好。怨妇永远不可能得救。


第四,认耶稣是主。一方面,他承认耶稣是无罪的,这也等于承认耶稣是神。这个逻辑一点儿也不牵强,完全可以以经解经:路加福音5:21,“文士和法利赛人就议论说,这说僭妄话的是谁?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路加福音18:19,“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耶稣是神,只有神是无罪的,只有神才能赦免人的罪。


另一方面,他开口称呼耶稣是主,并祈求进入基督的国。他甚至没有开口祈求赦免,因为在他认罪的时候,他的罪就赦免了。他呼喊耶稣是主。遗憾的是和合本不仅没有将κύριος(Lord)翻出来;反而可能造成严重的神学误导:呼喊耶稣的人也能得救。不是的,承认和呼告耶稣是主的人才能得救。


不仅如此,这是一个大有信心的人,在如此黑暗的时刻,他相信基督的国即将降临。所以他祈求进入基督的国度:“耶稣阿,你得国(βασιλεία)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


我们提到,“王”会带进一个“王国”。需要说明的是,神国是从教会开始的。教会是在耶稣复活升天之后诞生的,所以请注意使徒行传1:3,“他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地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神国的事”。并参考使徒行传8:12,“及至他们信了腓利所传神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连男带女就受了洗”;使徒行传19:8,“保罗进会堂,放胆讲道,一连三个月,辩论神国的事,劝化众人”。使徒行传20:25,“我素常在你们中间来往,传讲神国的道,如今我晓得你们以后都不得再见我的面了”;使徒行传28:23,“他们和保罗约定了日子,就有许多人到他的寓处来,保罗从早到晚,对他们讲论这事,证明神国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书,以耶稣的事,劝勉他们”;使徒行传28:31,“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


今日与乐园(43)


43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耶稣说,神说。起初神说创造天地,今天神说重造天地,重开乐园。这是通过基督钉十字架完成的;而整卷圣经(神说)都在讲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哥林多前书2:2)。正如使徒行传2:23所说,“他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借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


另外,马太福音26:24,“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经上指着他所写的,但卖人子的人有祸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约翰福音20:9,“因为他们还不明白圣经的意思,就是耶稣必要从死里复活”;路加福音24:44-46,“44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45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46又对他们说,照经上所写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从死里复活”。哥林多前书15:3-4,“3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4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从各各他启程,一个新的宇宙开始了。请注意时间(今日)和空间(乐园)在交叉结构中的呼应关系。我们讨论过“今日”(σήμερον,this very day;马太福音6:11等)这个难题,因为实际上,“今日”之后的两天,耶稣都在坟墓和阴间。因此这个句子这样翻译也许更合适:我今日实在告诉你们,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不过路加福音关于“今日”的说法常与“信道”这个主题相关——你有信心,你相信基督的话,你今天就在乐园中了(希伯来书11:1)。相关经文可以参考路加福音2:11,3:22,4:21,13:31-33,19:5,19:9等。信仰、自由、平安是当下事件,不是未来事件;乐园或天国是从你信那一刻开始的,哪怕前面还有死荫的幽谷(希伯来书11:8;约翰福音8:58)。


另外需要记住,“今日”是逾越节这一天,这夜是耶和华的夜,这一天以色列人得自由。逾越节要吃无酵饼:“他们用埃及带出来的生面烤成无酵饼。这生面原没有发起,因为他们被催逼离开埃及,不能耽延,也没有为自己预备什么食物”(出埃及记12:39)。快,快,你今日就自由了;你今天就当受洗:“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


“乐园”这个概念也等于在进一步解释何为神的国,神的国就是乐园,就是伊甸园的重建或恢复。从此天开了。


最后我们需要重新读这段经文:“21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22耶和华神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23耶和华神便打发他出伊甸园去,耕种他所自出之土。24于是把他赶出去了。又在伊甸园的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要把守生命树的道路”(创世纪3:21-24)。


首先请注意,罪人得救始于基督的遮盖。其次,罪人离开乐园始于他们演上帝,即吃人自义。最后,重开乐园取决于上帝自己的行动。


耶稣裂开祂的身体为我们重开了乐园的大门。上帝派祂儿子来钉十字架,是为了把髑髅地变成伊甸园。乐园大门是这样开启的:“44那时约有午正,遍地都黑暗了,直到申初,45日头变黑了。殿里的幔子从当中裂为两半”(路加福音23:44-45)。


乐园从教会开始。值得强调的是,创世纪(亚伯拉罕献以撒)、出埃及记(逾越节的羔羊)、利未记(圣殿中的代罪羔羊)、民数记(旷野中的铜蛇)都有清楚的十字架预表;而到申命记,“应许之地”不断被强调,这转向了乐园的异象。


应用:

三重苦难与两种教会


上帝的拯救计划不仅在基督的十字架,也在十字架之后的教会:“47并且人要奉他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48你们就是这些事的见证。49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加福音24:47-49)。


以弗所书3:9-10更清楚地讲教会的使命,“又使众人都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是如何安排的。10为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为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


但是教会是一场殉道,更是一场圣洁。


1、三个十架


髑髅地竖立着三个十字架,或者三重苦难。各各他让我们明白这个难题:这世界为什么会有苦难。主说:“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


根据今天的证道经文,根据这三个十字架,世上有三种苦难。


第一是犯人甲所经历的十字架或苦难,这种苦难是为罪受苦,他的罪包括骄傲、害人和渎神。


第二是犯人乙的苦难。他的苦难包括前者,但具备了不同的意义。这是一场产难,苦难是回家或进入乐园的必经之路,苦难是通往乐园的桥梁。不经过这场苦难他不会认识自己,不会认罪;也不会认识世界和周边形形色色的人——再没有钉别人十字架这种群众运动和国家行为更能暴露人的邪恶了;他更不会认识主,与基督相遇在髑髅地,并移民天国。


第三种苦难就是基督的十字架。耶稣受难具有双重性质:救赎和殉道。所有人都受苦,上帝的儿子在苦难中心;但只有耶稣的受苦和死对别人具有救赎性质,只有祂的无罪受苦,代人受苦,首先复活。耶稣也是为真理受苦,在这方面,基督徒要分享主的苦难,信仰就是殉道之旅,因为主说,世界恨我们;主又说,祂的杯我们也要喝。


而使徒不断见证:“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哥林多后书4:10)。基督徒为福音受苦是必然的,也是我们的冠冕。


不过基督徒受苦比较复杂,可以说,这三个十字架同时都在我们身上,除了救赎之苦,其他所有苦难我们都要经历。而我们只有在教会中才能胜过苦难,不断得胜,恩上加恩,力上加力。


2、两个犯人


但有两种教会,我们必须靠着施恩之具分别为圣。十字架上的两个犯人令人印象深刻。实际上,从始至终,路加福音贯穿着两姐妹、两弟兄、两信徒和两犯人的故事。这是两种人或两种教会的对立,甚至是魔鬼的儿女和基督的信徒之间的对立:也是苦境和乐园的对立——因关心和论断别人的罪而受苦,或因听信基督而蒙福。


首先是两姐妹:马大与马利亚(10:38-42);其次是两弟兄:大儿子与小儿子(15:11-32);再次是两信徒:法利赛人和税吏(18:9-14)。大姐大哥大牧大犯都要钉别人的十字架;而且愈演愈烈,直到最后将冷兵器热武器都指向神的儿子。


今天的基督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沦为该隐、以实玛利、以扫的教会了。求神怜悯,愿我们这小小的教会,永远是马利亚、浪子和税吏组成的教会。我们听道,我们回家,我们仰望主的十字架——我们不是要荣耀神,我们需要仰望神的荣耀。


我们坚持教会生活,传扬神国的道。这道首先聚焦这髑髅地的三个十字架,然后呼喊那两个十字架上的犯人,归向基督的十字架和复活。大约2008年,我在美国西海岸参加一个神学会议,我说耶稣钉在世界的地理中心,两个犯人分别是西方文明和东方文明。从台北和广州来的两位所谓学者恼羞成怒:你怎么可以侮辱中国文明。前者是一位神学院的院长,后者是广州官女。千年犯人甲绝不认罪,立刻自我指认。两个犯人也可以同时指向活人世界和死人世界(马太福音27:52),十字架之前的人类和十字架之后的人类(希伯来书9:15)。


十字架震动天地,穿越宇宙:“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阿门。


2016年3月20日



13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